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来,师父检查一下你的修为

“你……”

闻觉缓缓扭头,不敢置信的盯着身后的那个孩童。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剑竟是会来自身后。

此时,那孩童脸上哪还有什么害怕与恐惧,有的也只是一脸的残忍与冷笑。

他的神情中难掩得意,嘴角扯出一丝轻蔑的笑容,嘲弄似的盯着闻觉。

“和尚,没想到吧?”穿着蓝色短袖的孩童一脸的戏谑。

在他的身边还倒着数具尸体,赫然是刚刚的几个孩童。

“这场局就是专门为你设下的。”

“你是万妖教的人?”闻觉瞬间明白了一切。

“没错!”

“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屡次坏我们的好事。”

“哼!这就是多管闲事的下场。”

陈肄一脸的冷酷,眼中满是讥讽。

他的真正年龄与外表年龄严重不符,因为小时候偷吃丹药,导致身体出了问题,所以身体就停留在了孩童时期。

因为此事,从小他没少受人白眼,所以,他决定加入了万妖教,他要成为人上人,将那些看不起他的人,全都踩在脚下。

闻觉闷哼一声,猛的向前踏出一步,硬生生的拔出了体内长剑,体内力量爆发,然后转身愤怒的拍出一掌。

“该死的万妖教!”

“你疯了吧?”

陈肄面色微变,连忙后退。

只是他还是慢了一步,也低估了闻觉的实力。

这一掌直接将他拍飞了出去,仰天吐血,胸口塌陷下去了一大块。

一掌拍飞陈肄后,闻觉瞬间转身,再次迎上了刚刚的中年男人。

闻觉怒发冲冠:“你们这些妖魔的走狗,比妖魔更可恶!”

“为虎作伥,枉为人族!”

中年男子面色大变,心中满是惊骇,这老秃驴好强的实力,受了伤还能发挥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恐怕快要突破元婴了吧?

“哈哈!”

陈肄挣扎着起身,不屑道:“这身皮囊我早就不想要了。”

“等我积攒够贡献,我就可以进入化妖池,转化成妖魔之身,到时候,就再也不用披着这件恶心的皮囊了。”

闻觉表情不变,眼中却是闪过一抹深深的寒意。

与中年男子对轰一击,闻觉正打算乘胜追击,但远处城墙方向却传来了拎警报长鸣之声。

闻觉神色微变:“城破了?”

顾不上两人,匆忙赶向城墙的方向。

……

玄葬刚走下镇魔塔,突然心中传来一丝莫名的悸动,隐隐发痛。

玄葬眉头微颦,暗自疑惑:“怎么回事?”

“为何会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远处,净元在招手:“师兄!”

玄葬随即没再多想,迈步走向净元。

上下打量了净元一眼,眉头紧蹙,眼中流露出一丝冷意。

呵呵!

妖魔之气更深了。

这绝不是降妖除魔所沾染的妖魔之气。

“师弟,你最近去过什么地方?”

净元愣了一下,疑惑道:“师兄,你问这个干嘛?”

“我没去什么地方啊。”

玄葬深深地看了玄葬一眼,轻轻拍了拍玄葬的肩膀。

一律佛光剑气遁入净元体内。

此乃镇魔剑气,倘若真是妖魔,只要再接触到净元,便会触发。

“没事了,我就问问。”玄葬随意的说了一句。

两人走向木屋,简单的聊着,其实多数时候,都是净元在说。

“师兄,最近有好多弟子下山了。”净元叹道。

他觉得师兄当初就是太急了,只要再忍一段时间,不就能光明正大的下山吗。

玄葬无所谓的笑了笑,淡淡道:“别将下山想的那么美好。”

“没有实力,你下山也只是送给妖魔当口粮。”

不过那靖安司王侯单枪匹马打上山,逼的菩提寺更改寺规,确实是个狠人。

靖安司他听说过,是专为解决妖魔之乱而建立的势力。

但具体情况如何,他也不是太清楚,只是下山的时候听人说过。

净元待了十多分钟,就又下山了。

他处在修行的关键时刻,能来后山本就不易,一旦被发现,少不了一顿责罚。

玄葬又拿起佛经参悟起来,争取尽快达到万年道行。

……

菩提寺山门前,一只青雕振翅而来,发出一声长啼。

然后俯冲而下,落在了山门前老僧的肩膀之上。

闻明取下绑在青雕腿上的信件,打开看了一眼,突然浑身一震,身体一个踉跄,摇摇晃晃的站立不稳。

“师兄啊!”

闻明攥着信件,一脸悲戚之色。

“你为什么非要下山啊!”

“我说过的,我明明说过的,你又是何必呢。”

闻明喃喃自语着,脸上露出半哭半怒的神情,随即冲天而下,直接下山而去。

……

夜晚。

净元正在禅房中打坐修炼。

自从学会了金刚龙象功后,他恨不得将一天掰成两天用,不敢有一丝的懈怠。

因为他怕辜负师兄的信任。

“咯吱。”

房门被轻轻推开,净元猛的睁开眼,惊喝道:“谁?!”

“是我。”门外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

一位面容清秀的年轻和尚笑呵呵的站在门外。

“净元,这么晚了还在修炼啊?”

净元连忙起身,恭敬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

“没,没有。”净元连忙摇头:“师父,快请进。”

闻秀迈步进入禅房,目光微不可察的打量着净元,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炙热。

纯净的赤子之心!

真是太难得了。

“净元,师父教给你的天罡童子功修炼的如何了?有什么不懂的吗?”闻秀一脸殷切的问道。

净元一时哑语,支支吾吾道:“还行。”

闻秀微微皱眉:“什么叫还行?”

“来,让师父检查一下你的修为。”

不由分说,就已经将手搭在了净元身上,一缕力量探入其中。

然而,下一秒,闻秀就仿佛见鬼一般,惊骇欲绝。

“啊!”

整个人倒飞而出,顺着大门飞了出去,一身雍容僧衣被肆虐的剑气瞬间搅碎。

净元:“???”

发生了什么?

上下摸了摸,嘀咕道:“这也不会飞啊?”

师父人呢?

算了,继续修炼。

……

数百米外,闻秀跌落在地,半条手臂已是血肉模糊,面色苍白至极。

更严重的是,他体内金丹已经濒临破碎。

黑暗之中,一道黑影徐徐落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