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暴怒的欧阳厉(求收藏,求追读)

东南区域的办公室。

三位宛砂市的封灵人或躺在担架上,或坐在轮椅上,或僵直的站着。

区市封灵人犯错,直接到到区域办,恐怕这样的“待遇”,也不是每个小队能够得到。

一般情况下,区市封灵小队犯错,都是区域分部派人处理。

但奈何东南区域的分部就在宛砂市,他们直接就被叫来了这里。

距离江南一行,已经过去了七天。

三人中伤势最重的秦飞队长,也已经能够躺在担架上说话。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他不是背过身,抱着必死的决心将巨剑抛出。

当时刺穿的就不是他的胸膛,而是心脏。

那样的话恐怕连躺在担架上的机会都没有。

“老大,气氛有些不对劲啊!我们犯的错误,按理讲还不够格让部长亲自斥责吧!”

老三站在空荡的办公室中,感觉整个身上都爬满蚂蚁,难受至极。

这里太压抑了,一个人都没有。

“少说话,你还嫌丢脸的不够?”担架上秦飞很是虚弱。

“哦。”

老三不以为意的点点头,要是换在平时,老大没有受伤,他肯定要顶两下嘴。

咔嚓。

咚,咚,咚。

指纹感应门的滑动音传出。

伴随着高跟鞋撞击地面的清脆音,这个小队全员陷入了沉默,尤其是老三,头都低了下去。

“站好。”

低沉的沙哑音叫老三一个激灵。

老三迅速立正,稍息,昂首挺胸。

眼珠根本不敢动,只能以眼神不聚焦的方式去注视欧阳厉。

虽然他一直知道欧阳厉的模样,但他可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这位东南区域的负责人。

“好可怕。”老三心头涌出三个字。

两米的大高个,脸部的横肉上那道狰狞的伤疤太狰狞了。

尤其是那气场,都让他产生了错觉,怀疑自己是不是回到了封灵人训练营,正面对着教官。

还有那双眼睛!

简直就是一头恶虎盯着自己。

“部长,我们知道错了!”

老三承受不住这眼神,张嘴说道。

在封灵人训练营时,别管对错,反正就是我错了,不然……

想想都感觉到蛋疼。

虽然部长不是自己的教官,但区域负责人都担任过总部教官的。

“你曾经的教官,没有教你说话的时候要喊报告?”

欧阳厉坐在办公椅上,冷冷的看着老三。

“咕噜。”

“报告部长,编号355,封灵人段章,知道错了。”老三打了个激灵,立马说道。

“俯卧撑,十万个,立刻,马上,少一个我打断你的腿。”

“是,部长!”

老三叫的洪亮,立马卧倒在地,曰起了地板。

他是真想抽自个一大嘴巴子。

叫你嘴贱,部长一看就是在气头上,你说话干嘛!

“部长,这是宛砂封灵小队的详细信息。”

一旁的嘉兰严肃的将手中的一叠文件放在桌上,她知道部长是真的生气了。

“秦飞?”欧阳厉捧着文件。

“宛砂封灵小队队长,秦飞在。”担架上的秦飞虚弱的说道。

欧阳厉点了点头,看向小队中的老二。

“教官,我……”不等欧阳厉说话,老二低下了头颅。

欧阳厉,正是他当初在封灵人训练营时的教官。

“别叫我教官,我没有你这样的学生!”欧阳厉冷哼一声:“说,你犯了什么错。”

“报告教官,在此次行动,我们小队一共犯了三点错误。”

轮椅上的老二昂首挺胸,教官曾经教过他们,不仅挨打要立正,认错也要昂首挺胸!

“第一,没有请示分部,越负责区域前往区域小队斩诡。

第二,没有调查清楚诡异的确切实力就擅自行动。

第三,我们擅自行动,可能导致江南小队出现,从而加入战场殒命。”

“就只有这些?”欧阳厉将文件甩在办公桌。

“报告教官,我愿意一个人接受任何惩罚!还请不要责罚我的队员!”

“呵呵。”欧阳厉笑了:“我问你,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出了训练营,就是一个合格的封灵人了?”

“报告教官……”

“闭嘴!我没叫你说话。

怎么,你是不是感觉自己特讲义气?

还一个人接受任何惩罚,你是不是自己特别伟大?特别有担当?

回答我!”

“报告教官,不敢!”

“不敢!你有什么不敢?

你多厉害,芸芸众生中你成为了那个特殊的人。

你多神气,我在训练营教你们的一切,转眼就忘了?!

回答我!

我当初对你们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报告教官,生命重于一切!”

“亏你记得,告诉我,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报告!生命重于一切,封灵人在黑夜中潜行,以斩诡为己任,负重而行!

民众的生命重于一切,只要封灵人手中的刀还在,只要命还在,就绝对不许眼睁睁看着任何一个人饱受无端的灾难!”

“还有一条!说!”

“还有,封灵人生命也重于一切,在无能为力时,要抛下一切逃亡,积蓄力量。”

“记得就好!你做到了吗?!

老子站在这,站在你跟前问你,你做到了嘛!。

老子没有义务再做你的教官,老子告诉你,你以为你的身体只属于你?

你踏入这条无止境道路开始,你的身体就不再只属于你!

每一个觉醒禁域的人进入训练营,都是层层选拔,费尽不知多少力气,才将你们这些兔崽子选出来!

你们的身体属于封灵人,属于大乾,属于这个国家!

你以为老子是在生气你擅自行动?

错,大错特错!

老子是在气你把老子在训练营教你的一切都忘了!

命,重于一切!

没有确切调查清楚诡异的实力,你去干送死!

你在告诉国家,你嫌命长?!

还是说,你们这个宛砂小队,以前死了一个队员不够,你们还特讲义气,要下去陪他说说话?

啊,好战友,我来看你了,你看我们对你好吧?

是吗!?

……”

“还有你,宛砂市小队的队长,你在老子负责的东南区域下一天,你就得守老子的规矩!

你特么出了事,你教官找老子,老子怎么交代!”

……

欧阳厉大发雷霆,唾沫星子乱飞,就连嘉兰在一旁都被暴怒的欧阳厉吓着了。

就这样,欧阳厉一直从早晨骂到中午才结束。

坐在办公椅上,欧阳厉抚摸着额头,气的不轻。

“嘉兰,把保密协议让他们签了。”

“是,部长。”嘉兰从办公桌拿起了三张协议。

“这是东南区域临时工保密协议,还请三位签署。”

在场的三人愣住,地上还在做俯卧撑的那位都错愕的抬起头。

什么是临时工保密协议?

“签字!难道还要老子请你们签?”

“至于你们的惩罚……再议!”

……

(本章完)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追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