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滴晨曦中的雨

单间出租屋,热水壶随意的被丢弃在角落,零零散散的衣服孤零零的躺在房间仅有的衣柜上。

地面上是还没有清理的泡面桶。

而桶中的没来得及丢弃的汤料,还混着几根棉头散了烟蒂。

空气中,有股淡淡的异味,不过窗户早已经打开,倒也冲散了许多。

一米五宽度的床铺,插座和充电器七拐八弯。

床铺也因为年久失修,就算只是坐着,稍微动一下也会传来“嘎吱”的不和谐音。

这是苏宇自己的出租屋,到处充斥着单身汉子的味道。

“汩汩汩汩。”

“he~tui。”

房间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能够听到房间外的公用厕所有人在刷牙洗脸。

今天是周五,正是起早上班的时候。

“你先坐一坐……我去买早餐……”

苏宇坐立难安,这种情绪很久没有了,至于多久,还是在自己第一次冲杀诡异前。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尹雪,只能用着买早餐的借口,外出吹会儿风。

“呦~哥们,你这……”

打开房门,正好洗漱完,只隔着一道强的邻居正好路过过道。

他透过关上门之前的缝隙,瞧见了房间内坐着一个女人。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虽然自个睡眼朦胧,却也被那曼妙的身段惊艳到。

“可以啊哥们,深藏不露哇!”

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低头见,多多少少也认识,有时候还凑巧一起做电梯呢!

甚至因为刚开始不熟悉,等苏宇走出电梯,走向同一个房间号时。

他还不好意思的落在后面,等到苏宇进去大概有个两分钟,他才敢进呢!

“不好意思”的情绪,是多个单间出租屋混在一起时,租客常有的心态。

也是二十出头年轻人……最多的情绪。

不留面子的讲,其实就是自卑,混的不好。

尤其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就更自卑了,干啥都要避开“邻居”,不愿交谈。

只是他没想到,这隔壁的哥们可以啊!

一句话,流批!

咱这样条件,你还能带女人进房间,难怪差不多两个小时前,我听着隔壁有点闹腾呢~

羡慕啊!

可是换做他,他不敢,因为他两袖清风,不敢耽误佳人。

但……他又幻想着,会有那么一个人和自己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少说两句话,会死?”苏宇撇了他一眼,正烦着。

这里隔音效果差,又在门口,估计尹雪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被苏宇这么一说,“邻居”悻悻的回房去了。

出发上班咯,打工人~做完今天的社畜,明天就放假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

“老板,来两包子。”

楼下的包子铺,苏宇趿拉着人字拖,还有大裤衩,沿路的雨水都踩飞了。

一想到自己昨晚就这模样在晃悠,那也是特别的无奈。

揣着两包子,苏宇楞了楞。

很真实,他只记得下来买包子,却下意识只买了一人份。

“老板,再来四……啊不……来两汤粉加蛋打包……等会……甜饼也捎两个……嗯……算了……老板换两碗稀粥吧……多加两根油条……也不行……油条不健康……小孩子要少吃……”

“帅哥,你到底要什么。”

年轻的老板娘白了苏宇一眼,都是熟客,相互之间有时也会调侃一下。

“算了,老板,我刚刚说的都来两份!”

苏宇双手都提满了早餐,他不知道尹雪和曦曦爱吃什么,他也从来不给其他人买早餐。

如果自己愿意,甚至可以不吃不喝一年、两年、三年……

吃东西,只是为了告诉自己,自己还活着。

“再买点水。”

“老板,来两瓶怡宝,两瓶农夫,三块的。还有……来两包煊赫,算了,烟这次不要了,帮我多拿卷垃圾袋,还有……我想想……加一瓶空气清新剂。”

苏宇站在电梯面前,刚刚短暂的时间里,他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与以前不同。

不知道为什么,苏宇心中很惶恐。

等会……自己该和尹雪说什么?

还有……曦曦醒了电话,她会叫自己爸爸吗?

好紧张。

该死……之前当医生的工资一有就花,住的地方也没有换一个好的,手机里还只有一千。

站在出租房门外,苏宇停下,大气不敢喘一声。

怎么办,到底怎么办!!!!

近在咫尺的门,好像比万斤的巨石都要重。

可万斤巨石自己可以当石子扔,这门现在却……

“妈妈,曦曦想要尿尿……”

“啪。”

房门打开,苏宇的脸绷住了。

他……没有注意房间任何的脚步声,因为心乱了,这不该出现在封灵人的身上,更不应该出现在他001的身上。

望着尹雪抱着曦曦和自己迎面,扑来的是一阵淡淡清香,沁人心脾。

但苏宇却面无表情的侧开身位,等尹雪抱着曦曦出门,他逃也似的窜入房间。

刚刚他是想要说话的,哪怕是一句:“我早餐买好了”。

但……说不出口。

最终,所有的尴尬与社死都化作安安静静将早餐铺开,然后再整整齐齐的摆放好。

还有,拿出空气清洗剂狂喷!

喷的最多就是床底,还有……被褥。

“妈妈,这味道,好难闻~”

“你喷空气清洗剂了?”

这是尹雪对苏宇说的第一句话,很温柔,温柔得像是冬天吹来的暖风。

“……”

苏宇僵硬的起身,将所有的窗户齐齐打开。

“早餐。”

“吃。”

苏宇手指不安分的捂着嘴巴,接着手指又朝自己两瓣翘臀上擦了擦,擦完之后双手又插入裤兜。

可不一会儿,双手又从裤兜拿出,握拳搓捏着手指。

“你和曦曦先吃早餐……我搞下卫生。”苏宇麻木的拿起扫帚,

这怎一个“生硬”能了得?

“先别弄,房间太乱,还有积灰,先吃早餐。”

房间太乱……

间太乱……

太乱……

乱!

“好,先吃早餐。”

苏宇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真的蚌住了,家人们。

坐在床边,拿起包子,苏宇手都在颤抖,像是被烫的。

“包子太烫了。”苏宇间尹雪望着自己,浑身不自在。

该死,身体不听使唤,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爸爸,包子很烫吗?”

“啪。”

塑料袋中,热腾腾的包子掉落在地,卷上了一层平常弹下的黑色烟灰。

苏宇的心,彻底乱了。

“曦曦,刚出炉的包子,是很烫呢~”

颤抖的不止他的手,还有他强装镇定,伪装自己的声线。

他慌乱的去捡包子,却怎么也捡不起。

“掉地上了,有灰,别吃。”温柔的暖风拂过苏宇耳畔。

“我不吃,都听你的……我……都听你的。”

苏宇低着头,昨天到现在一直没有打理的头发有些湿乱。

一滴水渍掉落在地,击在地面化作雪花的形状。

是苏宇的眼睛下了一滴晨曦中的雨。

这滴雨中,倒映着从地上稳稳被抓起……被烟灰卷过的……脏兮兮的……包子!

(本章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