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影魔

菩提寺突然宣布封寺,似乎就是在三十年前开始的吧?

具体是哪一年,玄葬记不清了。

那时候,他还未加入菩提寺,只知道,除了寺中一些长老外,普通弟子不得随意下山。

冷冷的盯着媚魔,质问道:“那惑心魔是何等实力?”

“呵!”媚魔嘴角扯出一丝轻蔑的笑容,看向玄葬的眼神中略带讥讽。

啪!

“你这眼神让我很讨厌。”玄葬毫不客气的抽了她一巴掌。

媚魔顿时眼泪哗哗的往下流,根本不受控制。

心里疯狂咆哮着,这特么的究竟是什么邪门功法啊!

怎么还能让人哭啊!

抽噎了几下,眼看玄葬还要动手,连忙道:

“元婴!”

“他是镇魔塔六层的妖魔。”

元婴!

玄葬心中一惊,不自然的皱了皱眉。

颦眉盯着媚魔,似乎不像是在说谎。

随意的暼了媚魔一眼,转身离开了囚室。

在四周的囚室外随意的逛了逛,直接来到了关押影魔的囚室外。

轻轻笑了笑,注视着囚室内的那团黑影,问道:“你就是影魔?”

影魔抬着头,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愕,仿佛在说,你竟然没有被媚魔榨干?

废物!

影魔沉默着。

他在期盼,对方推开那扇大门进来,只要让他接触到对方的影子,就可以吞噬掉他的一切。

到时候,他就可以成功逃出这个鬼地方了。

玄葬笑问道:“你是不是很希望我进来?”

影魔继续沉默。

虽然我很想,但我就是不说,唉,就是玩!

“咯吱!”

玄葬伸手推开了囚室的大门,来到了影魔的三米之外。

影魔低着头,注视着地上影子,目光炙热无比。

该死!

你倒是再走近一点啊。

玄葬玩味的笑了笑,轻轻抬腿,做势欲跨。

影魔瞬间就激动了!

哈哈!

老子终于要离开这里了。

但下一刻,玄葬又退后了一步。

影魔:“???”

你玩我?

黑漆漆的大脸上,满是愤怒,一对乌黑的眼珠子瞪的滚圆。

“叮,一人戏耍影魔,道行+10”

玄葬挑了挑眉,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收获。

“算了,不陪你玩了。”

“化影之术!”

身下的影子突然扭动起来,宛如活过来一般。

扭动的影子一点点逼向影魔,与影魔触碰在一起。

“不——”

影魔突然嘶吼起来,满眼的惊骇,仿佛遇见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一样。

“这是……化影之术!”

“此乃我影族失传绝学,你怎么会的?”

影魔的声音中满是惊恐,疯狂的挣扎起来。

玄葬淡淡道:“我无所不能!”

数息后,影魔被完全吞噬,一团黑影融入了玄葬的影子之中。

“这化影之术倒也奇妙。”

“叮,一人闯荡镇魔塔第四层,道行+50年,获得奖励,镇魔剑。”

刹那间,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自镇魔塔顶层迸发。

镇魔塔内,所有的妖魔同时发出一声哀嚎。

无尽血光自塔顶倾泄而下。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强横的剑意,此方空间内,充斥着一股锐利霸道之意。

那剑意霸道,嚣张,宛如帝皇般,煌煌不可侵犯。

身前空间破碎,红光闪烁间,一柄散发着浓郁红光的三尺青锋出现在眼前。

剑身笔直狭长,清凉如水,不沾染一丝尘埃。

剑柄之上,篆刻着“镇魔”二字!

简单的二字中,似乎都蕴藏着无上剑意,摄人心魄。

玄葬惊讶的看着呈现在眼前的镇魔剑,想到了菩提寺内的一则传说。

镇魔塔内,有一无上魔剑,此剑镇魔亦噬主,因此被冠之为“魔剑”。

据说,是在一方遗迹中发掘出的,

镇魔塔的顶层其实并无妖魔,所镇就是这柄魔剑。

当初一代菩提寺主持都未曾掌控这柄魔剑,就将其封在了镇魔塔内。

没想到,传说竟然是真的。

“噬主之剑吗?”玄葬毫不犹豫的握了上去。

既然系统送到了面前,那就没有理由不成功。

刹那间,玄葬脚下仿佛有巨大的魔海虚影绽放。

剑意高涨。

在那魔海之中,有无数妖魔在哀嚎,滔天的怨念几乎凝为实质。

玄葬身后,一道巨大的魔神虚影一晃而逝,猩红的眼眸俯瞰世间。

但很快,玄葬周身绽放出璀璨的佛光,将无尽魔气悉数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浩瀚佛气。

轻轻拍了拍镇魔剑,玄葬轻笑道:“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

“叮,一人降服镇魔剑,获得奖励,剑心。”

顿时。

玄葬感觉自己整个人有种升华与蜕变的感觉,脑海中,多了无数全新的感悟。

……

与此同时。

菩提寺山门之外。

两道人影自石梯之下拾阶而上。

山林青石阶梯上,身穿黑色长衫的王侯打量着四周的景色,忍不住笑道:“这菩提寺倒是会选地方。”

身后,跟随着的年轻男子冷哼道:“这些家伙连一点最基本的担当都没有,就应该直接荡平他们。”

青石阶尽头,一道苍老的人影突兀出现。

他穿着一身简单的僧衣,面容苍老,好似从虚空中走来,单手竖在胸前,对着王侯微微躬身。

“王总长,你的来意我等已清楚,抱歉,请回吧。”

“哦?”

王侯大笑,脚下一动,突兀的出现在了苍老僧人面前,猛的一掌拍出。

轰隆!

伴随着一声惊天的巨响,仿佛天穹破碎一般,四周的景色似乎在坍塌,破碎。

那老僧只觉一股沛然巨力向着自己袭来,恍惚间,有一座擎天巨山狠狠地压下。

仓促之间,他催动平身所学,周身金光大放,体表浮现一方巨大的金色巨钟,然后下一刻,金钟破碎,整个人吐血倒飞而出。

王侯负手而立,感受着虚空中那一道道神念的探查,轻笑道:“王某今日前来,没有一个结果,是不会下山的。”

“自今日起,菩提宗,每月必须派遣不少于十名弟子下山。”

“这话,我就放在这了,希望你们考虑清楚,不然别怪我不念旧情。”

“而今妖魔为祸人间,域外之人虎视眈眈,你等避世不出,枉为人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