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只要传出消息就好!

江南的小巷透着幽幽的冷,四周空荡荡没有多少人,只有两侧的青石板路刻着岁月的痕迹,就像是一百五十多年前的大明国。

前面是一家四合院,在这江南小巷中显得有些孤零零。

四合院中,三层楼高的楼阁被一颗大柳树遮住了半边。

这大柳树不该存在,楼阁的存在,本就是为了给人夕阳下仗马观望,可此时却被大柳树遮住。

“院中种柳。”

苏宇摇头,老一辈人对这很忌讳,觉得不详,除非是在告诉别人,这里不要去乱进。

“诡域嘛?”

抬头望着院落,苏宇眼中看到的与常人不一样。

江南的烟雨上空,应该是白蒙蒙一片,可四合院头顶的天空却黑的深沉、黑的压抑。

这是诡异存在时,周围的场域被影响到,成了特有的诡域。

不过,浓郁的黑色中,也有火光色浮现。

……

宛砂封灵小队队员。

秦飞依仗着黝黑的钢铁巨剑半跪在地,肩头血肉模糊,染上了一层黑色。

黑气在升腾,就连流出的殷红鲜血也在一瞬间变成了粘稠的夜色。

伤口再移三寸,伤的就不是他的肩头,而是脖颈。

他一旁的队员也是各自带伤。

老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失去了往日里好动的姿态。

老二脸色苍白的像是被水浸过的白纸,嘴唇哆嗦的拽着大腿挪到老三面前,把老三翻了个面,将手伸到老三鼻梁后,他这才忍着疼痛朝队长点了点头。

这代表着老三还活着,而他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持着钢铁巨剑的封灵队长秦飞紧绷的脸色这才一松,可接着浑身又是一紧。

他看着前头漆黑无光的诡域。

诡域中掩藏着一道身影,一道被丝丝缕缕夜幕笼罩的红衣身影。

他们在判定诡异等级的时候,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这不是诡编389的恶鬼。

档案等级不是人灾,而是地灾。

是诡编为305的厉鬼

秦飞后悔了,他不该答应老二和老三来江南。

作为队长,他应该保持绝对的冷静。

人灾诡异,他们能对付。

但地灾诡异……那已经能形成地域性灾难,哪怕是实力最弱的地灾,他们这个三人小队……也不够!

错估诡异的实力,致命。

原本……发现诡异存在,会有专门的感知类型封灵人确定诡异的实力。

而他们没有等流程就来了江南,可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一进到这里,他们就被附近的诡域直接拉入,而他们本身拥有的禁域都并非实质上针对魂体诡异,没有办法对这地灾诡异造成致命伤害。

失败了,不可怕。

死,也不可怕。

可怕的是他们死在这里消息就传不出,东南分部这时候也一定注意到了他们的异动。

到时候在调令下,江南当地的封灵小队,也会来……

如果因为自己等人错误的评估诡异实力,导致江南小队……

想到这,秦飞眼底的神色逐渐坚定,他看向尚且还能行动的老二。

彼此眼神交汇的一刹不用说话,他们已经决定死在这里……只要能够传出……他们阵亡在这里的消息……就好。

那样……江南小队来时,就不会贸然靠近。

秦飞提起比他身子还高钢铁巨剑,站直了身子。

厚重的黑色剑身拖拽在青石板上,传出沉闷的撞击声。

宛砂市封灵小队队长:秦飞

编号:451,

档案等级:人灾,

禁域:重物领域

禁域等级:序列203。

“噗嗤”

鲜血大量从他五脏六腑涌出,吐在重剑上,老二也颤巍巍的走到队长身边,做出了同样动作。

一拳砸在胸膛,接着鲜血不要命的吐在钢铁巨剑上。

黝黑的剑身变得犹如红烧云一般。

热血中蕴含“阳火”,老一辈没能成为封灵人的道士与和尚,曾用这种方式与魂体诡异厮杀。

而封灵人的热血胜过普通人百倍。

这……是他们最后的赎罪。

“如果……灵还在,我宛砂封灵小队岂会怕你!”

秦飞怒吼,扛起了钢铁巨剑。

“灵”,曾是他们宛砂封灵小队的成员,一位专门针对魂体诡异的队员,可……死在了一次任务中。

但这不要紧了,很快他们就会去找灵,去向他赔罪,都是他们这些没用的队员当初没有保护好他。

钢铁巨剑高高跃起砍向黝黑的夜幕,重力领域在一瞬间加持在巨剑上,瞬间变得有万斤之重。

可……夜幕中的红衣厉鬼,只是被斩去了一条手臂。

“终究还是失败了。”

秦飞看到了夜幕下那双没有感情色彩,充满着恶毒怨念的眼眸。

他看到红衣厉鬼抬起了手,散发着黑气的指甲足够锤到膝盖,就那么朝着他的心脏刺来。

但……

秦飞笑了。

今日必死,可遗憾也没有了。

秦飞猛了回头,完全不管后背大露。

他手臂上的筋肉暴起,重重的提着钢铁巨剑朝着四合院外抛去。

红色的钢铁巨剑刺破了夜色,划破了红衣厉鬼的诡域,朝着院落外丢去。

就算杀不了它,只要……能将巨剑丢出去就好。

热血通红的巨剑,会让之后到来的江南小队知道……他们牺牲了。

只要能将消息传出去,就算这是地灾厉鬼,也将再难作恶!

“噗嗤”

一双利爪猛的伸长,朝着秦飞后背刺去。

“队长!”

老二眼睁睁的看着队长的后背被刺穿,一条腐烂的双臂从他后背贯穿至胸膛,然后缓缓的抽出。

“当!”

一身脆响,秦飞重重的摔倒在地,溅起了院子中的湿润泥土,脸上带着笑。

“我要杀了你!”

老二双目通红,发了疯似的冲向红衣厉鬼。

红衣厉鬼低垂着的头抬起,露出一张扭曲的面红,像是被水浸泡了千万年,发丝不断的朝下滴着鲜血。

那双怨毒的双眼注视着冲来的人,头发在一瞬间暴涨,然后汇聚成一缕,像是成了横梁。

“砰。”

长发横扫他身躯,将他撞飞在大柳树上,瘫痪在柳树旁深井边。

哒哒哒。

漆黑的夜幕中,红衣厉鬼在走动,摇摆的裙底出现了一双腐烂的小脚。

没有穿鞋,也只有三寸。

是了,大明时,女人的脚,走不出城。

它一步步的走向深井旁的人,看着他尚且在喘息。

它扬起了手,可又在一瞬间停滞住,僵硬的头颅缓慢扭转,一双怨毒的双眼盯着诡域外。

“继续,这是他们渎职的惩罚,不用管我。”

一道被雨水打湿的身影,依靠在院落的门口,双眼冷漠的观望着。

……

(本章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