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剑来

“谁?”

闻秀脸色微变,挣扎起身,死死地盯着数米外的苍劲柳树。

玄葬自黑暗阴影中一步步走出,目光平静的注视着落魄的闻秀。

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

“有意思!”

“原来被妖魔附身的人,是你。”

怪不得净元身上有妖魔之气,但却没有被妖魔附身的痕迹。

闻秀神色大惊,但还是拒不承认,冷冷道:“什么妖魔附身,你在说什么?”

玄葬摇头笑了笑,突然之间气息大变。

整个人身上佛性四散而开,散发出无尽的威压。

淡泊如水的眼眸中,散发出犹如太阳光辉般的炙热佛光,脑后升起一轮金光。

玄葬唇齿轻启,声音不大,但却威压十足,令人心惊:

“孽畜!”

“还不现身!”

随着玄葬声音落下,璀璨浩瀚的佛光宛如利剑般狠狠斩向闻秀。

金色佛光穿透了黑暗。

闻秀瞳孔大睁,哀嚎一声,半边躯体“刺啦”一声撕裂,一具乳白色的幼小身躯从闻秀体内钻了出来。

而闻秀的身体就剩下了一张皮,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那从闻秀体内钻出的身影,通体乳白,模样酷似一位五六岁的孩童。

玄葬皱了皱眉,原谅他见识浅薄,实在没认出这是个什么玩意。

“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你才是东西!”

那古怪身影顿时就怒了,咆哮道:“我乃是傒囊,没见识的和尚。”

“傒囊?”玄葬挑了挑眉,这是个啥玩意?

“没听过。”

“……”傒囊。

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有力无处使。

傒囊冷冷的盯着玄葬,狞笑道:“既然你破坏了我这具身体,就用你的身体吧。”

一瞬间,幼小的身影从原地消失,带起一阵罡风,扑面而来。

玄葬轻轻抬手。

啪!

按在了傒囊的头顶,五指微微用力

“啊!”

傒囊发出一声哀嚎,瞬间感觉自己整个脑袋都快要炸裂了。

“饶,饶……命!”

“大师饶命,我错了。”

“我愿意皈依佛门。”

傒囊连连求饶,冷汗遍布全身。

先前有多嚣张,此刻就有多狼狈。

傒囊心中满是怨毒,该死的和尚,别让我找到机会,不然我非弄死你。

傒囊求饶道:“大师,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愿意皈依佛门,从此以后再不害人。”

傒囊暗自冷笑,愚蠢的和尚,上一个听了他鬼话的和尚,已经变成一张人皮了。

玄葬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就送你去见佛祖吧。”

“我想他老人家,肯定很高兴。”

“什么?”傒囊彻底慌了。

“不……”

话音未落,就被玄葬捏碎了头颅。

随着傒囊的死去,玄葬手中多了颗白色的妖丹。

“刚好,回去给小黑加顿餐。”

收起妖丹,玄葬飘然离去。

……

宁远市。

天空下着大雨,倾盆大雨从天空坠落,砸落在地。

雨幕之下,一位穿着袈裟的僧人缓缓而来。

四周的雨水在接近他时,自动滑落在两旁。

靖安司大门外。

一众靖安司成员神色肃穆的站在雨幕之中。

昏暗的灯光照亮了那一张张肃穆的面庞。

许多人身上还带着伤痕,鲜血缓缓渗出了伤口。

“阿弥陀佛!”

闻明缓缓迈步而来,长诵一声佛号,面容悲伤:“贫僧闻明,来接我师兄。”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路。

在后方,是一具黑色的棺椁,由几个黑衣男子抬着。

靖安司,副司长,钟长文踏步而出,郑重道:“闻明大师,请让我们送闻觉大师一程。”

他们敬重英雄,更敬重为人族而牺牲的英雄。

宁远市城破,闻觉一人冲入妖魔群中,一人拦下数千妖魔,牺牲自己为后方的民众争取到了撤离时间。

据当时在战场的人所说,最后关头,闻觉燃烧全部寿元,在短时间内达到了元婴境,战至了最后一刻。

倘若不是闻觉拖延时间,等他们的援军赶来后,这宁远市八十万人都将覆灭。

在闻觉身上,他仿佛看见了曾经老一辈修行者的光辉。

在众人吃惊的表情下,钟长文走到了黑色玄棺旁,主动将木桩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尔后大喝道:

“起灵!”

一众靖安司成员郑重行礼,齐声暴喝:“起灵!”

这一刻,闻明的心突然轻颤了一下,满腔的怨念在这一刻消炎云散。

能让一位三灾境强者亲自抬棺相送,或许师兄也是这百年来第一人吧?

闻明默然无声,走在了队伍的前方,转动着念珠,念着往生咒。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

……

时间匆匆。

转眼两日而过。

这两天玄葬总觉得心神不宁,就算是参悟佛经也无法让他的心静下来。

隐隐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但却不知道是什么事。

捏着眉心,苦笑道:“还不如不感悟出天眼通的。”

修行不到家,徒添烦恼。

放下手中的佛经,玄葬望向了远处的石阶。

在那石阶之上,有一位灰衣老僧迈步而来。

玄葬轻咦一声,略感诧异。

“师叔。”玄葬起身行礼。

闻明神情复杂,轻叹一声,轻声道:“玄葬,自今日起,你可以下山去了。”

玄葬微微一怔,面露不解,“师叔,这是何意?”

闻明并未回答,而是缓缓取出了两件物品,一本小册,一个破旧木鱼。

“这是你师父的遗物。”

“这本经书是特意为你所留。”

玄葬脑海中“轰”的猛然一震,目光汇聚在破旧木鱼之上,对于那经书看都未曾看一眼。

一些模糊不清的记忆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唉。”闻明长叹一声,简单说了说事情的经过,然后将物品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了。

“玄葬,切勿辜负你师父的一番心意,好好活着。”

玄葬抬手抹了抹眼角,有些湿润。

“我为什么会感觉到难受?”玄葬喃喃道,沉默着站在原地。

……

时间一点点流逝。

天色渐渐黯淡了下去。

当天边的最后一抹晚霞彻底消失的那一刻,玄葬体内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怖无比的剑气。

忽然间,整座后山,地生金莲,虚空中有佛音诵念。

天空中,佛陀法相再现,撕裂黑夜,照亮周围一切虚妄,碾压一切邪魔外道。

玄葬自嘲般的一笑,轻语道:

“今日,方知我是我!”

“剑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