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彼此都不会原谅(求收藏,求追读)

“继续,这是他们渎职的惩罚,不用管我。”

一道被雨水打湿的身影,依靠在院落的门口,双眼冷漠的观望着。

……

轰隆隆。

江南的天空闪过一阵低沉的闷雷声。

夏季,即便是这常年雨缠成线,多情又故事的江南,也逃过怒雷霹雳。

“继续。”

冷漠的声音在此想起,苏宇走在青石板上,踏入院子中。

而红衣厉鬼却怎么都没有继续,手指就像是被定在空中,没有对深井旁的人下手。

“我叫你继续!”

咚咚。

红衣女鬼动了,但却不是继续下杀手,而是飞快倒退,倒退进院落的夜幕中。

这不像是戒备的恶狼,更像是被惊到的野兔。

恐慌这种情绪,不该出现在被怨毒情绪笼罩的厉鬼身上。

但偏偏就出现了……就好像它遇到了,本能上让它感觉到恐惧的东西。

“丈夫远赴国难,自己捐身救城,孩子却溺水而亡。

我想你心中有怒,足够让你驱逐一切恐惧。

我叫你继续出手,杀了面前这些该死的人。”

躲在夜幕中害怕的红衣厉鬼在听到这句话后,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

而后死死的盯着夜幕外。

它不是盯着苏宇,而是盯着深井旁的男子,一双黑色怨毒的双眼沸腾着一缕缕黑气,整个院落中狂风大作,阴气森森。

它从院落的夜幕中消失,鬼魅般的出现在深井旁,一双手狠狠的朝着下方刺去。

它全身的戾气和煞气,比之前与封灵人作战更要浓郁千百倍。

“砰!”

一脚狠狠的踹在它的身躯上,把她踹出十米远,砸塌了院子的梁柱。

“继续,再杀他。”苏宇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

“吼!”

红衣厉鬼咆哮,张开了嘴,都是凌厉的锯齿,再次冲向深井旁。

“砰!”

一脚再次踹在它的身上,又撞到了一根梁柱。

“继续。”苏宇站在深井旁,望着它。

“砰!”

“你就只有这点能力吗?弱小的可怜,继续!”

“砰!”

“来啊!杀啊!杀了这些凉薄人啊!”

“砰!”

“再来啊!想想你的将军,想想你的孩子,想想你的红嫁衣。”

“砰!”

“来,继续!”

……

院落中,只有一开始从冷漠平静到讽刺的声音响彻。

每每随着这一声落下,就有一声似野兽嘶吼在咆哮。

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

一次次苏宇都将它狠狠的踹飞,一次次红衣厉鬼都挣扎着从倒塌的房屋中站起,朝着深井冲去。

直到某一刻,院落中的狂风止住,所有的阴气停滞不流。

滴答滴答。

夜幕中,黑发上滴落着黑色的水,落在地上腐蚀出一个又一个深洞。。

然后在某一刻,所有夜幕也仿佛化作了可以流动的水与浓雾,疯狂的涌入红衣厉鬼身体中。

那僵直的身体咔咔声不断,戾气更浓郁了。

“轰隆。”

倒塌的废墟炸开,浮现出一张素净的面孔,十七八岁模样,柔顺的黑发垂落在腰间,宛若江南烟雨中撑着油纸伞,在小巷中徘徊的姑娘。

江南第一花旦,

好看。

唯有深井旁尚且留有一口气的封灵人眼皮都在颤抖,死死的盯着她。

封灵档案所诡编档案。

诡编:106

种类:鬼王

档案等级:天灾!

天呐,这个人做了什么!

宛砂市封灵小队的成员心都在颤抖。

他明明有能力直接抹杀红衣厉鬼,可却一次次玩弄它,刺激它,直至让它化作她。

进化了!

红衣厉鬼在面前这人一次次鞭策与刺激下,它的诡域进化了!

导致它直接成为了天灾鬼王。

完了,一切都完了。

天灾鬼王,那是天灾鬼王啊!整个江南城都会在一夜之间成为死地!

她成了人的模样,可她……依旧是诡异啊!

还是比厉鬼更凶残的鬼王!

“继续。”

苏宇不知道身边这位封灵人的想法,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佳人。

“为什么帮我?”

江南第一花旦。

好听。

“看来已经完全醒了。”苏宇平静的看着废墟走出的一身红嫁衣。

很美,真的很美,是指那身衣服,宛如新裁,鲜艳像花。

“跟我去城中走走,你知道,在我面前,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苏宇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院落。

院落中的佳人,她望着门口,沉默着慢步跟在苏宇身后。

“为什么要化作十七八岁。”

江南的小巷中,苏宇双手插在裤兜,在青石板路上随意走动。

“那年,我十八岁,是他最喜欢的模样。”

“嗯。”

没有看她,一路上烟雨蒙蒙。

路过一家小店。

“老板,来把油纸伞,仿明朝时的那种。”

“好勒,一共五十。”

“这么贵?”

“卖的情怀,不是吗?”

“行,来一把。”苏宇撑着油纸伞,轻轻打开。

“有病?把伞打开都不遮自己,去遮空气?”

老板抽了一根烟,坐在台阶上看着苏宇的背影。

“十三娘,你孩子死了多久。”

油纸伞下,娇柔的身躯微微一抖,十三娘是他对自己的称呼。

他在家中排行十三,别人都叫他十三将军,而他叫自己十三娘。

这是他和她之间的秘密。

“死了,一百三十四年三个月二十一天。”声线有些颤抖。

“我的曦曦,还有一个月零三天就满五岁,那天正好八月十五。”

“曦曦,你的女儿?”

“嗯,很可爱的女孩,像天使一样。还有她妈妈,也是天使。”

“真幸运。”

“是幸运,她等到了我,我找到了她。”

“啪。”

油纸伞上的雨水滑落,像是十三娘的泪水低落。

“十三将军,我认识他。”

脚步停下,苏宇手持的油纸伞不再移动。

“他是我们的一员,也是我们的先辈。”

“你……也是军人嘛。”虚幻的眼泪从十三娘从眼眶中掉落,炙热炙热。

“嗯,我是……军人。”苏宇沉默了一下。

“他是一个英雄,冲在最前头,恪守着诺言,身躯在战火中握着旗帜,为战友截断退路,屹立不倒。”

“他……走的痛苦吗?”

“不痛苦,他脸上带着笑,对了,他给战友留了一句话。”

“如果可以,你们记得去江南,带着十三娘去烟雨中,替我持伞走一遭,她说最想和我一起在雨中漫步。但不要和她站在一起,我会不开心。”

苏宇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热气。

封灵小队成员(阵亡):十三将军

编号:106

档案等级:天灾……

“公子,谢谢。”十三娘握住了油纸伞。

苏宇撇了一眼,松开手,一缕黑色在烟雨中绽放,所有人都不能再看到他们。

同样,也看不到一柄没人持着的油纸伞悬空。

他明白十三娘。

不是你撑伞,我不愿意。

十三娘的身体淋在雨中,为不存在空气撑着伞,伞下好像有着一个意气风发的将军在笑。

“我再带你去一个地方。”

江南繁华的城区,街道上行人匆匆。

“十三娘,这片大地上很多的东西都在被遗忘,但有些东西是不会随着时间流逝。

像戏曲,你离去后,依旧有数不清的人在清唱。

而那些应该被铭记的人,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

“你看那。”苏宇手指着远处,那里到处都是墓碑,一沉如洗。

“这是烈士公园,所有不该被遗忘的人,都在下面欢笑看着现世。

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是最温暖的地方。

再怕黑的人,也能在这里安然入睡。

他们的名字被放在最耀眼的位置,他们的事迹被书写在后人课桌上,永远的传颂下去。

……

跟我来……”

苏宇走在前头,漫无目的在墓碑中窜行。

直至走到一尊牵马站立的铜像面前。

“……”

油纸伞掉落,十三娘蹲在地上,哭的像个小孩。

……

少年将军鲜衣怒马,一手牵着马儿缰绳,一手牵着背后微笑的佳人。

佳人手牵着……含着小糖人的羊角辫娃娃。

……

江南的雨,反反复复,刚刚停歇了一小会儿,这还会又下起来缠成线。

抬头,天色有些黯然。

拿出手机,下午五点,再不回去,就赶不上晚饭了。

“十三娘,还有什么没有了结的心愿吗?”

“公子……没了。”

“没了好,我送你上……等等,唱一曲儿吧,我的十三娘喜欢听音乐。”

苏宇拿出了手机,拨开了录音。

“好……”

江南第一花旦。

好听……唱的好听。

……

黑色焰火中,十三娘带着笑,狰狞的身躯一寸寸被火焰烧成虚无。

“对了,那个卖糖油粑粑的小孩,在路上等你,要为你磕头。”

火焰中,十三娘嘴唇微动,虽没出声,但苏宇却懂了她的意思。

“我……不会原谅他。”

苏宇楞了楞。

不原谅就不原谅吧。

就像他不会原谅十三娘,那双红绣鞋不该穿上曦曦的小脚丫。

也像封灵人不会原谅十三娘……她杀了人,一个在公寓中本该一直欢唱的小花旦。

也因为她是鬼王,本性难移,它只要活着就会害人。

一定会!

这是一位位封灵人用血谱写给后人的经验。

所以……彼此之间都不会原谅。

抬头看向远处,苏宇眼光莫名,江南的小巷他不去了,他要回家吃饭。

至于那个三个封灵人,又没有死,渎职的痛苦,就当是留给他们的惩罚。

只是换做以前,自己是不会和她说半句话吧。

碰面的瞬间,自己就会叫那红衣厉鬼烟消云散。

……

自己变了,这种感觉很陌生。

可偏偏,他愿意。

……

(本章完)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追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