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除魔反被废

菩提寺。

“玄葬,你枉顾门规,私自下山,今废除修为,罚你去后山面壁忏悔,你可认罪?”

“弟子认罪。”

……

“玄葬师兄,师弟就送到这里了。”一位身披僧衣的和尚轻声道。

随即轻声一叹,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玄葬一眼,转身离开。

玄葬抬头看着前方。

前方是一座险峻的山峰,两山之间,以铁索相连,连接两山。

“没想自己的开局竟然是这样的。”玄葬苦笑,神情郁闷。

他是一个穿越者,从小生长在红旗下,虽然从小期盼着穿越,但真正穿越了,又感到无比的彷徨。

惊喜?

扯淡。

一个陌生的世界,你敢保证自己能活下去?

原身乃是菩提寺剃度僧人,法号玄葬。

从记忆中得知,这是一个类似于前世的平行世界,同样科技发达,只是不同的,这个世界有妖魔为祸,亦有修行者。

或者说,这是一个灵气复苏的时代。

自百年前,世界通道大开,妖魔之气泄露,无数妖魔冲出通道,为祸人间。

幸得人类自远古遗迹中发现修行之法,才获得了与妖魔抗争的力量。

自此,拉开了长达百年的妖魔之战。

但其实人族的处境并不好,而原身所在的菩提寺是一座大的修行势力,不过寺中规定,所有弟子没有主持的命令,不得下山。

佛家避祸,说的就是菩提寺。

原身私自下山除妖,违背门规,被罚至此。

玄葬长叹一声,步入了铁锁桥梁之上。

他能感受到,原身心中的执念与不甘。

原主本身,就是妖魔之祸的受害者,父母亲人皆死于妖魔之手,后来被路过的菩提寺老僧所救,加入菩提寺。

因此,原身心中一直有个执念,就是能够荡清妖魔之祸。

只可惜……

凭他一人之力,又能做到了什么呢。

在后山上,有一座塔,名为降魔塔。

塔高百米,共有九层,以深海万年玄石铸造,大修行者布下封印。

此塔乃是妖魔之乱初期,菩提寺前辈下山降服妖魔,将它们镇压在此。

曾经的菩提寺,一百零八僧众下山降妖除魔,闯出偌大的名头,这才奠定了今日菩提寺的根基。

后来,一众老僧陨落,菩提寺换了新的领导层,就改变了策略,龟缩在了山上。

就在这时,脑海中响起一声机械音。

“叮,一人成道系统绑定完成。”

玄葬愣了一下,满脸错愕。

“系统?”

没想到,还真有系统啊,挺意外的。

脑海中,无数讯息浮现。

片刻之后,玄葬了解了的系统的功能。

简而言之,他只要一个人做一件事,就能百分之百成功,同时,还能获得相应方面的奖励。

“这个系统好啊!”

“叮,一个人待在后山,修为+1”

“修为+1”

“……”

玄葬面露喜色。

体内被废的修为,此刻竟然呈现出增长的趋势。

虽然很微弱,但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趋势。

此界境界,分为蜕凡与长生之境。

蜕凡分为炼体,淬骨,炼脏,先天,天人合一。

而长生境分为筑基,金丹,元婴,三灾,九难,归一,半仙,真仙。

倒是有点类似于修仙的意味,却又不同。

原主就是修炼到了筑基境,可惜如今被废了。

看了眼前方的破旧木屋,玄葬打算打扫一番。

“叮,一个人打扫房屋,体质+1”

“体质+1”ⅹ10

咦?

玄葬惊喜了。

这样都行?

玄葬越发有干劲了。

花了一个小时,才将木屋打扫完毕,虽然简陋,但足以遮风挡雨。

打扫完房间,玄葬突然又觉得无所事事,不知该干什么了。

拖出房中的一把木椅,然后拿出一本书,无聊的翻看起来。

“叮,一人看书,悟性+1”

“悟性+1”

“……”

脑海中,提示音接连不断。

“叮,一人翻阅《金刚经》,领悟《金刚龙象功》”

“叮,一人修炼《金刚龙象功》,进度+1”

“进度+1”

“进度+1”

玄葬猛的坐起身子,看着手中的佛经,一脸见鬼道:“这都行?”

在这木屋之中,有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佛经。

本来是用来打发时间的,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的收获。

本来被废后的身体极差,但修炼《金刚龙象功》以后,身体素质暴涨了两倍有余。

他觉得,以自己现在的身体强度,完全能够比拟炼体圆满的修行者了吧。

“系统,以后将这些重复的都屏蔽了吧。”玄葬淡淡的说了一句。

提升一声就行,老是响,就有点烦人了。

继续翻书。

渐渐地,玄葬沉迷在了金刚经中。

原身本就有着一定的佛学造诣,如今悟性增强,感悟只会更深。

不知不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天边的夕阳害羞的扯过山头,遮住了自己的半边脸。

翻完最后一页,玄葬神情恍惚了一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起身的刹那,体内骨骼间发出一声雷音般的炸响。

“噼里啪啦!”

雷音八十一响!

“嗯,淬骨圆满?”玄葬有些惊喜。

没想到仅仅是一下午的时间,他的修为就已经恢复到了淬骨圆满。

当然,这其中《金刚龙象功》有很大的功劳,而且原身虽然修为被废,但身体底子还在。

炼体,淬骨这些小境界的突破,自然是轻而易举。

“话说,我这也算天才了吧?”玄葬忍不住笑道。

听说,菩提寺最年轻的天才,当初破入淬骨境也花了一个星期。

正想着,前方的铁锁桥上走来一位年轻的小沙弥。

小沙弥手中还提着一个食盒。

“师兄,我来给你送饭,你还好吧?”沙弥率先道。

看着来人,玄葬脑海中浮现一些记忆。

净元!

曾经原身对其颇多照顾。

玄葬放下手中的金刚经,笑道:“挺好的,一个人待着,很舒服。”

净元忍不住说道:“师兄,你太急了,你不该下山的啊。”

玄葬摇了摇头,“这件事你别管了,而且现在说这些也晚了。”

净元点了点头,抬头望着远处的镇魔塔,故作勇敢道:“师兄,我来陪你吧。”

“虽然这些妖魔很可怕,但我不怕!”

玄葬:“???”

好小子,你想坏我修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