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再次登塔

一刻钟后。

小黑睁开眼,迷茫的打量着四周。

注意到自己身上的金发时,突然愣住了,连忙伸手摸了摸。

玄葬停下了诵经,上下打量了小黑一眼,暗暗称奇。

筑基!

从先天一举跨越天人合一,完成筑基,这种机缘估计会让许多人都自愧不如吧。

“醒了就去干活吧。”玄葬淡淡道。

“地里的菜该翻了。”

“吱吱!”小黑举着小短手,仿佛在说:“抗议!抗议!”

“抗议无效。”玄葬淡淡的暼了一眼,转身离开。

小黑:(`д´)!!!!

……

菩提寺山门前。

新的一批寺中弟子准备下山了。

自王侯强势登山的那一日起,菩提寺每隔一月便会派遣部分弟子下山。

此次下山的僧人共有二十人,以先天境与天人合一境为主。

毕竟,太弱的弟子派去也是送死。

除此之外,还有四位筑基境,以及一位金丹境。

能在四十年内筑基的修行者,都已经算是小有天赋的天才了。

领头的那位金丹境僧人名为闻觉,正是玄葬的师父。

“阿弥陀佛,师兄,您真的要下山吗?”

闻觉对面,一位灰衣僧人劝道:“师兄,你又何必呢。”

“如今世道艰辛,妖魔乱世,以你我之力,根本无力扭转这大势。”

闻觉满脸笑容,摇头道:“师弟,我从未想凭自己就能解决妖魔之乱,或许在我有生之年也见不到这一幕。”

“但玄葬他是我的弟子,当初也是我领他入寺,从是看着他一点点长大,我早已将他当做亲子。”

“佛说,六根清净,放下一切,但这芸芸众生,谁又能真正做到呢?”

说话间,脸上突然多了一丝嗤笑,淡淡道:“佛亦说,众生平等,但你看那庄严宝殿内,金塑之相又是何其讽刺。”

闻明脸色微变:“师兄,慎言!”

闻觉无声的笑了笑,却也没有再说,平静道:“我此次下山,只为能让他离开后山,回归俗世,给他一个安稳的生活。”

“虽然他没有了修为,但我也希望他以后能生活无忧。”

“唉。”闻明长叹一声,看着闻觉欲言又止。

“师兄,你当初力保下他,已经做的够多了,没必要搭上自己的性命啊。”

“为了他,你被寺中禁足,如今好不容易出了来,你又是何必呢。”

“你糊涂啊!”

“玄葬触犯寺规,理应受到惩罚。”

闻觉转身走向山下,轻笑道:“师弟,你……不懂!”

……

“他是我的孩子啊,我又怎能看着他受苦啊。”闻觉内心默念。

一袭破烂僧衣,潇洒下山而去。

……

时间在酒驾,一晃而逝。

一月后,玄葬再次登上了镇魔塔。

事实证明,自己的元婴境真的和常人不太一样。

他如今道行已经积攒到了八千年,却只是元婴后期,连圆满都没达到,距离三灾境更是遥遥无期。

没办法,只能再刷一波镇魔塔了。

轻轻松松来到镇魔塔第五层,玄葬笑着和一众妖魔打了个招呼。

“诸位,最近生活的还好吗?都习惯吧。”

一众妖魔翻着白眼,满脸鄙夷。

废话,你在这待个百年试试?

真是有病。

睡觉!

玄葬却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打开了一间间妖魔囚室。

望着打开的牢门,所有妖魔都愣住了。

卧槽!

这人类不会是傻子吧?

未免也太嚣张了点吧?真当我们五层妖魔是泥捏的不成。

“兄弟们,宰了他!”一头身体消瘦的牛妖满面怒容。

另一间囚室内,一位金丹境的怨灵散发着阴冷的气息,猩红的双目死死的盯着玄葬。

“都别动,让我来。”

“这具身体让给我!”

一时间,群魔乱舞,所有的妖魔彻底疯狂了起来。

媚魔蹲在囚室中,满脸不屑:“一帮傻子,真看得起自己。”

这死光头数月前就已经是金丹境了,如今只会更强,还想杀他,我才不上那个当。

玄葬咧嘴一笑,望着一众妖魔,淡淡道:“还有吗?”

体内一股浩瀚的佛意涌动,头顶背后浮现一轮金色光轮,宛如真佛临世,神圣而又充满威严。

“天人大悲掌”

一只只虚幻的佛手刹那成型,散发出悲天悯人般的气息,令人情绪难以自持。

“呜呜……”

牛妖哭了。

一众妖魔不争气的擦着眼泪,有点怀疑妖生。

“这是什么功法啊,好想哭啊。”怨灵抽噎着,形体有溃散的征兆。

天人大悲掌可不仅仅是让人哭那么简单,它攻击肉体的同时,更会影响神魂。

这还是他故意收着力量,不然这些妖魔早都化为了飞灰。

“叮,一人独斗群妖,道行+50年”

没了?

玄葬一阵失望,五十年的道行顶个屁用啊。

算了,这波小怪不刷了。

陡然间,一股霸道至极的剑气喷薄而出,一道镇魔剑气自塔顶倾泻而来,犹如海中掀起的巨浪。

剑气如海!

“叮,一人斩群妖,道行+200年”

“叮,净土云光领悟至炉火纯青,!”

玄葬周身突然浮现一层薄如蝉翼的金色僧衣,金色僧衣散发淡淡的霞光,整个人的气息变得缥缈起来,仿佛超脱于世外。

“没想到竟还有意外的收获。”

玄葬瞥了眼缩在囚室中,一脸惊恐的媚魔,淡淡道:“放心吧,我不杀女人。”

媚魔暗自松了口气,并未注意到,有一缕缕佛光洒落在了身上。

玄葬转身登上了通往六层的阶梯,一道满是淡漠的声音轻轻飘的落下:“你自尽吧。”

媚魔楞了片刻,突然伸手按在了额头之上,气绝而亡。

……

镇魔塔,六层。

来到此地后,妖魔之气陡然浓郁起来,给人一种无比阴冷,邪异的感觉。

整个六层,元婴境的妖魔如今只有三位,惑心魔逃了出去。

相比于妖,其实魔的手段更为诡异,时常令人防不胜防。

对于玄葬的到来,塔内的三位妖魔没有任何吃惊的表情,仿佛早有预料一般,甚至神请之中带着戏谑。

能成为元婴境的,就算在妖魔之中都不是什么简单之辈,更何况是被关押在塔中的这几位。

他们在曾经都是掀起过滔天杀戮的妖魔,颇富凶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