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媚魔

镇魔塔,五层。

阴森,潮湿的隔间内,几个金丹期的妖魔正随意的闲聊着。

妖魔本就比人类寿命悠久,作为金丹期妖魔,更是能活千年以上。

区区百年,对于他们而言,不过是漫长生命中的十分之一。

“桀桀……”

“那个人类小子终于登塔了,你们说,他们走到第几层?”

一道阴气森森的声音响起,尖锐,沙哑。

紧接着,一道阴柔的声音随之响起。

“我猜是第三层,毕竟,一二层的小家伙们都死光了。”

“媚魔,我觉得,要不你出手帮一帮他,不然他走不到第五层怎么办?他不来,你可没办法吸他的精气。”一道满是讥讽的声音传出。

“滚蛋!”一道妩媚中带着怒气的声音从隔间中飘出。

“猪妖,你这家伙,坏点子一如既往的多。”

“嘿嘿!”

“影魔,那人类上来后,就靠你了。”媚魔轻声道。

五层深处的囚房内,一头全身宛如黑色丝线,扭曲成一团阴影缓缓蠕动了起来。

渐渐地,一个模糊的人型浮现。

通体漆黑,散发着阴邪至极的气息。

影魔!

一种极其特殊的妖魔,能够吞噬,寄生在生灵的影子中,并融入任何黑暗之地。

“交给我吧。”影魔自信满满,咧嘴笑着,活像个战神。

……

镇魔塔二层。

“叮,一人逛完镇魔塔第二层,道行+10年。”

“叮,完成成就,一人闯荡,奖励化影之术。”

玄葬略显失望的摇了摇头。

不行啊,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真是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快速登上第三层,步入的瞬间,玄葬眼前立即一亮。

“活的!”

来到一个隔间前,透过门上的小窗,可以看见里面关押着一头面色阴柔的男子。

在他身上,能感受到淡淡的煞气。

此刻,囚室中的血妖抬着头,一脸懵逼的盯着小窗口。

“人,人……类?”

几十年未曾开口,他都快忘了该如何开口了。

百年时间,整个第三层,就他一位因为种族特殊才得以活下来。

镇魔塔不单单是镇压妖魔,铭刻在塔内的阵法会定期发动,削弱妖魔的力量,同时,会吸收妖魔的妖魔之气,将其转化为能量。

菩提寺高僧建立镇魔塔的初衷,除了关押妖魔,还有一点就是将妖魔当动力源。

因此,多数实力较弱的妖魔,在这百年间陆陆续续的死亡。

玄葬咧嘴一笑。

血妖:“???”

你麻痹,你笑啥?

曾记得,上一个对他笑的人类,差点将他屎给打出来。

玄葬打开了囚室的大门。

血妖脸上浮现惊喜之色,浮现连篇,难不成……这人类是放我出去的?

看着打开的囚室大门,血妖瞬间激动了。

“哈哈!”

“人类,干的好!”血妖得意的大笑。

玄葬面色古怪,这妖魔是待傻了吗?

天人大悲掌!

“给爷哭!”

虚空中,一只透明的虚名大手瞬间成型。

砰!

狠狠地抽在血妖身上,血妖的大半个身体被抽的爆成了一团血雾。

血妖:(*꒦ິ⌓꒦ີ)

“哇”的一声,哭了。

血妖伸手不断抹着眼泪,有点怀疑妖生。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好想哭。

他想到自己那些被人类镇杀的那些族人,又想到了这百年的囚禁生涯,顿时悲从心来。

玄葬满意的点了点头,果然,这天人大悲掌的效果很给力。

“叮,一个人降妖,道行+10年”

“叮,一个人打哭血妖,奖励,血妖天赋神通,血影术。”

“血影术?”

一段记忆浮现于脑海中,很快就了解了血影术。

这是血妖一族的天赋神通,可以制作做血影分身,迷惑敌人。

“好垃圾。”玄葬一阵鄙夷。

抬手,虚握。

“碎!”

一只无形的大手直接捏爆了血妖。

“叮,一人斩杀血妖,资质+1”

转身登上镇魔塔第四层。

“都给爷哭!”

一个个关押着妖魔的囚室内,很快响起阵阵悲惨的哀嚎。

玄葬嘴角噙笑,一路打到了镇魔塔通往第五层的楼梯口。

四层的这些妖魔,他并没有斩杀。

这些都是不可多得的资源,没必要急着斩杀。

至于斩杀血妖,第三层就他一个,太孤单了,倒不如送他去见它的狱友们。

(血妖:我特么谢谢你啊!)

……

第五层。

窒息般的安静。

甬道里,空荡荡的,空气中散发着阵阵恶臭的味道。

玄葬冷笑一声,来到了一间隔间前。

打量向隔间内。

巨大的十字铁架上,以铁链锁着一个形态妖娆的女子。

身披薄纱,一双白玉般的精致长腿露出大半,媚眼如丝。

仅仅是一个眼神,都足以勾魂夺魄。

她,在勾引我?

玄葬仿佛是肯定了什么,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打开了囚室的大门。

片刻后。

啪啪!啪啪啪……

“给爷哭!”

天人大悲掌!

“啊——”

“呜呜……”

“不,不……要,要……”

“好疼啊,轻点……”

“呜呜!”

四周的囚室内,一众妖魔同时打了个哆嗦。

这个光头和尚这么猛的吗?竟然连媚魔都求饶了?

因为镇魔塔囚室的特殊性,他们并不知道媚魔的囚室内发生了什么。

很快,媚魔的人型就维持不住了,身体像是泄气的气球一样,干瘪了下去,漏着黑气。

眼看玄葬还要打,媚魔连忙哭哭唧唧道:“慢着,我有重要的消息告诉你。”

“什么?”

“最里面有个妖魔,名为影魔,他要害你,他懂得影术……”

“哦~”

“知道了。”

玄葬打断了她的废话,抬手又是一巴掌。

“再给你一次机会,三句话给我讲到重点。”

看向媚魔的神情中,多了丝冰冷的漠然之意。

媚魔打了个寒颤,伸手抹着眼泪,哭着说道:“三十年前,有个人类和尚进入了镇魔塔,之后上层塔内有妖魔之气散发,有妖魔逃出去了。”

“其中就有一位就是惑心魔,能够迷惑人的心智,放大人的欲望。”

玄葬神情一下凝重起来,冷冷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句句属实啊。”媚魔连连点头。

媚魔心中怨毒的想着,该死的惑心魔,你逃走也不带老娘,那你也别好过。

想去找那狐狸精,痴心妄想!

三十年前……

妖魔逃走?为何没有办点消息传出?

而且……

三十年前是一个很敏感的时间,那是菩提寺宣布封寺的时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