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窗外有光

宛砂市,市警察大厅。

白天阳光小区的那具尸体,从街道派出所被送到了这边的太平间。

听说这件事市厅已经接手,不归街道派出所管。

“尸检报告怎么样?”三个年轻男子围绕在一起。

“初步报告出来了,死者生前脑域异常,确定为非正常性精神错乱。”

“你的判断是什么?”

“说不上判断,只能说是一种推测。

应该是诡编为985的东西。

而档案等级从脑域的干扰程度来看,百分之九十为人灾。

我建议出动三人小队,老大带队。”

“好,把媒介给我。好找一些。”

“媒介,什么媒介?”

“就那双红绣鞋。“

“开什么玩笑,不是他拿了吗?”

“我什么时候拿了,我一直都在看你尸检。”

遂,三人面面相觑,心里拔凉拔凉,出幺蛾子了。

……

阳光小区,黄欣跟做贼似的蹑手蹑脚。

窗外虽然霓虹璀璨,但霓虹璀璨的是远处,楼下小区的花坛过道只有几盏忽明忽暗的路灯。

更别说现在已经是接近午夜,到处熄灯了,交作业的交作业,写作业的写作业。

现在的人都心大,哪管白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相信科学!

“这下子舒服多了。”黄欣忙的气喘吁吁,粉白的墙上都贴满了英叔的照片。

到处都是“有意点开,不服solo”。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黄欣感觉到心里安宁。

没办法,谁叫白天发生的事情就在她隔壁。

那女孩自己也多少见过几面,是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唱曲儿十分好听。

有时候自己上班起早,还经常听见她在阳台唱“霸王别姬”。

那嗓子,好听极了,就像是百灵鸟啼叫一般清铃。

可就这么一个人说没救没,一点预兆都没有。

主要是白天,自个透过猫眼还看到一点点收敛的尸体模样。

那脚都露在外面呢!

一双渗血的红绣鞋,挤压得脚趾都不成样子,还有还有,那湿漉漉的红色衣角。

“早知道我昨天晚上就不熬夜了,这样一来,我就不用骗老板说来大姨妈,上不了班。

只要一上班,我不就没时间玩手机了?

我不玩手机,也就不会闲得胸疼去看恐怖片!”

黄欣打了个哆嗦,平时自己看片都没感觉,但今天这感觉不要太强烈。

如果说以前的感觉只算平平淡淡,那么今天的感觉简直就是在坐过山车,一上一下,激烈的喘不过气来。

尤其有那么十几秒,她感觉自己的脸都在涨红,心要飞出来了一样。

“英叔啊英叔,我明天给您烧香,行不?”

黄欣啪的一下关掉卧室房门。

犹豫了一会儿,黄欣使出吃奶的力气把床架都掀翻竖直,拿出被褥打了个地铺。

她不想半夜睡不着的时候,辗转反侧,最后瞅一眼床底。

关掉灯,世界陷入静谧。

深呼吸一口。

睡吧,

不折腾了,

不想了,

准备睡觉。

半个小时后,没睡着,翻个身。

一个小时后,没睡着,翻个身。

两个小时候后,黄欣啪的一下坐起,懊恼的锤了一下脑子。

全身黏糊糊的都是汗,不洗澡不行。

摸黑开灯,黄欣脱去了衣服,显出一缕葱白,“咚”的一声把浴室门关上。

很快就传来淅淅沥沥的花洒声,厨房“隆隆隆”的烧水声……

或许是因为压抑,或许是因为睡不着的两个小时里她一直在乱想,渐渐传出了歌声。

“喜羊羊……美羊羊……红太狼……灰太狼……”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

软绵绵的歌声像是浸泡在露天的温泉里,又像是躺在儿时摸爬打滚的小河中。

这首歌它不适合小朋友,不适合初中生,不适合高中生,却对二十好几的人刚刚好。

它从浴室中传出,

欢快,

细腻,

可却又声线颤抖,

压抑,

寂静。

“啪!”

“啊啊啊啊啊啊!”

黄欣捂着耳朵尖叫,小脚像是踩水浪一般跺个不停。

一瞬间心仿佛跳到了嗓子眼,不断……噗通……噗通的狂跳。

磨砂玻璃模模糊糊间反射着幽暗的灯光。

“咚”。

黄欣逃也似的窜出浴室。

水滴顺着她洁白的身躯留下,惊鸿一瞥,地上全是泡沫。

浴室中黑暗一片,嘈杂的流水声下,热气腾腾的水雾模糊了眼前。

水滴蒸发带走了热量,骤然降低的温度让人有些哆嗦。

捂着瘦弱的肩膀,打了一个喷嚏,浴室的灯……昨天请修理工修了一下……没想到又坏了。

望着满屋子张贴的彩图,重新踏入浴室,没有关门。

客厅的余光照入浴室,虽然昏暗但至少有光。温暖的水流顺着锁骨留下,光的存在带来一丝丝心安。

头不敢抬,身体蜷成一团,镶嵌在墙中的镜面倒映着瞧自己脚尖的人。

浴室外的地板,闪烁着指甲盖大小的黑影。

那是夏夜中的飞蛾。

今天晚上,忘了关窗,飞蛾从外面飞进围绕着白炽灯旋转。

“哒……”

“哒……”

“哒……”

尖细的碰撞声,是有飞蛾撞在灯罩上,像极了有节奏的敲打着瓷碗。

“啪!”

一只慌不择路的飞蛾掉落,在地上挣扎的蒲扇。

它沾上了地板上的泡沫,翅膀很重。

跌跌撞撞间,飞蛾爬入卧室。

卧室在浴室对面,刚刚习惯性的没有关门,却把灯关上。

客厅的灯顺着墙体投下一片阴影。

阴影扭曲蔓延着爬向卧室,最后融化在漆黑一片中。

“砰!”

一阵天旋地转。

花洒喷头掉落,吓得镜面上倒映的人影慌忙的接住。

水流冲劲太大,顺着喷头流下润滑了接口。

转过身,毛孔战栗的踮起脚尖,费力的重新将花洒固定。

窗外吹来的晚风穿过客厅,凉飕飕的灌入浴室,让人脊背有些发凉。

“噗嗤,噗嗤。”

蒲翅声很清脆,阴影中蠕动的飞蛾似是快要飞了起来。

“扑。”

像是撞到了什么,不是很清脆,更像风拉扯着白布。

滴答滴答。

阴影中有水滴声,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余光中仿佛有一片绯红的衣角。

沉寂下去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猛的回头,死死朝卧室瞪去!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自己直视的勇气!

空的!

“还好,幻觉,幻觉。”拍击着小胸脯的声音响起。

人之所恐惧,一半来自未知,一半来自胡思乱想。

“洗澡,洗澡,洗完澡,睡觉觉。”

转回身体,背朝着花洒。

镜面中……

倒映着……乌黑浓密的长发,似乎才洗过,往下滴着水。

艳红的红嫁衣刺入眼中。

“啊啊啊啊啊!”刺耳的音调撞击着灯光。

她疯了似的逃入卧室将门关上反锁,剧烈的喘息。

脚掌摩擦地板的声音像是指甲划过玻璃,尖锐而又磨人,发出“布”的拟音。

她扑在被褥上,慌张拿起手机,输入一串数字。

屏幕的荧光照耀着天花板,房间中像是有着朦胧月光。

猛抬头,朦胧月光中。

一双描绘着金边的红绣鞋出现在房门,鲜血淋漓。

而脚尖,直勾勾的面对着她。

心好像被揪住,喘不过气来。

“嘎吱。”

被反锁的卧室房间门打开,露出一道缝隙,有着光,但光却只从门缝上下两头挤出。

好像……中间的光被什么东西拦住,投入了这东西狭小的阴影。

“啊啊啊啊!”

风灌入耳中,格外的阴冷。

窗户破裂,一只脚蹬在竖起的床体上,拼尽全力卷着被褥朝着窗外一跃而下。

光,窗外有光!

哪怕是路灯的光,也是好的。

光,让陷入黑暗的人向往,即便结果是……飞蛾扑火。

别回头,回头窗外站着一袭红衣。

滴答,滴答。

……

(本章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