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你也和我老爹那样?

营养计划的制定。

在常人眼里,似乎就是安排每顿最合适的膳食,荤素搭配均匀。

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营养师。

事实证明,不要用你业余的眼光去挑战专业的标准。

苏宇用着小海妈妈的便携式笔记本电脑,不断在电脑上敲打着一串她看不懂的数值。

那些数值的单位的字母分开,她认识,一旦组合在一起,她就看得有些懵。

虽然她不懂,可这并不影响她不明觉厉。

看来小雪的先生是有真本事的人。

实际上苏宇制定营养计划表的过程,也不单是在计划。

这还需要询问小孩妈妈一些关于小孩的情况,比对计算出的数值,敲定每顿膳食营养的摄入量,有时候连盐、水、油脂的摄入都要精确到克。

而这些要精确的东西,涉及到饮食习惯,睡眠习惯。

比如睡眠,早起一个小时,营养的摄入量就要变化;晚起一个小时,营养的摄入量同样要变化。

这就是为什么有专业私人营养师的人,看上去身体都格外健康的原因。

作为小孩,这位封灵人的孩子并不一定知晓自己的习惯。

所以还是得问他妈妈。

至于苏宇为什么懂这些……

在封灵人训练营的时候,所有封灵人大幅度训练后要补充的能量,都要有人计算到不差分毫啊!

既要保证训练营的人一直除在精神与身体紧绷的状态,又要保证他们的身体不会提前崩溃。

耳染目眩之下,门外汉也会知道一些,只不过没那么精通而已。

本来苏宇预计半小时后就可以喊小海问话,但苏宇没想到一番询问下来,这封灵人家庭的孩子,似乎不是一般的营养失调。

“王女士,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小孩这孩子得了厌食症吧?”

苏宇望着她说道。

“这……”王女士欲言又止。

“王女士,我必须得告诉你。

你孩子的情况已经不单纯涉及到营养问题,还有身体问题,甚至还要辅以中西药物调养,还请你不要犹豫。”

苏宇说道,自己现在虽然已经不是封灵人了,但对于那个集体始终还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作为封灵人的孩子,在不影响自己生活的前提下,他还是愿意帮。

“那……我说了……但你千万不要告诉我先生。”

王女士眉间紧缩,好像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其实,我先生很少回家,一个月大概也就回来四五天,孩子一直都是我照顾。

小海这种状况也才出现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我也怀疑小海得了厌食症,所以我也带小海去看了医生。

但医生说,小海只是营养不良,多注意饮食和休息,不是得了厌食症。”

苏宇皱起了眉头,不是得了厌食症?

“那他平常吃多少东西,不会有无缘无故的营养不良。”

“苏先生……能不能借一步说话?”王女士小声的说道。

随着苏宇跟她来到户外的阳光下。

“苏先生。”王女士没有马上说小海的事情,而是说道:“你觉得生肉好吃还是熟肉好吃?”

“从营养上说,生食蕴含的热能量比熟食更多。

但一般人的肠胃消化液不足以承担起这个消化任务,所以身体不会传出生肉好吃的信息。

甚至在长久的自然选择下,人的味蕾已经进化出,舌尖一接触生肉,就会传达厌恶的信息。”

言下之意,自然是熟肉更好吃,不过,他也只是说一般人。

“可小海,这段时间只吃肉,只吃生肉。我做成的食物,他一口都不吃。”

似是想起了什么,王女士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

“不瞒苏先生,我昨天都做了一个噩梦。

在梦里,我听见别墅里有动静,还以为是进了小偷。

我从门缝一看……冰箱门已经打开,有人蹲在冰箱外,拿出里面的生牛肉就吃,咀嚼声咔嚓咔嚓。

他一回头,满嘴都是鲜血,就像是非常大草原上的鬣狗一样。

我当时就被吓晕,然后就在床上醒了,惊出一身冷汗。”

“哦,那这还真是个糟糕的梦。”苏宇抬头注视了一眼王女士。

“可是……我起来翻冰箱的时候,生牛肉的确少了大半斤进口牛肉!”

“……”

“可能是您最近没休息好,产生幻觉了吧。”

“或许吧,或许正是小海吃了。这孩子这段时间只吃三分熟的牛肉。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大儿子把牛肉带出去了。”

“大儿子?”

苏宇楞了楞,这位封灵人的家庭的确有个大儿子来着。

但自己一进屋没有看到,倒是忘记了。

“我和我的先生,早些年生活条件还没有这么好的时候。

就生了个儿子,现在正在上高中,十六岁了。

昨天他没有回家,和同学一起去郊区野炊去了。”

“妈,你怎么站在外面。”

王女士的话音刚落,屋外就停下了一辆极其时髦拉风的摩托车。

“苏先生你看,刚好说到这,我大儿子就回来了。”

摩托车熄了火。

“对了妈,昨天早上从家里带了些生牛肉去野炊,忘记电话里跟你说了。”

十六岁的少年把头盔跨在腰间,是个像野马一样的小帅哥。

“你这孩子!原来真是你把牛肉带出去了!”

“妈,你生气干嘛?以前我带那么多东西出去,也没见你生气啊。”

“你知道什么,妈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噩梦!”

“噩梦?什么噩梦?”她大儿子问道。

“梦见你骑车摔断了腿!”王女士瞪了一眼他大儿子。

“那还真是个噩梦,放心吧,你儿子车技好着呢!”

“对了,苏先生,忘记介绍了,这我大儿子王大海,里头的是我小儿子,王小海。”

“妈,说了我十八岁后就要改名叫王蔚海,还叫我大海干嘛。

你和爸也真是,当初起个这样的名字。

这一家子出去怎么自我介绍,我爸王海,我王大海,这是我弟弟王小海?”

“你这孩子!”

“你好,苏先生,尹雪姐姐提过你,我是王蔚海。”

小伙子才十六岁,但洋溢的自信却让他把自己的整个年龄提了上去。

“你好,苏宇,我比你也大不了多少,称呼随意。”

苏宇朝少年微微一笑。

十六岁啊,真是一个好年纪,天不怕,地不怕,敢把天捅一个窟窿。

看着他,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一样骑着同款的摩托,留着一样的头发,有着同样自信的笑容。

“行,苏大哥,你这是为我弟弟来制定营养计划表?”

“?”

“苏大哥是在疑惑我怎么知道你来的目的?

我猜的,尹雪姐姐说过你的职业。

今天正是你上班的时候,到这里来总不能是看看吧?”

“你很聪明。”

“那当然。”

“妈,去弄午饭吧,现在弄,刚好中午可以吃,弄丰盛点,好歹来客人了。我要和苏大哥聊会儿。”

“你这孩子,没大没小,行,妈去弄。”

王女士白了大儿子一样,比起小海,大海还是更让他放心。

生大海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大海懂事的早,不像小海一样性子冲。

“诶!苏大哥,别着急进去啊,我们也在这聊会儿。”

王大海扯住苏宇的衣袖,眼中闪烁着兴奋的色彩。

“那好吧,你想聊什么?”

“苏大哥,你是不是点个赞公司的员工?”王大海小声问道。

“是,怎么了?”

“那,你也和我老爹那样,是封灵人?”

王大海眼中的光芒愈发的兴奋!

(本章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