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医闹

呜呜呜呜呜~

单间出租屋外霓虹璀璨,车来车往。

刺耳的车笛混杂着倾盆大雨嘈嘈切切,砸在窗户玻璃上的水滴蜿蜒出石楠花的形状。

苏宇坐在床榻,踩着的人字拖都已经塌陷下去,昭示着鞋底磨平了都舍不得换。

洗完澡披着浴巾的他,发丝下尚且滴答滴答,就马不停蹄的拿出了手机。

四人微信群。

苏宇只发了一个符号:“↑”

顿时微信群就炸开了,满屏都是同事兼大学室友回复的“↑↑↑”。

接着游戏的声音传出,就只听见一群鸭子在叫唤。

“爹新练了一手国服李师傅,都躺好咯。”

爹这称呼苏宇听习惯了,毕竟四人的男生宿舍,一般情况下有九个爹,九个儿,懂的都懂,不懂别问,问了也不懂。

“都躺好,等你刮痧?不是……你还真选!你这个新人老六,这是赛季初啊!”

“怕啥,我撸啊撸曾经可是大师,还能搞不定一个手游?要不是我年纪大了,我会玩这游戏?”

“别说了,开摆开摆。”

听着这些人闹腾,苏宇嘴角流露出了笑容,一群人都老大不小了,还这般时髦。

不过也对,男人至死是少年。

……

“呸,垃圾游戏,等会就卸载,爷不玩了。”

伴随着开黑队友泄愤的声音,苏宇结束了晚上的娱乐时间。

放下手机,看了下时间也到了十一二点。

回到灯红酒绿的都市,虽然生活的确没有了那么多跌宕起伏,但起码胜在平凡与安静。

望着窗外的雨逐渐越下越大,没吃晚饭的苏宇决定去整点夜宵。

下雨天与夜宵,更配。

但魔性的手机铃声却让他暂住了出门的脚步。

“爸爸,爸爸,我们去哪里呀。宝贝,宝贝……”

“喂,你好?”

苏宇接通了陌生来电,尽量使得自己的语气温和。

“喂?”苏宇皱起了眉头。

没人回应。

难道是打错电话了?

“呵呵呵,苏医生,我说过会让你后悔…”

陌生又带一丝熟悉的语调,声线有些粗粝,像是卡了沙子。

“嘟嘟嘟。”

苏宇挂断了电话,反手将手机放入口袋,顺带把这电话号码拉黑。

作为一名外科的主刀医生,医闹这种事情他已经碰见不止一次两次,只不过自己并非医闹的主角。

但这次电话都打来他私人手机上了。

想起白天发生的事情,苏宇叹了口气,他理解死者家属的怨怒,但他也的确无能为力。

很狗血的事情,本该是在电影上演绎的片段出现在了自己身上。

医院一位投资人的儿子出了车祸,那投资人指名道姓要他这位外科第一人主刀。

苏宇理解救子心切,但贸然间闯入手术室,要他放弃正在被施刀者的生命,他做不到。

“爸爸,爸爸,我们去哪里呀……”

口袋震动,不出意外,电话又打来了,拉黑一个电话是没有用的。

“我明天会辞职,就这样,谢谢。”接通陌生来电,苏宇说了一句再次挂断。

医院投资人让他后悔,无疑就是在职场上打压他。

除了那样,他还有什么可以威胁自己?

而以那位投资人的身份,估计在巨峡市自己是找不到医院就职了。

不过以自己外科水平,大不了去其他城市当医生。

可他即便再次挂断电话,等到他下楼吃完了夜宵时,手机电话也依旧震动不停。

“烦。”

苏宇眼底闪过一缕血色,自己已经退让了,别太过分。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再这样自己就直接换手机卡了。

白日里两个患者都是命在旦夕,那种情况他又没有选择权。

只能说先来后到,时也命也。

他们白天不停的威胁自己,让自己工作都没心情就算了,连晚上都不让他安生。

“你女儿在我手上。”

电话那头这次回答的很果断。

“女儿?”

苏宇脸颊微微抽搐一下。

我哪来的女儿?

“嘟嘟嘟嘟。”

转眼,苏宇做出了与大多数人听到这话时的动作。

那就是挂……电……话!

这一次苏宇不管了,再来多少电话他都不接。

等会就把手机卡号上的联系人复制一下。

然后回出租屋用顶针卡把手机卡顶出来,直接丢咯!

说干就干,苏宇回到出租屋第一时间就把卡拔出。

“哎,明天早上还得搬走,以那医院投资人的身份,找到我的住址也不过是调下入职表的事。”

苏宇叹了口气,这还真有点狼狈呢?

不过这才是一个正常人该过的生活。

世界上不是没有无理的人,多走走你就发现无理的人多了去。

指不定明天还有人堵门呢!

就在苏宇思绪不定的时候,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是微信来电,一位身材火辣的女同事。

打视频?

嗯……

苏宇犹豫了大概十秒,接了!

然而一接通,出现的却不是同事那熟悉的面貌。

视频中有淅淅沥沥的小雨,屋内潮湿阴冷,老旧的白炽灯荡漾着淡黄的光芒。

凭借视频余角,可以看出拍摄的所在地是一座四处漏风高楼。

是那种在修建中,只有先卖出去才会继续修建装修的高楼,一旦卖不出去,也就变成了烂尾楼。

“呜呜呜呜。”

视频中有抽泣的声音传来,一个小女孩被蒙住双眼,有胶带从她脑后绕过,直接封住了她的小嘴。

“苏医生,我老板说过会让你后悔。”

视频中有几个男子,一个男子抱着小女孩来到视频面前。

“你……”

苏宇皱眉,没有挂断视频。

视频中的人他知道,是那医院投资人的保镖。

看来为了联系自己,他们连自己同事的微信号都弄到了。

“你们正在违法,只要我报警,你们的下场会很惨。”

苏宇眼睛眯起了一个危险的角度。

“违法?医生就是医生,眼前的世界只有白色。

你大可以试试报警,不过这样的话,你女儿可就……”

那个男子饶有趣味笑着,有些病态。

“哦,忘了。你还不知道你有个女儿吧,多亏我老板大发善心,帮你找到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

说着,那男子揪着小女孩的头发。

“哦,你瞧瞧。我又忘了,该让你听听声音才对。”

小女孩不到一米,看上去不过四五岁。

封住她嘴的胶带被扯了开,那遮住的眼部也重见光明。

“呜呜呜……妈妈……曦曦要找妈妈……。”

小女儿哭出了声,泪水打在被雨淋湿的小公主服上。

“哦,苏医生。

你瞧瞧我这记性,又忘记了一件事。

老板就怕你不信,还给你准备了另外一分惊喜。”

男子笑着,拿出了一分亲子鉴定,脸上一道刀疤在灯火中显得格外狰狞。

“你知道,医院留有你的毛发和血液标本,所以不用怀疑这份鉴定的真实性。”

“来,小娃娃,看这里,叫爸爸,他就是你爸爸呢~”

“乖,听话。只要你叫爸爸,叔叔等会打你的时候就会打轻点~”

“呜呜……不要,叔叔不要打曦曦……爸爸……爸爸……呜呜呜呜……”

轰隆!

雨夜劈下了一道雷电,好像不是劈在混黑的夜空中,苏宇眉头愈发皱的深了。

她……是我的……女儿?!

(本章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