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偷袈裟的黑耗子

时光匆匆。

在这后山一待就是整整两个月。

从最初的不适,到逐渐适应。

在他看来,这种生活挺不错的,悠闲自在。

刚开始,净元天天前来送饭,玄葬就拜托他带了一些蔬菜种子来。

在木屋前开垦出一块田地,然后扎了个小菜园。

如今两个月过去了,小菜园里的蔬菜已经生长的差不多了。

绿油油的,长势喜人。

玄葬依旧躺着摇椅上,翻着刚拿出的《六祖坛经》。

这门经书还是有很大的来头的,又称《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全称《南宗顿教最上大乘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六祖惠能大师于韶州大梵寺施法坛经》,里面记录了佛教禅宗六祖惠能的佛理。

没想到,在异世界竟然都有这本佛经,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叮,一人翻阅《六祖坛经》,领悟《天人大悲掌》”

“叮,一人翻阅《六祖坛经》,领悟《天清妙法》”

“咦?”玄葬轻咦一声,感到些许惊讶。

这次竟然领悟了两部功法?

“叮,一人修炼天人大悲掌,进度+1”

“叮,一人修炼天清妙法,进度+1”

“……”

脑海中,传来无数陌生的讯息。

消化完有关《天清妙法》的讯息,玄葬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功法……有点过分了吧?”

这是一门超度功法,不同的是,它能够强制洗脑,将一个十恶不赦的恶徒忽悠成虔诚的佛门信徒。

“所以说,六祖是个大忽悠?”玄葬冷不丁的冒出这个想法。

“罪过,罪过。”嘀咕了几句,重新拿起书翻阅起来。

如今只是初窥门径,还不能懈怠,必须修炼。

得益于两个月来增长的悟性,他现在对于功法的感悟早已超越了曾经。

功法的领悟,也有着等级划分,初窥门径,小成,大成,炉火纯青,臻至化境,超凡脱俗,登峰造极,返璞归真。

不知不觉,天色渐暗,一轮斜月探出乌云。

净元又带着食物来了。

“玄葬师兄,你似乎心情不错?”

净元看见了他嘴角噙着的笑容。

玄葬睁开眼,笑道:“算是吧。”

“想到一些高兴的事。”

“嘿嘿。”净元也笑道:“我也有开心的事想和师兄说?”

“什么事?”

净元摸着自己的大光头,开心道:“师父传我功法了,我很快就能修行了。”

“那恭喜了啊。”玄葬笑着点了点头。

菩提寺内,刚入门的弟子必须先学三年佛经,才能被授予菩提寺功法。

玄葬现在也明白了,什么学三年佛经,不就是忽悠三年。

三年洗脑,然后才传授给你功法。

瞧瞧净元这样就知道,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典型的被人卖了还在数钱。

虽然三年后才能被传授功法,但这三年也不是什么都不做,他们会被要求打根基,对于以后的修行有利无弊。

净元说完,抬眼看着玄葬,纠结道:“师兄,师父要传功,我以后半个月可能都不会来这里了。”

“没事。”玄葬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笑道:“你不在,寺庙中应该也会安排其他人的。”

“而且你看。”玄葬努了努嘴,指向菜园,“我这也不愁吃喝。”

净元长长的松了口气,连连点头道:“那就好。”

玄元轻声诵了声佛号,然后咧嘴笑道:“师兄,等我修行好了,给你带肉吃。”

“好,我等着。”玄葬点了点头。

不过……

你这一副很害怕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很馋肉。

凡胎境的修行,需要的能量是庞大的,肉食是必不可少的。

菩提寺内,每天都不知道要宰多少牲畜。

那些刚接触修行的僧众,都需要大量的肉食,以补充能量的消耗。

将净元送下山,取出食盒中的饭菜,来到了木屋门前。

“出来吧。”

玄葬随意的说了一句,就放下了饭菜。

“咻——”

木屋内,一道黑影蹿了出来。

一头大概足球大小的大黑耗子从房中溜了出来,然后人立而起,端着饭菜吃了起来。

这头黑耗子是他翻地是偶然发现的,见它已经小有灵智,便收养起来当宠物。

可惜了,不是一头黑熊。

“小黑”将饭菜吃的干干净净的,然后将盘子整整齐齐的放入了食盒之中,眼中闪过一丝意犹未尽之色。

天天吃素,嘴里都快淡出个鸟了。

玄葬翻着经书,等天色彻底暗下来后,起身扯过僧衣随手披上。

然后大步流星的走向镇魔塔。

待在此地两个多月,是时候见识一番他的邻居了。

这段时间,这塔里的一群家伙可没少忽悠他。

只是那时候修为太弱,他不敢冒然闯进去。

镇魔塔共有九层,听说每一层都关押着不同的妖魔。

第一层中,关押的都媲美炼脏境的妖魔,而第二层是媲美先天境,第三层乃是天人合一境。

镇魔塔前。

望着厚重的石门,玄葬覆手而上,口诵佛经,周身涌起一阵璀璨的佛光。

浩浩荡荡,正大光明!

“轰隆隆!”

石门被打开,一股凛然邪气扑面而来,充斥着浓浓的暴虐。

“装神弄鬼!”

不屑的轻哼了一声,步入塔内,身后的大门应声而闭。

“叮,一人闯入镇魔塔,奖励《镇魔心法》”

“叮,一人面对妖魔,道行+30年”

……

塔内是一个个单独的小隔间,完全有深海沉石所铸,坚固无比,就连每个隔间的铁门,都是以千年玄铁打造。

筑基期以下的妖魔,休想打破分毫。

玄葬挑了一个隔间,透过铁门上的小窗户向里观看。

隔间内,手臂粗的铁锁禁锢着一头类人型的猪妖。

不过此刻那头猪妖早就成了一副骨架。

“死了?”

仔细想想,似乎也正常,近百年时间,这些只是炼脏境的妖魔,又是在镇魔塔这种特殊的地方,不死才怪。

一连逛了多个隔间,都是一样的情况。

“叮!一人逛完镇魔塔第一层,道行+10年。”

玄葬心中唏嘘,果然是百分百成功。

都一群死物,想有意外也难啊。

摇头笑了笑,拾阶而上,登上通向第二层的楼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