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们是正经和尚吗(求收藏,求追读)

“王侯!”

云雾深处,有人怒喝:“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菩提寺又岂是你能随意践踏的。”

“呵!”

王侯轻蔑一笑,语气随意道:“那是以前的菩提寺,而不是由你们这群懦弱之辈把持的菩提寺。”

“竖子狂妄!”

云雾之中,道道怒喝声传来,更有一道道强横的气息升腾而起,紧接着数道攻击落下,轰向王侯。

王侯气息一震,将那些攻击尽数破去,抬手一掌,将那云雾生生撕裂,山顶之上,一座座宏伟建筑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山顶之上,数位老僧一一浮现,气势勃发,一个个虎目怒视,看向王侯,强悍的佛门绝学在他们体内酝酿。

然而王侯却是半点都未在意,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他抬起头,望着一座巨大佛像,轻笑道:“菩提寺真的是落寞了。”

“阿弥陀佛……”

一声悠长的佛号自寺庙内传出,紧接着便是一道苍老的声音:

“王总长,您的要求我佛已知晓,为世间除魔,我等自当义不容辞。”

王侯长笑一声,转身踏步而出,凭空而立,淡淡道:“希望你们说到做到。”

“不要让我再跑一趟,下次再来,就别怪我粗鲁了。”

王侯声传八方,而后转身离开。

一众僧人纷纷怒目而视。

身后的寺庙大门缓缓开启,走出一位身披明黄僧衣的老僧。

那老僧面容苍老,眼神浑浊,脸上满是皱纹,从外表来看,给人的感觉似碰一下就能倒。

“方丈!”一众僧人纷纷单手见礼。

老僧望着王侯离去的方向,浑浊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忌惮。

“不愧是被誉为人族千年来的第一天才。”

“仅仅四十年,就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

老僧幽幽的暼了众人一眼,平静道:“都回去吧,吩咐好各院,让他们挑选弟子,准备下山去吧。”

老僧说完,就迅速消失。

一众僧人面面相觑,心中惊骇,封寺近七十载,今日竟被王侯逼的重新解封。

此人究竟该有多强?

……

山下,百里之外。

王侯从天而降,落在一座临时修建的基地内。

临时指挥所内,一位身材魁梧的军装男子率先迎出,面露关切:“如何?没事吧?”

王侯摇了摇头,看了眼左右。

军装男子一挥手,示意四周众人退下。

王侯深吸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复先前的霸道,捏着眉心沉声道:“菩提寺应下了。”

“不过我有点小看菩提寺了,这么些年封寺,他们还是有点底蕴的。”

“那老僧应该是在三灾境界,或许亦是九难境界,至于寺内,我没敢进去。”

军装男子颦眉道:“连菩提寺都有如此底蕴,那么剩下几个,恐怕更难解决吧。”

王侯起身道:“就是再难,也得说服他们出山,如今妖魔之乱更甚往昔,他们不出山,那就打到他们出!”

王侯满脸霸气,目露坚定之意。

……

此刻,玄葬满脸惬意的从镇魔塔内走了出来。

收获破丰!

这群羊应该还能薅好多次。

【宿主】:玄葬

【境界】:金丹

【道行】:一千八百年

【神通】:化影术

【功法】:天人大悲掌(炉火纯青)金刚龙象功(超凡脱俗),天清妙法(大成)……

“任重而道远啊。”玄葬感慨着,走向木屋。

听说,多数金丹境也不过千年道行,自己这都已经积攒到一千八百年了,却连一点突破的苗头都看不见。

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才能破丹成婴,真正步入元婴境。

别的不说,元婴寿达千载,这就很诱人,虽说这个时代的元婴大多活不过百年。

躺在摇椅上,拿起手边的《涅槃经》悠闲的看了起来。

时间不经意的流逝。

“叮,一人参悟《涅槃经》,悟性+1”

“悟性+1”

“……”

“咦?”玄葬愣了一下,微微挺了挺身,满脸诧异。

“这经书竟然能帮助人增长悟性?”

就在这时,一道略显急躁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吱吱。”

只见小黑手中端着一个小铁盆,敲的“哐哐”响。

开饭了啊!

想饿死本鼠啊!

玄葬已步入金丹,早已能够辟谷,但小黑不过是炼脏的程度,正是需要食物的时候。

玄葬抬头看了眼天色,满脸无奈:“看来我这废人,连被送饭的资格都没有啊。”

虽然他不需要,但你不送,就很令人生气。

玄葬诡异一笑,身下的影子开始扭动幻化。

人立而起的小黑猛的瞪大了双眼,嘴巴大张着,手中的饭盆“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连忙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影子,拍着小胸脯暗暗庆幸。

幸好,它的不会动。

“去吧!”

玄葬操控着影子遁入了山下。

望着影子消失在远方,玄葬转身走向菜园,随意采了一些菜,便自己动手做了起来。

“叮,一人做饭,厨艺+1”

……

玄葬所化的影之分身借着夜色,一路潜行。

很快,就离开了后山范围,一路上遇见了许多巡逻武僧。

不过,因为影分身的特殊性,又是在黑夜之中,他们都没有注意到。

募地,前方昏暗的灯光下,两道身影竟是缓缓走来。

玄葬的影分身停了下来。

因为他认出了其中一人。

玄慧!

就是这家伙废的他修为,两人都是同辈弟子,甚至连入门时间都相差不多。

至于玄慧旁边的一人,看面貌有点陌生,倒是挺年轻的。

不过也正常,菩提寺下有三十六院,他当初只是二十七院的僧人。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两人鬼鬼祟祟的,不像是要干好事的样子。

影分身贴近了地面,悄悄靠近二人。

两人的刻意压着的谈话声也逐渐清晰起来。

“师兄,这要是被发现,我们不会跟那玄葬一样,被废修为吧?”玄慧小声哔哔着。

一旁的年轻僧人挑了挑眉,安慰道:“师弟放心,我们又不是下山除妖。”

“师弟,难道你不想看看,那个山下来的女人吗?”

年轻僧人小心的在四周望了望,低下头,轻声道:“听说就连长老都跑去偷看了,长的漂亮极了。”

“……”玄葬。

我特么惊呆了啊!

你们这是正经和尚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