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五天了,这速度有点慢啊。”

玄葬端起桌上的茶,悠闲的品了一口,饶有兴趣的望向山下。

自从得知对方在寻找镇魔剑后,他就知道,对方必然会来到后山。

只是他没想到,这女人花了五天才寻到此地,真是够小心的啊。

不错,很谨慎,值得赞赏。

卢静淑悄悄来到了后山,远远地就望见了那座恢宏的镇魔塔。

遥望着镇魔塔,她心底突然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

“听说这塔内关押着许多高境界的妖魔,我要是将塔中的妖魔全部放出,到时候这菩提寺肯定会被夷为平地吧?”

“有这一笔功劳在,到时候左护法的位置我肯定能坐的肯稳。”

“说不定圣使还会奖励我一些宝物。”

一念至此,卢静淑的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狞笑。

在月光的映射下,将那张妩媚娇柔的面庞拉的很长很长,酷似恶鬼。

“该死的秃驴,送你们上路。”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石阶上,突然多了一道身影。

“姑娘,晚上好啊。”玄葬笑着打了个招呼。

“嗯?”

卢静淑心中猛的一惊,脸色微变:“谁?”

目光投向玄葬,眼中闪过一似讶然。

好俊的小和尚!

嘻嘻,味道肯定很不错吧?真想舔一舔啊。

卢静淑一脸的妩媚,娇滴滴的道:“大师,小女子迷路了,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卢静淑动用了魅惑之术。

此术传承至媚魔一族,能在不经意间影响人的心智,魅惑心神。

再加上她天生媚骨,施展此术更是如虎添翼。

她正是靠着此术才迷惑了那几个和尚。

倘若是妖魔,必然进不了菩提寺,但谁让她是人呢。

那群呆和尚,恐怕都没听过万妖教吧。

“哼哼!臭和尚,乖乖膜拜本姑娘吧。”卢静淑满脸的得意。

早在来此地之前,就听说这里有一位修为被废的和尚,别说已经被废,就算没有,仅凭筑基期的修为,也想抵挡她的魅惑之术。

她的香舌探出唇边,极具诱惑性的舔了舔,神色妩媚至极。

玄葬面色古怪,幽幽的望了眼镇魔塔的方向。

没记错的话,此术的祖宗还在镇魔塔中关着吧?

搞不懂。

这些家伙怎么老想着勾引我?

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不正经的和尚吗?

“给爷哭!”

轻轻抬手而起,轻飘飘的挥出。

天人大悲掌!

啪!

卢静淑正在放电,被这一巴掌直接给抽懵了。

整个人斜着飞了出来,脸上留下了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哇!”

哭了!

眼泪哗哗往下掉,根本不受控制。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幼时的一幕幕。

从小出生在一个悲惨的家庭中,父亲意外离世,母亲带着她改嫁。

而母亲嫌她是个拖油瓶,她的后爸也是对她百般欺辱,从小就在仇恨中长大。

长大后,这种情况并没有有所改变,反而因为她身体的特殊性,遭到了更多人的惦记。

偶然的机会下,她加入了万妖教,找到那些仇人,将他们全部折磨至死……

“哈哈!”

“死吧,都去死吧。”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卢静淑抽噎着,满脸泪痕,整个人隐隐有些失控。

玄葬一脸的诧异,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到。

天人大悲掌能够勾起生灵心底最为脆弱的那部分,无限放大心中的悲伤。

同时,掌中蕴含着悲天悯人的情绪之力,能够感染生灵,引起共鸣。

但第一次遇见哭的这么惨的,真情流露啊。

不过……此刻倒是一个好时机。

玄葬轻声诵念佛经,周身涌起丝丝缕缕的佛光,给人以无比温和的感觉。

“天清妙法!”

佛光照耀在卢静淑的头顶,渐渐笼罩全身。

很快,卢静淑扭曲的面庞之上,竟然浮现一丝诡异的虔诚,痴痴的凝望着玄葬。

“好家伙!”玄葬心中一惊。

这功法着实有点霸道了啊。

“说吧,你究竟是什么身份?来此地又是所为何事。”

卢静淑依然是那副傻傻的表情,呆呆道:“我是万妖教的人,来这里是想寻找镇魔剑。”

“万妖教?”

一些模糊的记忆渐渐浮现,来自于原主。

原身曾下山除魔,因此对于山下的世界也有所了解。

妖魔乱世,一部分人族自甘堕落,投靠了妖魔,甘愿成为妖魔的奴仆,任其驱使。

万妖教就是一个汇聚了许多投靠妖魔之人的势力,名声很显赫。

这些投靠妖魔之人,不敢面对妖魔,但在面对同族时,却是无比的狠辣。

万妖教徒行事猖狂,无所顾忌,都是些人人喊打的角色。

卢静淑依然在自顾自的说着,竹筒倒豆子的说了一大堆。

玄葬默默听了许久。

良久,轻轻抬手,触碰在卢静淑的脑袋上。

“一路走好!”

“希望你下一世,能活的快乐点。”

陡然间,一股恐怖的剑意迸发,瞬间搅碎了她的心神。

“小黑,将她埋了吧。”玄葬淡淡道。

虽然她是一个可怜人,但却改变不了她是万妖教之人的事实。

死在她手上的无辜之人同样不少,留着她,是对那些枉死之人的不公平。

小黑:(`Δ´)

有没有搞错啊?

本座可是未来的黑天尊者,这种埋人的事是我能干的吗?

满脸幽怨的暼了玄葬一眼,然后抱着一个小铲子开始哼哧哼哧的挖土。

看见小黑的举动,玄葬一下愣住了。

你是不是忘了,你是只黑耗子?

能不能尊重一下你的物种啊。

玄葬哭笑不得,捡起桌案上的佛经,继续翻看起来。

至于菩提寺内的情况,他暂时不准备去管。

区区金丹而已,还是太弱小了。

“继续修行!”

“叮,一人苦修,道行+50年”

“叮,一人参悟功法,悟性+1”

……

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

十天后。

净元背着一个大竹兜,满脸笑容的来到了后山。

“师兄!”

看见玄葬,顿时兴奋的挥了挥手。

玄葬从木屋中走出,目光忽然一缩。

盯着招手的净元,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多了些许漠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