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你知道……红绣鞋吗?(求收藏,求追读)

封灵档案所东南区域总部临时工:苏宇

编号:无

性别:不详

代号:雪曦

区域负责人评定档案等级:不详

禁域:不详

禁域等级:不详

临时工,除了代号上报,其他一切消息只掌握在区域负责人手里。

同时,临时工若是做出了违背最后底线的事,需求区域负责人执行抹除!

……

转眼又过去了三天,正值七月,夏日炎炎。

大街小巷上,早已经找不到之前任何关于狂风暴雨的痕迹。

“爸爸,妈妈。”

幼儿园的门口,曦曦背着小书包蹦蹦跶跶的扑向苏宇。

“走,曦曦,我们去吃饭饭。”

抱起曦曦,找了一家馆子,点了一些家常菜。

这也没办法的事,自己那破出租屋是单间,可不具备厨房,没有炒菜的条件。

而且,苏宇也不会炒菜。

“小心烫,曦曦。”

苏宇夹了一颗肉丸子吹了吹,放在曦曦的碗中。

望着窗外阳光中摇曳的桂花树,苏宇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尹雪说着话。

这么些天过去,自己虽然与尹雪之间熟络了一些,但称不上彻底接受尹雪的存在。

其实也不单是苏宇这样。

尹雪虽然什么都没有表达,但她也苏宇一样在适应。

归根结底,五年前他们相处的时间也只有一个月。

虽然那段时间很温暖,很甜,可……对于尹雪的过往,苏宇除了那一个月一片空白。

所以他搭话也是有一茬,没一茬,没多少话题可以找。

还好,有曦曦在,自己总不至于无话可说。

“对了,最近幼儿园也放暑假了,我们一起……换个城市……生活?”

苏宇心中有些忐忑,以往他对任何人几乎都是以命令似的语气。

反倒是这种商量的话语,说来特别生涩。

“我还有工作在这。”

尹雪小嘴吃了一口饭,柔顺的长发顺着脖颈滑落。

今天她穿的是长裙,宛如少女一般清丽,精雕细琢的脸蛋仿佛吹弹可破。

岁月仿佛遗忘了她,不忍心在她脸上刻下任何的伤痕。

她臻首下望着盘中的清汤。

不知道为什么,苏宇心头涌现了一个画面。

那是在波光粼粼的河畔,少女眼眶红红,发丝被长风所截,随着衣裙一起胡乱盘旋,时不时遮住眼眸。

而临河的房间中,一个生活不如意的男人慌忙追出……

“我养你啊。”

苏宇看着尹雪,脱口而出。

“噗嗤。”

嫣笑如花,一时间苏宇竟看痴了,没有什么笑容比这更触动人心。

“你学电影里说话干嘛,不要随便乱说,养活我和曦曦……很贵的,每个月要……嗯……十万。”

尹雪撩开发丝,她不仅温柔,还带着少女的一丝顽皮,像是梦中的女孩一样,完美无瑕。

就算是那“云翔霓裳花想容”的杨玉环再现,苏宇也觉得不如面前之人。

特么的!

了不知道为什么,苏宇心中冒出这么一句脏话。

并不是有骂的意思,就是单纯的……没文化。

“我说真的!别说十万,就算百万、千万我也给你弄来!”

“我有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啊~”

“不,你没有!”

“噗嗤。”

“笑什么!”

“你怎么跟小孩子一样,每个月弄百万、千万,你是要去杀人放火嘛……”

“……”

关系,无形中又进了一步。

……

巨峡市北去两百公里,宛砂市,市中心的小区。

一辆出租车在这边停下,苏宇拎着大包小包下车。

唰。

看着小区门口站立着的两米墨镜西装大汉,苏宇脸一下拉了下来。

“这就是你说的,公司最高级别,私人别墅?!”

“这条件不错了!在我们公司就是别墅般的存在,你要知道公司大多数员工,住的还是上下铺呢!

要不是看在是你的份上,我可舍不得奖励,还是提前奖励。”欧阳厉小声哔哔。

“我是说,这是……别墅?!”苏宇咬别墅的音很重,他最恨别人骗他。

“哎呦,嫂……弟妹,我来,我来。”

欧阳厉越过苏宇身侧,扯下墨镜来到尹雪面前,尹雪正在后备箱拿行李箱。

惊喜没有,惊吓的情绪倒是在尹雪心中涌起。

两米高的西装大汉,墨镜一扯,一条疤痕从额角裂到嘴角。

这爷们,一看就不是好人呐!

尹雪在女性中身材算得上高挑,超过了一米七,但在欧阳厉面前却像小鸡崽似的。

欧阳厉窜的一下出现在她面前,怎么不让尹雪多多少少有些惊吓。

“弟妹,我是欧阳厉,复姓欧阳,厉害的厉。以前小宇子一直和我念叨你呢!”

小……小宇子?

弟妹就算了,欧阳厉本来就年纪大,估摸着都要近四十了,比自己大上一轮。

可小宇子……

苏宇有那么一秒钟想捏死欧阳厉。

还有,自己和你念叨过尹雪?

但看着尹雪还有趔趄下车的曦曦,苏宇还是忍住了撕碎欧阳厉的冲动。

“你好,厉大哥?我是尹雪,你叫我小雪就好。”

尹雪也很快从惊吓中反应过来,伸出葱花白的右手指尖。

“握手?”欧阳厉心中嘀咕。

不露痕迹的回头撇了一眼苏宇,还是别了,那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

还挺护食!狗崽子!

欧阳厉避开了尹雪的手,转而提着两个行李箱。

“爸爸,那个叔叔好高。”曦曦走到苏宇身边,用手比划着。

“高?高没用,爸爸一巴掌就能拍扁他。”

“真的吗?”

“真的,比珍珠还真,爸爸很厉害的,天下无敌的那种。”

“诶,爸爸羞羞,天下无敌这种话,妈妈说只有精神小伙才会说。”

“???”苏宇疑惑的望着尹雪。

………

昏暗的一处公寓,滴滴答答,常年找不到阳光的过道吹来阵阵凉风,无故让人觉得有些阴冷。

“您好,这里是宛砂市酒仙桥街道派出所。”

“……”公职人员接通电话,却没有半点动静传出。

“您好?这里是宛砂市酒仙桥街道404号沙县小吃店,请问是要点餐吗?”

接通电话的公职人员皱起了眉头。

“不……不是,我不是要点餐,我是要报警……不好意思……我打错……”电话传来声音。

“女士,请不要挂断电话。这里是街道派出所,保持冷静。”

电话那头传来的慌张语气,让这位公职人员神情微微一凝。

“我……我冷静不了,你救救我……你一定要救救我。我好害怕……呜呜呜,你们快来啊!”

“女士,冷静!请保持冷静,您现在具体地址在哪?”

“我在阳光小区这里,二单元404号,你们快点来……呜呜呜……你们快点来。”

“好的女士,请继续保持冷静,注意保护好自己,我们已经派距离您最近的同时赶过去,请保持冷静!不要挂断电话,也不要开启免提,有意外立马把手机摔出去。

您现在遭遇了什么?家暴、小偷、还是环境隐患?”

“不,都不是!都不是!,我……呜呜呜……我遇到不干净的东西。我真的不是故意去招惹它的,我真不是。”

“不干净的东西?”电话那头的公职人员眉头皱愈发深了。

不干净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鬼?

“女士,保持冷静。我们的同事已经赶过去,深呼吸,要相信科学,世界上是没有鬼的,是不是最近太累,产生了幻觉?!”

“不是……你相信我,那真的是……不干净的东西!一双红绣鞋!”

“红绣鞋?”

“对!一双红绣鞋,就电视剧中的那种,三寸金莲红绣鞋。

那是一双很美的红绣鞋,那鞋的提边绣满了金莲,是一双仿造明朝时的红绣鞋,一定是出自大师之手。

它就像是精心打磨过过艺术品,太美了,真的太美了。美的让人心碎,美的好想让人穿上它,唱上一曲儿。”

“女士?”电话传来疑惑的声音。

“啊!对不起,我是一名唱角儿的花旦,就非物质文化遗产那种,我们说话老是这样。”

“没关系女士,您刚刚说到红绣鞋?它怎么不干净?”

“对,红绣鞋不干净,但真的很美。我把它买回来后,天天把它放在电视机旁,天天看,天天都开心,连做梦都是梦见我穿上了那双……”

“女士,好了,我明白了,您不要继续说了。”

“不!我要说,我就要继续说!”

“那好,女士,你说……”电话那头沉默,不愿意这位女士情绪激化。

“我每天都梦到自己穿上了那双红绣鞋,在梦里起舞唱曲儿,那真的好美。每一次早上打开房间门,我看见电视机旁的红绣鞋,甚至都不愿意从梦中醒来。如果那双红绣鞋不是三寸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穿上去,不用只能在梦中穿着它唱曲儿。

可是,今天早上起来,红绣鞋不在电视机旁,而是在我的卧室外。明明我把它放在了电视机旁,这不会错,因为我想一睡起来就看见它。

可是这次当我看着那双红绣鞋的脚尖对着我,我慌了……呜呜呜……彻底慌了!

我是被梦吓醒的,我在梦里看到了一个女人,不,女鬼!

她长发都到了脚踝,就那么悬在空中,水滴答滴答的顺着她的头发流下。

她就穿着那双红绣鞋,就那样看着我,也不说话。

我砰的一下就醒了,在床上,全身都是汗水。

看着熟悉的房间,我知道自己做噩梦了。

可是……可是我一下床就看见房门打开,红绣鞋的的脚尖就那么对着我的床。

还有!

地上都是水渍!

这不可能的,我梦游,我睡觉都会把房门反锁,而且房间内怎么可能有水,这可是夏天,就算有一晚上过去也该干了。

而我思考的时候,一抬头,却发现那双红绣鞋……在房间内!

明明……明明……呜呜呜……明明刚刚它还在房间外。

我就知道它要害我。

救我……警官……求求你们快来救我……呜呜呜呜……”

“女士,放心,我们的同事到了。”

“嘟嘟嘟嘟。”电话挂断音响起,像是摔在地上。

“原来你在这啊。”

女士愣住了,为什么警官的声音在客厅……

……

“您好,这里是宛砂市酒仙桥街道派出所。”公职人员接通了报警电话。

“喂?您好,请问您在吗?”

“喂?请问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喂?嘟嘟嘟嘟。”

“电话打过来不说话,也不挂断电话,小孩子拨通的?”公职人员眉头皱起。

“查一下来电住址。”秉着负责的态度,公职人员朝身边的人说道。

“查到了,是在阳光小区。要派同事去看看吗?毕竟平常这种空头电话也不是没有接过。

……

你,

知道……红绣鞋吗?

会跳舞的那种……

(本章完)

求推荐票,求追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