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真正的上古遗迹

天穹之上,十二面血魂幡迎风飘荡,散发着浓郁的血煞之气。

这是一件非比寻常的法器,以数万冤魂制成,其威力堪比天灾之力。

借助于此幡,宋文山足以发挥出堪比三灾境的力量,而他也可以借助此幡抵挡三灾之劫。

但此法属于妖魔之法,注定为世人所不容。

更恐怖的是一旦此幡炼制完成,就必须时时刻刻吞噬新鲜的血液才行,不然必定噬主。

但当那道宛如黄金浇筑的佛光巨拳成型的一瞬间,本来感到无比压抑的众人心中竟像是卸去了一块大石。

轰然一声巨响!

响彻天地之间!

血云消散。

佛光照耀世间。

天穹云消雾散,彻底恢复了清明。

静……

死一般的寂静。

宋文山整个人彻底呆在了半空中,神色浑噩。

笼罩小镇的阵法在顷刻间破碎。

他脸上的笑意,以及眼神中的得意,此刻还未完全消散,仍僵滞在脸上。

为了这场计划,他谋划许久,耗费了无数心血,更是不惜投靠妖魔,甚至牺牲了不少的宋家子弟,但如今就这么毁了?

几十年的心血啊!

他本该借此突破三灾境,从此成为一方霸主,甚至纵横大夏,有十二血魂幡在手,他在三灾境中都不会是弱者。

一旦晋升三灾境,除了少数几人,谁又能奈何的了他。

站在下方的李云海几人失神不语。

看向玄葬的目光中满是惊愕。

尤其是李云海,心中更是轻颤了一下。

他先前似乎还说这和尚有病?

“不——”

宋文山彻底疯了。

“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会失败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的声音由高到底,渐渐的咆哮起来,脸色涨红,进而发青,脖子涨的像是要哦爆炸一样,满头都是汗珠子,浑身气机动荡。

宋文山低头凝视着玄葬,脸冰冷至极,紧紧咬着牙,语气低沉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能够一拳就破掉他的阵法,绝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

但整个大夏的三灾境强者都是有数的,怎么可能没有半点消息。

什么时候大夏竟有如此年轻的一位三灾境强者了?

玄葬面色平静的笑了笑,指间聚集起一缕神圣的剑光。

就在这时,小镇后的山体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巨响,紧接着,一股无比恐怖无比的气势轰然散发。

嘭!

那座山峰仿佛被劈开了一般,轰然破碎。

在那山峰之中,有一道巨大的漩涡逐渐成型。

无数的灵气在天空中形成了一个倒旋。

“那是……”

玄葬微微颦眉。

“哈哈”

“遗迹!”

“真是遗迹。”

宋文山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目光中满是火热。

没想到竟然会峰回路转,真是天不亡我!

遗迹?

玄葬顿感诧异。

所以说,这群家伙不是在说谎?还是说,他们纯属于瞎猫碰上耗子了?

宋文山突然御起一道剑光,直扑山脉。

“哈哈!”

遗迹,真是遗迹,上天待我不薄啊。

望着冲向遗迹的宋文山,众人面色微变。

就在这时,一股无与伦比反的凛冽剑气突然爆发,浩浩荡荡。

剑气通玄,佛光滔天。

一道由佛光凝聚的恐怖剑光瞬间追上了宋文山。

剑气分化万千,犹如聚集起的浪潮一般。

“不!”

宋文山哀嚎一声,惨叫着从半空中跌落下去。

他的生机渐渐逝去。

看着近在咫尺的遗迹,心中涌起一丝浓浓的不甘。

“为什么?”

他不甘,他做错了什么?

“阿弥陀佛。”玄葬的表情古井无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宋文山有错吗?

站在人族的立场上,他的举动是背叛了人族,但他曾经也为人族流过血,他的确是英雄,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

众人面色抖了抖,看着一脸平静的玄葬,心中无不升起一丝寒意。

“走吧。”

言罢,迈步走向遗迹的方向。

几人相视一眼,李云海眼中闪过一丝冷色,猛然刺出一剑。

心神慌乱的宋文涛看着刺入胸口的长剑,目露怨毒之色。

……

与此同时。

万妖山。

蛟龙王死后不久,他放在万妖山内的命灯就碎了。

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无疑于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万妖殿内。

“诸位,对于老五的事你们怎么看?”

在殿内上首,坐着一位面容魁梧的男子,一身墨色长袍,眼眸之中流露出若有若无的杀气。

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就仿佛是一座山一样,散发出浓浓的压迫感。

正是万妖山大山主,帝山!

至于他的本体什么,没人知道,但在整个万妖山,他是当之无愧的妖皇。

坐在下方的青雕王冷笑道:“那个蠢货,自不量力,估计是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真是给我们万妖山丢人。”

万妖山也并非是铁板一块,几个山主之间也是矛盾重重。

青雕王和蛟龙王就是一直不和,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行了。”帝山打断了青雕王的话,呵斥道:“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查清楚老五的事。”

“他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不然以后让人如何看待我万妖山,堂堂万妖山的山主竟然死在了外面,我丢不起这个人。”

青雕王冷冷一笑,却是不在开口。

帝山将目光投向一直沉默不语的鬼狐王,问道:“老鬼,你有什么看法?”

”嗯?“

”山主,您在喊我吗?”仿佛是刚醒来一样,鬼狐王伸手打了一个哈气。

“哈哈!”青雕王顿时笑了起来,神情中带着一丝揶揄。

鬼狐王幽幽的瞥了青雕王一眼,眼中暗含讥讽。

蠢货!

真不知道这种愚蠢的家伙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帝山深深的看了鬼狐王一眼,随即开口道:“这件事就由青雕你去查吧,”

话音刚落,几位妖王纷纷出声:“赞同.”

“赞同。”

“……”青雕王。

为何有种自己被坑的感觉?

鬼狐王起身笑道:“既然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笑呵呵的看了青雕王一眼,饱含深意的冲帝山笑了笑。

有时候,还是需要一些这样的傻子的。

这件事可没有这么简单,能杀死蛟龙王的,显然不会是什么弱者,他又何必做那种费力不讨好的事。

直到离开万妖殿,青雕王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要去查那死蛟龙的死因?

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阴沉的可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