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虎妖:你个老六

夜色渐暗,乌云压顶,遮蔽了月光。

昏暗的夜色之下,偶尔传来几声断断续续的鸟叫。

阁楼内,盘坐着的玄葬缓缓睁开双眸,好看的眸子凝望向黑暗。

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轻笑,“这么快就要按耐不住了吗?”

“还以为你们要隐藏一段时间的。”

……

与此同时。

在小镇之内,一头头面目狰狞的妖魔悄然浮现。

小镇之外。

一道阴暗阵法悄然升起,遮掩了所有的妖魔之气。

从外界看去,小镇仍旧是那幅破败萧瑟的景象。

陡然间,一头头妖魔冲向了镇内的房屋,得意的嘶吼着。

四大家族的房内。

宋文涛悄悄溜下了楼,打开了房门。

站在屋内,看着外面的妖魔脸上非旦没有丝毫的惧怕之色,反而异常平静。

“进来吧,他们都昏过去了。”

站在门外的虎妖狐疑的盯着宋文涛,冷笑道:“你就是那个奸细?”

“呵呵!”

“你们这些人类真有意思,互相窝里斗真是有一手。”

言语间极尽鄙夷之意。

宋文涛表面平静,内心早已恨不得将虎妖扒皮抽筋。

幽幽的暼了虎妖一眼,淡淡道:“赶快行动吧。”

“对了,里面那两个女人你们可以玩玩再杀。”

“嘶~”虎妖瞬间倒吸一口凉气,看向宋文涛的眼神中带着一丝震惊。

厉害!

好狠的人啊。

不过……

这倒是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听说还是人类中的天才女子,肯定很不一般吧?

“嘿嘿!”虎妖淫荡的笑了笑,招呼道:“走,进去瞧瞧。”

虎妖率着一众妖魔迅速冲了进去,以迅雷之势斩杀了数位筑基境护卫。

许多人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在睡梦中被杀了。

其实阵法的力量只是遮掩妖魔的妖魔之气,但宋文涛早就提前下好了药。

而这药也只是舒缓心神的药,并非是毒,就算有人检测也不会检测出来。

二楼。

李云海猛的睁眼,身旁的长刀剧烈的颤动着。

“不好”

李云海面色大变,一把握紧了长刀,瞬间冲入了李玉权的房间内。

“轰!”

一头妖魔刚想接近李玉权,就被李云海一刀劈飞了出去。

望着被劈成两半的妖魔,李云海心中涌起一丝惊骇。

妖魔!

“此地为何会有妖魔?”

顾不上惊讶,连忙叫醒了李玉权。

“玉权,快醒醒!”

李玉权揉着头起身,疑惑道:“海叔,发生了什么事?”

“有妖魔!”

“妖魔?”李玉权一下惊醒过来,匆忙披上一件衣服,抽出了一旁的长剑。

“海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何一点妖魔之气都没察觉到?”

李云海面色凝重道:“恐怕这些妖魔是有备而来的啊。”

如果不是他今夜恰好在修炼,恐怕也会着了妖魔的道。

李玉权面色微变,连忙道:“海叔,快,看看其他人的情况。”

两人匆匆下了楼,楼底下已经爆发了激烈的战斗。

地上倒着一具具尸体吗,七零八落。

“静怡,你没事吧?”李玉权快步而来。

“没事。”沐静怡摇了摇头,叹息道:“可惜了魏源。”

不远处倒着一具无头尸体,正是先前那位四大家族的子弟。

“他·····”李玉权面色微变。

沐静怡摇头道:“我赶下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隔壁房间内,宋文涛面色阴沉如水,冷冽的眼神犹如毒蛇一般。

“该死!”

“一群没用的废物。”

“妖魔就是妖魔,垃圾玩意。”

宋文涛满脸鄙夷的低骂一声,持剑冲杀出去。

“杀!”

前方,虎妖正与李玉海交战在一起,僵持不下,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我来帮你!”

虎妖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

人类,你完了。

宋文涛暴喝一声,突然持剑欺身而上,手中长剑迸发出炙热的烈火剑光。

“噗呲!”

宋文涛一剑扎进了虎妖的后心之中,来了一击透心凉。

“你!”虎妖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盯着宋文涛。

不是帮我吗?

宋文涛冷冷一笑,一脚将其踹飞出去。

什么?

勾结妖魔?他堂堂宋家天才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宋文涛装模作样的加入队伍之中,满脸关切道:“玉权,你们没事吧?”

李玉权面色稍霁,难得没有怼宋文涛,摇头道:“没事。”

敢对金丹境妖魔出手,有点让她刮目相看。

李云海来到几人身边,面色凝重:“玉权,准备撤出这里。”

“妖魔越来越多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动。”

“走?”

突然间,虚空浮现一道涟漪,黑袍人影缓缓走出,冷笑道:“恐怕今天你们谁都走不了,这里就是你们的坟墓。”

一股浓重的威压气息扑面而来。

李云海面色微变:“元婴妖魔?”

玄葬走下了阁楼,站在门口。

黑暗之中,刚刚准备冲入房中的怨魂一下愣住了。

一时间,怨魂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你怎么没有昏过去?”怨魂鬼使神差的问道。

这座小镇中他们早已布下了阵法,应该昏过去才对啊。

玄葬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的怨魂,轻轻笑了笑:“要不你来猜猜?”

“我猜尼玛啊!”

怨魂顿时就怒了。

该死的和尚,简直是有病。

漆黑,扭曲的面庞显得越发狰狞,嘶吼一声就向着玄葬冲了过来。

浓浓的阴气铺天盖地般的席卷而来。

玄葬面露笑意,淡淡道:“镇!”

言出法随!

一道佛光之印瞬间落在怨魂身上,化为一道金色锁链将其禁锢。

“你……”

怨魂一下瞪大了眼,满脸的惊骇。

他好歹也是一位金丹境,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乖,别乱跑哦。”玄葬笑咪咪的拍了拍怨魂。

“叮,一人恐吓怨魂,道行+1”

“唉~”

玄葬幽幽的叹了口气,一阵无奈。

有点慢啊。

就在这时,对面楼中传出一声怒吼。

“孽畜!你敢?!”

紧接着,一道剑气迸发,房屋“轰”的一声被撞破,李云海撞破房屋,被击飞了出来。

尴尬·····

倒在地上的李云海感觉头顶飞过了一群乌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