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过往

五年前。

-------------------------------------

山风拂过坍塌成残垣断壁的城,它擒住了燎原的黑色焰火,卷入九天云霄,化作浓郁得撕不开的黑夜。

“没了,一切都没了,001也没了。”

有人在哭泣,脸庞上满是灰尘,灰尘下是已经成为焦炭的血肉。

这是一个壮汉,却哭的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男孩。

站在山巅眺望着远处的黑夜,这场战役下,一座城就那么“啪”的一下没了,被生生的从这片土地上抹除。

很多人在这山巅驻足,有的人在揪心的流泪,有的人在麻木的站立,有的人在遗憾的叹息。

一日过去,两日过去。

一月过去,两月过去,所有人都没有等到001归来。

山巅上再也没有人驻足,他们无法在某一地停留,一生都注定要奔走四方。

而且,这次战役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大乾,寻常的手段已经制止不了消息扩散。

总部需要他们所有人……抹除全国上下……关于这一战的记忆。

哪怕,是一片报道。

自此以后,山巅上留下的,只有一个墓碑。

而墓碑上只有一个字,“苏”。

苏,只是一个代号。

没人在墓碑上留下过多的字眼,因为关于“苏”的一切都是绝密。

哪怕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编号。

也不止是编号001的“苏”,所有封灵人死去,都只能留下一个代号在墓碑上。

除了战友,没有人会知道他们,葬在哪里,归去哪里,包括他们的家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片废墟的城,爬出了一道黑影。

他没有手,没有腿,只能靠着下巴在废墟中蠕动。

黑夜中,他靠着下巴一步一步将自己的身子顶出废墟。

闪烁的只有一双血红双眼,如同从地狱中回归现实的恶鬼,从他眼中找不到一丝人性。

谁也不知道这片废墟中还有他的存在。

他没有目的性的在大地上爬行,他爬过了人山人海,山川河流,楞是一个人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就好像……他不存在一般。

渐渐,他残破的身躯在悸动,失去的手臂在大山中长出,寂灭的双腿在河水中复苏。

站在茫茫人海,他的双眼中都是死寂,是那种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从哪里,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的迷茫。

他眼神不再血红,反而单纯的像一张白纸。

渐渐,有人能够注意到他的存在,走过人群时终于能被人看见。

但没有人在意他,他穿着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破烂衣服,浑身臭的跟十几年没有洗过澡一样。

有人对他投去嫌弃的目光。

有人弱者挥刀向更弱者,对他拳打脚踢,宣泄着生活中的不满。

有人心生怜悯,随手给他递去两张钞票,但他从不会接。

有人目不斜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当他是白天乞丐,夜晚西装革履。

打他的人该庆幸,他不会还手。

有好意的人也该“庆幸”,这不是他没手没脚的时候,因为那时候他真的会吃掉一切刻意接触自己的活物。

直到一个女孩出现,一个很善良也很温柔的女孩……

那个女孩很好,为他梳妆洗漱,为他清洗衣物,从来不会嫌弃他。

不过终究他还是像一条捂不热的毒蛇,趋于本能兽性大发,伤害了那个在冬夜里给他温暖的农夫。

他不懂这是伤害,但他明白女孩在哭泣,在伤心。

他离开了,继续开始自己漫无目的的行走,像是他曾经杀过的只懂得徘徊的行尸。

那是他的本能在找寻自我,而旅途发生的一切,从来只会被他关在“小匣子”里遗忘……

直到这一年年末的纷纷大雪中,飘零的雪花让他记起了一切,可他却依旧不记得找寻自我过程中发生的一切。

但他知道,自己是苏宇,不再打算做编号为封灵人的001。

-------------------------------------

“对不起。”

苏宇笑着,他的禁域记录着俗到烂套,不会再出现在电视剧上的过往。

这也是一段,在小说中也会被作者摒弃、读者呕吐的过时片段。

这段过往与片段一直都在,只是苏宇从来不去禁域最深处找寻。

直到捡起包子的那一刻,他心乱如麻,禁域深处的记忆被触动,苏宇才真正的记起黑夜中拥抱自己的女孩是谁。

而不是一个昨天到刚刚的概念,不再是:曦曦是我的女儿,而她是我女儿的妈妈。

苏宇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人,所有的话语都化作了一句“对不起”。

“不要紧。”

回答苏宇的只有三个字,几乎是在苏宇话落下的瞬间响起。

就好像预演了无数次的对白,但却在心中呢喃无数次,最后只能第一次生涩的说出。

“对不起”,“不要紧”。

没有什么字眼比这六个字更平凡,但也没有什么字眼比这六个字能蕴含更多的情绪。

苏宇狠狠的抱住了尹雪,仿佛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能宣泄他心中的羞愧。

她还是这样的善良与温柔。

她应该指着自己的鼻子破口大骂;她应该给自己一个巴掌发泄心中的怒火;她应该冷漠的注视着自己,让自己接受良心的谴责,不断的自我煎熬。

她最不应该说的就是一句,没有任何修饰词的“不要紧”。

而自己,哪怕刚刚在楼下买早餐。

想的也是她不让曦曦认自己怎么办,想的也是该怎么为了曦曦……去讨好这个陌生的女人!

可她回到房间,听到的却是曦曦叫他爸爸。

自己在借买早餐的理由逃避,因为她感觉到曦曦快从睡梦中醒了,第一时间不想面对曦曦。

她却趁着自己去买早餐的时间,和曦曦说自己这个“不称职的父亲”。

“你弄疼我了。”

轻轻的呼唤让苏宇不知所措的松开了双手。

他不仅不善于表达,他更是不知道怎么和女人去相处。

一瞬间的心神荡漾之后,多年封灵人的经历,让他的心绪重回平静。

囧,苏宇只剩下了这个心情。

谁也不会想到,编号001的第一天灾会不敢对视一个弱不禁风的女性。

脏乱的出租房,一时间又陷入了诡异的寂静,静到呼吸声都一清二楚。

苏宇偏过头去,却看见一双乌黑滴溜的大眼睛一闪一闪,晶亮晶亮。

曦曦仰着头盯着她美梦中的棉花糖,双眼都充满着好奇以及怯生生。

对于爸爸的这个概念,她并不是很深刻,只知道爸爸的存在对于任何一个幼儿园小朋友来说都很重要,是和妈妈一样重要的人。

“叔叔,你真是我的爸爸吗?”

曦曦天真灿烂,说话都还带着些奶声奶气。

“曦曦,不要叫叔叔,要叫爸爸哦。”

尹雪明白这时候不该苏宇来回答这个问题。

“好耶,曦曦有爸爸了……曦曦终于有爸爸了。”

小女孩一下从跪坐的姿态蹦跶了起来,拍打着手掌。

小孩子的喜色都表露在脸上,拍手掌是她们最纯真的表达。

“小心点,别摔了。”

苏宇声音并不哽咽,也并有眼泪纵横,从始至终他最多都只是声线颤抖。

这不是他冷血,而是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情绪,他以前的任务需求他保持绝对的冷静,任何情况下。

这造就了苏宇即便刚刚心中翻涌,也并不过分失态。

那滴落在烟灰地面中的纯色,就是他这一生到现在第一滴,由内朝外而发的眼泪。

(本章完)

ps:铺垫不能放在前三章,这里解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