第10章 招揽

第二天清晨。

高三年级都在传吴德惹到了张浩,让张浩找上门,现在已经吓破胆了,连早操都不去做了。

102宿舍。

“言哥言哥,你听说了吗,昨晚张浩找到了吴德,把吴德给吓破胆了,现在都不敢走出宿舍门呢,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吓破胆了?”

方言刚做完早操回来,刷牙的时候正好听到陈东欢快的声音。

他意外的是吴德居然是个欺软怕硬的怂蛋。

让张浩这些人吓吓吴德也好,免得这货不知道天高地厚。

“东子准备一下,我们去108见一下张浩。”

“啊……又要栽赃吴德吗?”

“不是栽赃,没那个必要了。”

“那我们过去干嘛?”

“去了你就知道了。”

简单清洗后直接走出宿舍,来到108宿舍。

在这里依旧能看到张浩这些人在打牌,根本没有去上课的意思,按照他们的人生轨迹,他们在学校的时候混日子,肯定考不上好大学,只能去工地干活。

这就是他们以后的命运。

“浩哥,外面有一个叫方言的人找你。”

“方言,有点耳熟?”

“浩哥你忘了,他就是昨晚我们遇到的那个方言啊,还有就是这个人昨天的时候被全校通报批评。”

“是他。”

张浩终于想起了方言是谁。

“让他进来。”

方言走进宿舍后发现这个宿舍的卫生太差了,隐约之中还能闻到一股酸臭味。

这是人住的地方?

方言没有继续走下去,而是退了出来说:“让张浩出来跟我说话。”

“让我出来?”

张浩指着自己满脸诧异说道。

他怎么说也是一位大哥。

方言居然让他出去说话,好大的威风啊,他倒要看看这个方言找他有什么事。

“方言,就是你要找我?”

“没错。”

“找我有什么事,最好有好事,不然的话你知道后果。”

“给你们介绍一个活。”

“什么意思?”

“按照你们的成绩不可能考上大学的,高中毕业后要么回家种地,要么去工地干活,没有第三个选择,除非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可以回家继承家业,不过我看你们不像富二代,只能选择种地或者去工地干活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介绍一份工作给你们,跑跑腿就能月入过万,过上美好生活,你们要不要。”

“你耍我?”

“没耍你,真事。”

马上就要毕业了,张浩这些人对未来充满了迷茫。

他们这些人不可能考上大学,留给他们的选择只有两条路,要么回家种地,安安稳稳生活,要么去做苦力,工地也好,进厂也罢,都是辛苦活。

赚不了什么钱。

能赚大钱的都要高学历,或者一门技术,可他们没有啊。

现在方言突然说有发财的机会。

张浩第一反应是方言在骗他们。

“真的?”

“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先试试,如果合适的话就继续做下去也不迟,反正你们也没啥好骗的,亏不了。”

“好……我就信你,说吧要我们做什么。”

“很简单,从现在开始去教室上课,就算心里在不喜欢读书,也给我装一下,晚上放学后到金龙大酒店等我,到时要做什么我会给你们指示的。”

“就这么简单?”

“你以为呢?”

“好,晚上放学后我们在金龙大酒店等你,希望你没有骗我们,不然的话吴德就是你的下场。”

“晚上见。”

“晚上见。”

方言跟张浩商量好之后转身就回了教室。

他现在一个人做不了那么多事情,需要几个人给他跑跑腿。

“兄弟们,我们去教室上课。”

“不是吧浩哥,我们不想上课。”

“麻溜的,谁不去上课就不是我张浩的兄弟,听到没有。”

“好吧。”

张浩那几个小弟虽然不情愿,最后还是跟随张浩回到了教室上课。

他们这群人足足有七八个。

来到教学楼的时候刚好遇到了吴德。

吴德看到张浩的出现,整个人都炸毛了,转身就跑回了宿舍。

“这是谁,这么怕我,我有这么可怕吗?”

“浩哥你忘了,他就是吴德。”

“哦,他就是吴德啊。”

张浩说完直接回到了教室。

高三三班跟二班挨在一起。

在走廊的学生看到张浩这些人走上来,一个个让开了一条路,好奇地看着张浩。

这个张浩不是经常逃课吗?

今天怎么来教室了。

一阵唏嘘后,上课了。

第一节课的时候数学老师点名,没看到吴德,就把他的名字记下来。

第二节课的时候语文老师点名,没看到吴德,也把他的名字记下来、

点完名字后语文老师说道。

“太过分了,现在正是备考时期,居然还有人不来上课,他不想读书了吗?不想靠一个好大学了吗?简直就是胡闹,拿自己的前途去开玩笑。”

“大家一定要引以为戒,千万不要学吴德同学。”

第三节课的是英语课。

老班气冲冲来到教室,大声问:“吴德呢,吴德为什么没有来上课。”

“报告老师,吴德同学还在宿舍里面睡觉,不敢出门。”

“不敢出门,难道外面有老虎吃他不成,简直就是胡闹,那个谁谁,去吧吴德给我叫过来。”

站起来报告的学生一脸衰样,非常不情愿走出了教室找吴德。

片刻后!

那位学生把吴德带过来了。

吴德脸上有几个巴掌,看起来是被人打的,不过那张憔悴的脸更夸张,应该是一宿都没有睡好。

张浩那些人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吴德你嘴巴怎么回事?”

“老师,我上火了。”

“上火了怎么会有掌印,是不是有人打了你,还威胁你,说出来老师给你做主。”

张美娜冷冷地看了眼方言。

方言察觉到张美娜的目光撇了撇嘴,又不是他打,管他什么事。

“不是的老师,我真的是上火了。”

“上火了可以请假,你这样无缘无故旷课算什么。”

“我知道错了老师。”

“好了……回座位上坐好吧。”

“是!”

吴德满脸委屈回到了座位上坐好。

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以前那股嚣张跋扈的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