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妖魔计划

古遗迹?

玄葬惊讶道:“这消息准确吗?”

古遗迹他自然听说过,听说是古老修行者洞府,或者修行势力的遗址。

无论是哪一种,其中都蕴藏各种稀世宝物,以及无数宝贵功法。

曾经人类能快速崛起,皆依赖于这些古老的遗迹。

就连菩提寺,也是曾经获得过一座佛门遗迹才能成为佛门中首屈一指的势力。

就连菩提寺这个称呼,都是源于那座古遗迹。

更有传言说,遗迹中蕴含仙丹,能让人白日飞升。

当然,这个消息的准确性尚且有待考证,反正至今还没有人发现过。

能够留下遗迹的,最次也是元婴境的修行者,而且这些上古修士与当今的修行者有很大的差别。

四大家族的老祖,估计也就是元婴境,如果能够获得一座元婴境的遗迹,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非常巨大的机缘。

那些老家伙应该也在观望,倘若一旦发现是三灾境的修行者洞府,恐怕就会亲自下场了。

王杰略有郁闷的解释道:“当然是真的。”

“有人已经从遗迹中获得过东西了,而且还有人亲眼见过遗迹在半夜开启。”

“听说遗迹的入口就在这附近,不过因为遗迹没有完全开启,所以无法找到入口。”

“是吗?”玄葬若有所思,沉吟不语。

他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玄葬抬头望了望天,叮嘱道:“天快黑了,你们还是尽快离开吧,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别为了一个遗迹把自己的命给丢了。”

说罢,迈步走向小镇深处。

言尽于此,至于他们听不听自己的,那就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对于这遗迹,他倒是想看看究竟有什么不同。

“大哥,我们真要离开?”

等玄葬一走,他身边的男子立即追问起来。

男子面露不甘,恨声道:“我们好不容易来到这里,真要离开?”

“如果能从遗迹中获得一两件宝物,说不定我们就能突破到筑基境啊。”

王杰转头瞥了他一眼,长叹一声,苦笑道:“你觉得我们能够争过四大家族的人?”

不甘?

他也不甘,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有时候,哪怕不甘心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不入筑基,他们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走吧,回去。”王杰深深的看了眼玄葬离开的方向。

几人开上车,再次离开了小镇。

……

与此同时。

在小镇地下深处。

昏暗,阴冷潮湿的环境中,一众妖魔聚集在一起。

狭小的地下空间内,汇聚了几十头妖魔,邪气森然。

一头面目狰狞的怨魂咆哮道:“该死!那几个人类离开了。”

“怎么办,要不要通知大人?”

“行了,不过是区区四个连筑基都不入的人类,离开就离开吧。”

“他们离开更好,到时候就能吸引更多的人类前来。”

“桀桀!”

“到时候我们就能将那些人类一网打尽了。”

一头虎妖满脸的狞笑,眼中散发着嗜血的寒芒。

轻轻舔了舔嘴唇,虎妖残忍的笑轻道:“没了那些人类修行者,那城中的人类还不是任由我们享用。”

话音刚落,虚空中突然浮现一丝涟漪。

一道全身遮掩在黑袍下的身影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看见那道黑袍身影,先前吵做一团的一众妖魔立马恭敬的低下了头,大气的都不敢喘一下。

沙哑的声音自黑袍下传出:“主人有令,今夜行动,屠光此地的人类。”

慢条斯理的话语中带着极致的冷意。

空气中,仿佛有淡淡的寒气弥漫。

“遵命!”一众妖魔连忙恭声应下。

黑袍身影徐徐散去。

这时,群妖才小心的抬起了头,脸上还残留着深深的畏惧。

……

随着时间的流逝,进入小镇内的人越来越多。

除了四大家族的人之外,还有许多各个势力的人。

除了少数一些人是先天与天人合一境之外,多数人都是筑基境。

显然,这座遗迹出世的消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玄葬挑选了一座二层小楼,简单清扫了一下,就住了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他房子的对面,就是四大家族的人。

推开窗户,视线中映入一张精致的少女容颜,少女以手肘撑着下巴,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清澈的眼眸瞧着天空。

不知为何,这副画面让玄葬想到了一个人。

小潘!

面色古怪的笑了笑,可惜,他没有个卖饼的丈夫。

就在这时,李玉权突然冲着玄葬摆了摆手,笑盈盈的问道:

“大师,你是哪个寺庙的?”

她性格本就洒脱,见玄葬一人来此,心中不免有些好奇。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这个和尚长的有点怪好看的。

脸蛋白白净净的,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掐一把。

玄葬收敛心神,淡淡道:“无门无寺,云游四方。”

“无门无寺?”李玉权顿时眼前一亮,轻笑道:“大师,那你愿不愿意来我们李家?”

在她的固有观念中,这么年轻的和尚,应该最多也不过是筑基境吧?

她也见过许多寺庙的年轻弟子,大都是筑基境。

至于金丹境,说实话,除了那些大的修行势力,许多人突破金丹时都差不多算是中年了。

更何况还是一位无门无派的,修为肯定不会太高的。

“阿弥陀佛!”

玄葬无声的笑了笑,摇头道:“姑娘的好意贫僧心领了。”

李玉权撇了撇嘴,虽然早有猜测,但还是觉得有点小郁闷。

“好吧。”

两人闲谈着,隔壁房间里,宋文涛一脸的冷色,看向玄葬的目光中带着仇视之意。

看着李玉权和玄葬两人有说有笑的,胸中怒火翻腾。

贱人!

该死的贱人!

艹!

你特么是老子的未婚妻。

“对我从来都是不假辞色的,如今对一个和尚有说有笑,真是低贱。”

宋文涛死死的攥着拳,满眼的恨意。

“呵!”宋文涛突然发出一声轻笑,半眯着眼,暗自冷笑。

今晚,我就要让你这个贱货好看!

不是高傲吗?

我倒要看看,你被妖魔玩弄时是什么表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