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入三灾,菩提寺大劫

时光匆匆。

平静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仅仅两天,玄葬就预感到,自己即将突破了。

道行已经积蓄到了万年,堪称一个恐怖的地步。

体内的力量再也难以压制。

从早上醒来,并没有去看佛经,而是在菜园中翻了翻菜地。

抱着锄头的小黑看的大为吃惊,满脸的茫然。

它不懂,这个一直压榨它的和尚,为什么会突然翻菜地。

不过……

“哐当!”随手扔掉锄头,小黑立马溜走了。

终于不用干活了。

开心!(﹡ˆoˆ﹡)

玄葬没有理会小黑,翻完菜地,进入了镇魔塔内。

他怕到时候突破会产生什么异象,而镇魔塔可以完美的遮掩这一切。

盘坐在地,身旁插着镇魔剑,玄葬放空了心神。

同时,放开了体内的那犹如浩瀚海洋般无尽力量。

轰!

佛光璀璨无比,弥漫整座镇魔塔。

镇魔塔八层,关押着一位曾经是三灾境的妖魔。

这也是除镇魔剑外,镇魔塔内关押的最强存在。

不过外界之人并不清楚,这位妖魔,其实曾经是一位菩提寺的僧人。

他主动化身妖魔,是想寻求解决妖魔之乱的方法,但很可惜失败了。

更严重的是,体内妖魔之力难以压制,整个人变得嗜血,暴躁,便主动进入了镇魔塔内,以自身的力量来维持镇魔塔的运转。

而这一层,与其余几层都是隔开的,第七层之后,会直接来到第九层。

近百年时光,他几乎都是在沉眠之中度过。

但此次,因为玄葬突然时爆发的佛光,将其从沉睡中唤醒。

老僧缓缓睁眼,眼中流露着沧桑之意。

淡淡的佛光压制了他长久以来积蓄在体内的妖魔之气,也让他借此恢复了几分人性。

“是何人在突破,竟有如此浓郁的佛性?”

老僧的神念想要跨越重重阻碍,进入镇魔塔九层之中。

但下一刻,一道凌冽无比的剑气瞬间搅碎了他的神念。

镇魔剑轻颤,霸道至极,仿佛在警告老僧。

“这……”

被寒铁锁链禁锢着的老者顿时愕然,随即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意。

彻底放空了心神的玄葬并不知道外界的情况。

他的第一道劫难已然降临。

阴阳火劫!

阳火焚身,阴火焚婴。

惨绿色的火焰遍布体内元婴,体表之外又有橘红色的火焰炙热燃烧。

玄葬怔了怔,心中略感诧异。

这阴阳劫火……好像挺一般的啊?

不是说很凶险的吗?

就在这时,沉寂在体内的焚世佛火突然动了,开始吞噬阴阳劫火。

本来鎏金色的佛光,凭空多了些黑色的火焰,稍显诡异。

短短片刻,一股阴冷的彻骨寒意蔓延而来。

阴风!

这是三灾境中的第二道劫难。

不过多数三灾境的劫难都是分三次的,按理来说,度过火劫之后,就算是成功迈入三灾境了。

如今这情况弄的玄葬有点懵。

彻骨的阴风刮来,缭绕在神魂之上,宛如一柄柄凌冽的狂刀般,狠狠的斩下。

玄葬心念一动,体表浮现一层层薄薄的金色纱衣。

净土云光!

有了净土云光的庇护,所谓风劫轻而易举。

体内流淌的法力,迅速完成了一次质变。

三灾境的另一强大之处,就在于他们已经能够调动天地之力。

……

与此同时。

菩提寺山门之外,以蛟龙王为首的一众妖魔凌空而立,散发出了恐怖的妖魔之气。

云海之上,漆黑如墨的妖魔之气几乎凝为实质,遮蔽了整片天空。

整个山岳都变得死气沉沉,给人一种无比压抑的感觉,万物凝滞。

在蛟龙王身后,是一位位元婴期大妖。

此刻,那些元婴妖魔脸上满是狞笑,眼中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人族的血肉,可是非常的美味呢!

尤其是这些和尚与女子,吃起来最为美味。

他们仿佛已经看见了菩提寺内血流成河的场景。

这一刻,菩提寺内佛钟长鸣。

铛!

铛!

一道道宏大的钟声响彻整个菩提寺。

刹那间,所有的僧众抬头望天,眼中留露出一丝惊骇。

这佛钟已经有多少年不曾响过了?

而只有当菩提寺发生生死危机之时,佛钟才会奏响。

一道道散发着强盛气息的璀璨流光从寺内冲出。

当看见那漫天的妖魔之云之时,所有人瞬间倒吸一口凉气,无比骇然。

“妖孽!”有老僧暴喝:“此乃人族之地,尔等想要做什么?”

蛟龙王满脸孤傲,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一众僧人,仰天大笑:

“今RB王要屠了菩提寺,让你们这些卑贱的人族知道,什么叫恐惧!”

蛟龙王低头俯视着刚刚开口的老僧,冷漠道:“就从你开始!”

虚空中,一道巨大的蛟龙之爪瞬间成型,狠狠抓向刚刚的老僧。

那老僧面色微变,想要抵挡,但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竟然难以动弹分毫。

“三灾境的妖王!”老僧面色微变,心中生起一丝绝望。

嘭!

话音刚落,那老僧就化为了漫天血雨。

所有的菩提寺僧人彻底沉默了。

那位长老可是元婴境的强者,竟连对方的一击都未曾挡下。

一股名为绝望的气息在众人心中蔓延。

下一刻,又有十多位年轻的僧人化为漫天血雨。

浓郁的血腥味飘散在空气之中。

蛟龙王目露讥讽之色,戏谑道:“真是弱小。”

“让本王来看看,下一个该选择谁呢?”

蛟龙王半眯着眼,一脸的玩味之色,仿佛那死去的是一个个玩物。

这种感觉让众人心中憋屈,愤怒。

“阿弥陀佛!”

就在这时,一位面容枯老的老者缓缓踏步而来,足下生莲。

“方丈!”一众僧人纷纷见礼。

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投向通空,目露希冀之色。

方丈定能手刃这个猖狂的妖魔吧?

通空遥遥望向蛟龙王,平静道:“施主,不知我菩提寺可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

此言一出,场中所有僧人皆感受一阵莫名的屈辱。

什么时候,堂堂佛门圣地,竟要向妖魔低头?

百年前,妖魔听闻菩提寺之名,无不闻风丧胆。

有年轻僧人怒吼道:“方丈!怎敢向此等披毛带角之辈屈服?”

“他们不过一孽畜尔!”

“我菩提寺尚有血勇之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