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死是解脱,活着才是沉沦

“今夜的雨,真大。”

深夜的街道,看不到任何人影。

音乐清吧的老板望着外面的大雨,披上了黑色柔滑的雨衣。

“老板,这时候还出去?雨可大了。”清吧中宿醉的年轻人朝老板打招呼。

“没办法,清吧大老板临时有事,我得去。”

清吧老板露出了一张围着眼罩的脸,他只有一只眼睛,看上去有点像恶狠狠的海盗。

不过常来清吧的人都清楚,老板和善着,时不时还会免掉一些酒钱。

附近喜欢喝酒又喜欢听音乐的年轻人,又或者是真在你侬我侬阶段的男女们,最爱来这里。

“老板慢走。”

在招呼声中清吧老板走入了大雨中。

“都什么事,居然拉响了一级天灾防御备案。”

老板将被雨水打湿的烟头丢在雨水中,有强迫症似的还踩了一脚。

巨峡市,一级天灾备案,听上去就很搞笑。

全国一级天灾备案近二十年来,也就五年前有一次。

要是真的发生一级天灾,他可不认为巨峡市还能存在,那种天灾已经不是人力可以对付。

也不对,人力可以应对一级天灾,封灵档案编号001的“苏”,他就是人形行走的一级天灾。

可惜那样的人物不是每个时代都有。

况且苏在五年前就已经战陨,这是封灵档案总部所有高层一致认定的事情。

要是真发生一级天灾,还不如直接躺平等死。

话归这么说,但身为封灵人,职责就是杜绝一切威胁现实的存在。

既然总部拉响了巨峡市的一级天灾备案,那么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巡查整个巨峡市。

“希望,不要真的有一级天灾出现。”清吧老板望着高楼大厦,他拉开了独眼眼罩。

眼罩下的瞳孔像是猫一样,是竖瞳,在路灯的交映下格外诡异。

巨峡市封灵小队队员:无尘

编号:385,

档案等级:人灾,

禁域:神灵的眷顾,

禁域等级:序列109。

“巡查任务……开始。”清吧老板在黑夜中窜行,他如猫一样攀登上巨峡市最高的大厦。

但在登顶大厦的一刻,他如猫一般炸开了毛!

那是危险的信号!

这大厦顶部有东西,他(它、她)在盯着自己!

“什么人!”清吧老板爆退十几步,竖瞳勾起警惕的角度,死死的盯着黑暗的角落。

……

苏宇全身都被雨水打湿,抱着用雨衣包裹的曦曦,站立在大厦顶上,居高临下。

“你是…谁?”

清吧老板如猫一般匍匐在地,那种极致威胁已经消失不见,但他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每一位封灵人都经历过最残酷的训练,懂得致命的威胁,往往人畜无害。

“编号389,代号无尘,禁域序列109,神灵的眷顾。”苏宇沙哑的声音响起。

“你是……封灵人?”

清吧老板眉头紧皱,他的封灵档案只有封灵人才知道。

“我需要你的禁域。”

“你是谁,属于哪个小队,为什么出现在巨峡市,报封灵档案!”

“我说,需要你的禁域!”

……

禁域序列109,神明的眷顾,号称可以拯救地狱边缘徘徊的亡灵人!

……

厚重的乌云压的非常低,夜空中堆垒如山的云层劈下一道道的闪电。

风从旷野处吹来,呼啸之间好像在哭泣。

纷纷扬扬的水滴,随电鸣坠落凡尘,尔后又为长风所截,盘旋飞舞之后,最终四散在城市的霓虹中。

雨大,风更大。

夜凉,人更凉。

音乐清吧的地下室,很干净,也有着简易的手术台。

压抑的怒火在苏宇的内心升腾,他看着伏在手术台,双手抵在塌陷胸膛,动用禁域救治曦曦的封灵人无尘。

朦胧的绿光在黑夜中闪烁,代表着微弱的生命之火在跳动。

一个只有苏宇听得到的声音在咆哮。

“杀!杀!杀!”

“你的女儿死了。”

苏宇咬着牙,调整呼吸,将脑海糟心的蛊音驱逐。

“呼~”

“幸好你送来及时,她全身肋骨移位四处,一根肋骨更是逼近心脏。

只要再错位那么一毫米,心脏就会被刺破。

更糟糕的是。

她脑部的耳蜗都尽乎被震裂,耳蜗连接着人的大脑,被拍击一下都有可能导致耳蜗裂开,进而脑部死亡。

要知道一旦脑死亡,就算是我的禁域也无能为力。

相比之下,她四肢肘膝骨脱臼、断裂,倒成了最轻的伤势。

下手的人,心肠到底是怎样的歹毒,才会在这么一个小女孩身上施加暴行!”

清吧老板呼出了一口气,人总算救回来了。

“谢谢。”苏宇沉默了几秒,压抑着心中的躁动。

“她是你的谁?”

“我……女儿。”

……

清吧的地下室陷入了安静,清吧老板蹑手蹑脚的离开。

“喂……”

背靠着地下室的大门,清吧老板拨通了一个电话,他回头望了一眼,这个陌生而强大男人,需要上报……

“曦曦。”

苏宇将自己短袖衬衫撕下,轻轻擦拭着小女孩小脸上的污渍,双手竟有些颤抖。

曦曦睡得很香甜,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像是一个瓷娃娃,看来是在做一个美梦。

可是看着曦曦依旧有些红肿侧脸,一股难以明喻情绪像是重锤一样,落在他心头。

原本竭力压制下去怒火,又开始在燃烧。

他后悔,为什么自己第一时间接到视频的时候,要怀疑曦曦的存在。

他后悔,为什么自己不接电话,如果第一个电话他就得知了曦曦被抓。

他后悔,如果……

可惜一切没有如果,发生的都已经发生。

苏宇指骨咯咯作响。

在他看到曦曦的那一刻,自己每一个在黑夜中迟疑的表情,都成了不可饶恕的罪孽。

她是自己的女儿没错,这是血溶于水的感觉。

这不需要自己看着她亲眼出生,也不需要一份可笑的亲子鉴定。

第一眼,他的禁域就在告诉他,这是她的女儿。

第一眼,他的心脏,血液,乃至是毛孔都在告诉他,这就是他的女儿!

他的禁域会因为曦曦将死而暴动,他的血眼会因为见到曦曦哭泣而悲恸。

这一点都不可笑,也不突兀,更不需要确切的验证。

编号001,一级天灾。

苏这个字眼,在整个封灵人中,本就代表了奇迹与不可能。

他身体认为曦曦是他女儿,那么曦曦就一定是他女儿。

“爸爸……爸爸……”轻轻的低呜音呢喃。

“爸爸在。”苏宇握住曦曦的小手。

曦曦没有醒,她依旧在在梦中。

只是这个梦,她好像看清楚了爸爸的脸,爸爸的脸不再是棉花糖,但爸爸的脸和棉花糖一样甜。

“妈妈……曦曦……找到爸爸了。”瓷娃娃的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天使笑。

一句妈妈,让苏宇的手抖动了一下。

他握着钢圈都已经被握得扭曲的手机,沉默之后拨通了一串不用电话卡也能接通的号码。

也是他五年来唯一联系过一次的电话。

这次……是第二次。

“喂……”电话那头寂静,这头也是寂静。

十秒过去,只有苏宇的喂字,没有人说话。

“是我……苏……”

苏宇眼中暴戾的神色一闪而逝,他要医院的投资人死!

但……

死太便宜,也太廉价,死本来就是一种解脱,活着才是沉沦。

自己怎么可能要他解脱呢?呵呵。

我要的是……

他永生永世都在地狱中沉沦!

(本章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