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小雪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嘟嘟嘟。”

视频已经挂断。

黄欣呆呆的看着三十层的高楼外,她刚刚没有看错的话。

苏宇是穿过了那防弹玻璃,从三十层的高楼一跃而下!

这可是三十层!

一个包子掉下去都能把人直接给砸死!

这一幕不仅仅是黄欣感觉到震惊,嘉兰看着苏宇跳下窗户也是微微失神。

“这是哪个禁域?”

嘉兰心头疑惑,临时工禁域的记载消息,那是绝密档案,她除了知道雪曦这个代号,对于苏宇的认知也是一片空白。

但能够无视客观物质存在,以禁域触碰到诡域的范畴,这禁域肯定不会简单。

她脑海中倒是有几个无视客观物质存在的禁域消息,但好像与苏宇刚刚的表现又有所区别。

因为……苏宇是飞走的!

……

烈日下,苏宇疯了似的,一路上谁也无法注意到他的存在。

快,他还能更快!

这一刻,他的速度甚至远远超出了音速。

不少人抬头,以为天空是有什么东西飞过,产生了音爆,可除了蔚蓝的天空,一切异物都没有。

那三个封灵人玩忽职守!真该死!

一个小小的诡异媒介都看不住,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封灵人!

要是曦曦出了事,要是尹雪出了事,他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快了,快乐。

他看见了小区的高楼,直接化作鬼魂一般撞入其中。

曦曦,小雪,千万要等我!

“曦曦,下次这种东西,不要乱穿,妈妈会生气。”

“呜呜呜……妈妈别生气,是曦曦的错,曦曦知道错了。”

“曦曦,妈妈不是怪你,要懂事知道吗?不是爸爸和妈妈给你买的小鞋,不要随便穿,好嘛?”

“嗯,曦曦知道了,曦曦再也不乱穿小鞋。”

在即将穿过最后一层墙体的时候,苏宇顿住了,听到了尹雪和曦曦的声音。

他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血红色,世界仿佛都变得透明。

他看到主卧室中,一双血红色的小鞋被丢在角落,而尹雪正抱着曦曦。

苏宇沉默了,没有穿过最后的墙体。

关心则乱,真是关心则乱!

自己存在过的地方,留有自己禁域的气息。

而自己又曾与尹雪荒唐一夜,生下曦曦,即便是五年过去也不会轻易散去,这种宵小诡物又怎么敢动手!

之前,他能一眼认出曦曦是自己女儿,第一就是因为曦曦身上有自己禁域的气息。

万幸!

“隆隆隆隆。”手机震动的声音从苏宇口袋响起。

苏宇迅速退出墙体,待在房间外的过道。

“喂?”

“苏宇,刚刚信号不好,脚滑了一下,视频断了,没有什么事,别担心。”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苏宇沉默了几秒说道:“嗯,好,知道了。注意不要磕着碰着。”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菜?”

“你做的,都想吃。”

“……”

站在门外,苏宇没有离去,他重新没入了墙体。

像是黑夜中魔鬼,但却温柔的注视着尹雪和曦曦。

他没有离去,也没有去上班,就一直静静的待着。

“这双小鞋。”

尹雪弯腰捡起了红绣鞋,眼神有些疑惑。

“难道是厉大哥以前留在床底,被曦曦找到了?”

曦曦刚刚对她说,是从床底下把这双小鞋找出来的。

也得亏黄欣从来没有和她说起红绣鞋的事情,不然也不知道她的神情是否会这般镇定。

最终,尹雪用垃圾袋装上了红绣鞋。

这双血红色的小鞋,让她看着不舒服,总觉得会跳舞一样。

抱着曦曦下楼,将其丢入了垃圾桶,然后去买晚上的菜了。

而在尹雪消失在小区转角后,苏宇出现将其从垃圾桶中捡出。

一只手握着这双小鞋,苏宇目光微微闪烁。

“是你,找死!”

一瞬间,他的手有黑色的火焰出现,将整个红绣鞋焚烧殆尽,一丝恶臭的黑烟都没有。

悄悄的回到房间中,苏宇拿起了几日前给曦曦买的布偶小熊。

房间一刹那陷入无止境的黑暗,直到小熊睁开了一双血红的双眼。

“我不在的时候,保护好小雪和曦曦。”

冷漠的声音传出,布偶小熊缓缓……点头,接着血红的双眼重新回归了琥珀色,冰冷的躺着沙发上。

……

一日过去,封灵档案所东南区域分部的大楼。

黄欣涩涩发抖的坐在角落。

她在这大楼待了一日,该讲的嘉兰都和她讲了。

然而这不是她害怕的理由,她看着坐在办公桌躺椅上的苏宇,那冷冽的眼神让她感觉到发自心底的颤抖。

“原因,查到了?”

苏宇望向站在一旁的嘉兰。

嘉兰有些拘谨,虽然她和苏宇都是欧阳厉的直任下属,但临时工的存在不可以用常理去揣度。

尽管她对苏宇堂而皇之坐在欧阳厉的位置上感到不满,但也没有说话。

虽然这其中……也有欧阳厉去上头开会时留给他的嘱托。

“我不在的时间里,一切都听雪曦的调令,他的话就是我的话。

还有……不要去惹他,切忌不要让他情绪暴动。

要是他有无理的要求,任由他去做,一切等我回来。”

这是欧阳厉的原话。

望着苏宇,嘉兰好像明白了欧阳厉的话语。

苏宇外表虽然看上去很和善,也很阳光帅气,看去也不过二十三四。

可他温和外表下掩藏的,是一颗极易暴怒、暴动的心。

临时工,果然都是一些变……态!

深深吸了一口气,嘉兰说道:“原因已经找到,事实上宛砂市小队的队员已经将此事上报。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并没有将此事移交给江南小队处理。

那双诡异媒介被压在诡域处理装置中。

媒介的源头若是档案等级没有地灾,区区一个媒介是无法挣脱诡域处理装置的。

现在的时间点,出现地级诡异,很棘手。

我已经起草给江南封灵小队的调令,一起与宛砂封灵小队行事。”

嘉兰把调令放在了苏宇的面前。

苏宇却看都不看一眼,一缕黑色火焰从手指浮现,将调令焚烧殆尽。

“不用了,我要亲手处理……媒介的源头。”

苏宇站立而起,走向窗外。

“雪曦,地点坐标是……”

“我知道……”

嘉兰手臂抖动了一下,他知道坐标?

能通过接触媒介就能得知源头所在的位置……

他档案等级果然是天灾嘛!

也对,每一个临时工都是天灾等级,是和区域负责人实力差不多的存在。

“希望,时间不要太晚,我还等着吃晚饭。”

苏宇喃喃自语,一步走出了三十层的大楼。

半晌过去,办公室依旧没有人说话。

“嘉兰……小姐,他……”

“这不是你一个备案员工该过问的事情,关于他的存在,以及他表现出的能力,你同样要签署一分区域保密协议。”

嘉兰思索了一下道。

临时工的存在连绝大多数公司的正式员工都不知晓。

如果不是黄欣与雪曦认识,她甚至不会有权利接触临时工。

这倒不是有什么严厉的等级制度,而是为了员工(封灵人)的安全着想。

临时工的制度虽然只施行了三年。

但……已经有临时工残杀接触员工的案例在前,被归入了通缉令。

而原因,只是因为这个员工想和临时工成为……朋友。

如果不是临时工的存在,实在利远大于弊,恐怕这职位早就被撤销了。

只不过……这个代号以妻女为名,唤作雪曦临时工……

应该……

不至于像其他临时工那样残忍吧。

有在乎的人,就意味着还拥有着底线。

不过要论残忍,谁有当初提出临时工议案,编号为001的“苏”残忍。

那位残杀员工的临时工,甚至还是“苏”曾提出议案时,第一任的临时工人选。

那位传说中的“苏”,是整个封灵人的战神,战功赫赫。

其样貌都只有各大区域负责人和总部的人知晓,所有的信息都是特级绝密。

可惜……这么一个人,在五年前已经战陨了。

不过或许对于那位“苏”来说,死也是一种解脱吧。

毕竟一个行走在黑夜中的魔鬼,没有味觉、知觉、触觉、痛觉……

活着,也是一种痛苦。

嘉兰这么想着。

……

而黄欣只是愣愣看着苏宇消失的方向。

小雪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小雪……她知道吗?

(本章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