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肖恩(一)(求收藏)

太阳还未露头,东方天空染上一片金桔,预兆今儿是个晴天。艾斯克王国王都热闹一片,超过十万的民众聚集在卡萨克斯街道两旁,他们起得那么样早,那么兴奋,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

由艾斯克第一骑士团迅风骑士团开道的祭祀队伍从王宫走来,骑士团后面是仪仗队,乐师用小号、竖琴、小提琴等几十种乐器演奏,舞女在队伍中随着音乐跳着喜庆的舞蹈。

仪仗队后方是由罗伊亲自驾驶的奢华的马车,马车用白玫瑰和龙之草装点,四周挂满了银铃铛,叮叮当当的声音很是悦耳。

马车里坐着有着“艾克斯之光”之称的,艾斯克王国第一美人——肖恩国王。他穿着华贵的礼服,头戴象征着艾克斯王位的希伯王冠,这是一顶由20颗大小一致的泪滴形珍珠,和一颗蓝色宝色制成的王冠,据说这颗蓝色宝石是艾斯克龙神查尔斯的眼泪。

肖恩刚完成了加冕礼,便被当做祭品送走。

他冷漠地注视着前方的军队,他们本来要听从国王的号召,现在却要把他这个国王当成祭品,送进龙之谷。

“肖恩陛下,我劝您别再想逃跑的事,有我在您是不可能逃出去的。”坐在马车前的罗伊公爵目视着前方。

罗伊公爵是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有着一头棕色的短发,一双浅蓝色的眼睛,穿着军装,脸上的胡子剃得溜光,身材高大,足足有一米九,衣服下腰间别着用龙神的鳞片打造出的龙鳞剑。作为艾斯克王国第一骑士,他的剑术和骑射都想当出色。

有他护送肖恩,肖恩就是有双翅膀,也逃不不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能被献祭给龙神是无上的荣耀,我怎么会逃跑?”

肖恩冷笑,派了这么多士兵,不就是为了防止他逃跑吗。

艾斯克,一个存在了三百多年的王国,从最初任人欺凌的小国,到现在如日中天、百姓安居的乐园,只用了短短二十年不到的时间。

除却艾斯克第三任国王希伯大帝的才能与魄力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希伯大帝无意间得到了黑龙查尔斯的眼泪。

龙的一生只会在初生时掉下一颗眼泪,得到龙之泪的人就能让龙为他做任何事。

希伯大帝在查尔斯灼热的龙焰的帮助下,打败了所有侵略艾斯克的国家,并多次扩张艾斯克的领土。

希伯大帝在位四十一年,九次东扩将艾斯克的领土扩展到了格尔西海边缘,八次南扩拿下了盖尔斯比勒河流域三分之二肥沃的土地,七次西扩西吞并了五个王国。当查尔斯乘着希伯大帝,在324万平方公里的艾斯克上空巡视时,邻国纷纷向强大的艾斯克表示诚服和敬畏。

希伯大帝走回,其幼子凯塞大帝继位,将能够召唤查尔斯的龙之泪做成了王冠,以希伯大帝之名命之,作为国王地位的象征,代代传了下来。

为了表示对查尔斯的尊敬和讨好,凯塞大帝执政后投其所好,每三年就会评选出艾斯克王国最美的人,作为祭品送给查尔斯,三百多年来从未间断。

这个传统逐渐演变为,艾斯克王子和公主们之间争夺权力的有利武器,肖恩此次就是被王位另一热门选手诺尔王子,推上了第一美人的宝座。

这就意味着肖恩将会作为查尔斯的祭品,被送进深不见底的龙之谷。

“想不到拉丁国王居然会在出发前将王位传给你,等您从龙之谷回后,您就是这个国家的最高领袖。若是在此期间您能得到龙神大人的信任,说不定您会成为像希伯大帝那样伟大的君王。”

罗伊是诸位王子的剑术老师,也是看着肖恩长大的人。得知肖恩会被送进龙之谷,罗伊难以接受这样的安排,但又无可奈何。

这是属于王室的斗争,罗伊参与不进去。

但令罗伊没有想到的是,拉丁竟然会在祭祀的队伍出发前,为肖恩举行了加冕礼。

看着肖恩头上折射着太阳的光芒的希伯王冠,罗伊感慨拉丁对肖恩的宠爱已经胜过了一切,只怕是凯丽皇后和诺尔王子也没有料到拉丁会这么做。

“那也要有出得来才是。”

肖恩显得十分低迷,他认为罗伊这大饼画得真够浪漫主义的,要知道目前为止,被送进龙之谷的人就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

肖恩不是第一个被送进龙之谷的王储,但却是第一个国王。

原主肖恩王子与继王后凯丽皇子之子——诺尔王子的权力斗争,以他沦为艾斯克守护神——黑龙查尔斯的祭品结束。

老国王拉丁与故王后,肖恩的生母安娜王后十分恩爱,对肖恩也是爱屋及乌。他本不愿将肖恩送进龙之谷,但凯丽王后和诺尔王子煽动民众,在王宫外抗议,请求他将肖恩送进龙之谷。迫于民间的压力,他不得不遵循祖制,将肖恩送进龙之谷。

为了保护已故妻子的唯一血脉,拉丁在祭祀的队伍出发前,将自己头上象征着王位的希伯王冠取下,戴在了肖恩头上,为肖恩举行了简短而干脆的加冕礼。

这完全是拉丁的临时决定,凯丽王后和诺尔王子都措手不及。当然肖恩也没有准备,稀里糊涂地就完成了加冕礼,还没反应然后被凯丽皇后的亲卫押上了马车。

等他回过神来时,马车已经离开了王宫,头上沉重的希伯王冠提醒他,他已是艾斯克的王,但却是最惨的那个。

还有什么比献祭给龙更惨的事呢?

“三百多来艾斯克一直供养龙神,国王被献祭给龙神也是头一次,龙神大人也许会看在您是国王的份上,对您网开一面。”

肖恩沉默不语,扭头看向城堡,老国王拉丁身穿华服,苍苍白发,头上没有了王冠的称托,老态尽显。

拉丁右侧站着盛装出席,棕色的头发上头戴王冠的,风韵犹存的,他的恶毒的后妈凯丽王后。左后方是带着金色桂冠、意气风发、神色张扬得意的儿子,也就是肖恩同父异母的亲弟弟——诺尔王子。

只怕他一走,凯丽王后就会立刻找老国王吹枕边风,让诺尔王子接替他的王位执掌艾斯克大权。

同样的,凯丽王后和诺尔王子也在注视着他,凯丽王后的目光中带着怨恨。

拉丁突然为肖恩实施加冕礼,打了他们母子俩一个措手不及。

幸好她反应快,立马让亲卫将肖恩押上了马车,她本能地认为,只要肖恩进入龙之谷,就再也出不来。

到那时她就能以国不可一日无君的理由,让自己的儿子——诺尔王子自然而然地继承王位,届时她再打造一个更加奢华的王冠就行了。

凯丽王后在心里盘算着,但此刻的她并不知道,希伯王冠上的龙之泪,是唯一可以让人类与黑龙查尔斯沟通的东西,这是艾斯克强大背后的真相,是只有历代国王才有资格知道的秘辛。

若是凯丽王后知道希伯王冠如此重要,定然不会让肖恩带着希伯王冠离开。

而拉丁作为国王,如何不知一旦进入龙之谷,出来的机会就会变得十分渺茫。但他的权力都被凯丽皇后架空了,民众也因为祖制,站在了肖恩的对立面。

为了保护肖恩,他只能把自己唯一还拥有的东西——王位传给肖恩。当然王位只是个幌子,最重要的还是象征着王位的希伯王冠。

拉丁就是希望肖恩能通过希伯王冠上的龙之泪,与黑龙查尔斯沟通。

若是沟通得好,查尔斯就会像协助希伯大帝那样倾力帮助肖恩,届时对肖恩重新夺回权力都会有巨大帮助。

若是沟通有误,看在希伯大帝的份上,查尔斯也不会太过为难肖恩。

这是拉丁的想法,也是一个父亲对儿子最后的保护。

但他还没来得及告诉肖恩,肖恩就被带走了,他只能祈祷肖恩能早日发现希伯王冠的功能。

他望着肖恩离去的背影,心中满是不舍,喃喃自语道:“愿希伯大帝保佑你,我可怜的儿子。”

“我受封第一骑士的时候曾有幸目睹龙神大人,它虽然不如我们人类博学,却异常的勇武。它的身躯犹如山脉般壮阔,充满了力量,声音犹如滚滚响雷,振翅一飞,就能掀起大风,喷吐而出的火焰能将最古老的冰山融化。”

肖恩听不见拉丁的呢喃,也不知道拉丁的苦心。耳边只有罗伊滔滔不绝的话语,令他心中烦躁不已

“罗伊公爵....”

“怎么了陛下?”

“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

罗伊一脸疑惑,是肖恩陛下喜欢的美人儿吗?

“肖恩陛下,我们爱你!”

“感谢您为艾斯克的付出。”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人群立刻开始热闹起来,纷纷祝福起了肖恩。

肖恩表面平静,实际上内心已经翻江倒海。

真这么爱他的话,倒是代替他去龙之谷啊!还感谢他的付出,感谢个毛线。

肖恩无比痛恨这异世界灭绝人性的传统,用猪羊牛鸡献祭他还能理解,用人献祭他是真接受不了,而且还是他本人。

等他从龙之谷出来了,第一件事就是废了这害人的东西。

只是,他真的还能出来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