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伽尔马丁的宝藏[上]

公元纪700年3月末。

探险者们会合后,阿尔曼先生从当地村民和流浪汉的口中得知了那伙歹徒的身份。

一个年老的村民说:“我知道他们...这些恶棍是受原奥斯布鲁大陆政府军中的个别叛徒所指使,其目的似乎是抢夺绿壤原界第一大陆东部的宝物...”

阿尔曼先生说:“若是这样的话,那个废墟就是他们分赃的地方吗?”

流浪汉说:“那个废墟是他们的临时驻扎地。他们在那里瓜分各种通过非法途径获得的财产...谁知他们在刚刚制定好计划的时候,就遇到村民到废墟旁放羊,因此发现了他们的秘密,所以他们下手灭口,杀死了这些村民。”

夏洛克有些气愤:“这群恶棍,果然是为了见不得人的事情杀人灭口啊!“

高明亮说:“宝物要是落到这些亡命徒手里,可就玩完了!“

“嗯...”

流浪汉似乎想起来什么。

“叛徒中的一个人,姓刘,好像是不久之前刚刚加入他们的...”

周星昊说:“姓刘的人?难道是刘阿琛?“

闫大泽说:“好啊,那个叛徒,勾结何云志和雇佣兵们做了那么多坏事,这次我们一定要抓住他,并将其审判处刑!”

辛六原说:“这是一定的!但是,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夏洛克说:“目前还不清楚他们的具体位置,得先等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我们可以一遍寻找魂战具一遍打听他们的动静!”

闫大泽说:“辛六原他既然已经收获了魂战具,又得到了鬼魂的保护,现在战斗力应该已经非常强了!这段时间我们第二分队就带上辛六原去进一步搜索那群恶棍的行踪吧...”

周星昊说:“是的。吴有能,接下来就是你了。你可要加油啊,争取早日和吴有能一样。”

辛六原看向吴有能

“吴有能啊,这段时间我得去和第二分队一起行动,你可要保护好自己啊...”

吴有能用手一拍辛六原的后背

“去吧,小辛,我这人命很硬的,没那么容易死!相信你能和闫哥他们学到不少东西!”

辛六原点头:“好吧,那吴有能你自己小心点,这段时间我就和闫大泽先生他们走了!”

闫大泽说:“吴有能,你这段时间就在这附近多走走,顺便熟悉一下这片区域的地形吧。再之后说不准你就会找到什么好东西。”

吴有能点头:“我明白了。”

实际上,吴有能在想:正好,这段时间我可要好好调查一下有关于第一分队留下的消息和吴有基的事情,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忘记我们大伙的约定!

第二天,吴有能早早地起来,前往东北方向的城镇。

在半路上,吴有能发现一张渔网。

吴有能心想:“如果这个能帮我捞几条鱼吃也不错。”

于是他把网撒到河中。

等了大约两个小时,吴有能收网。

谁知,收网时一条鱼也没有。

他又打了一网,然而收网时还是一条鱼也没有。

吴有能心想:真晦气,这条河里没有鱼。

第二天,吴有能去另外的一条河去,结果和第一天一样,直到晚上也没打到一条鱼。

“奇怪了,难道说这个世界都没有鱼么?我得看看其他人的情况。”

这次,他看到另外的几个渔夫打到好多条鱼,吴有能明白自己的运气不好。

吴有能偷着找到一个渔夫,并给他几个铜板。

“大叔,我这人喜欢捞鱼,但是怎么也捞不到,这是为什么呢...”

渔夫笑着说:“你还是不会挑地方,这种河的鱼并不是很多,有一定难度。我们是因为熟悉这里的地形和鱼的习性才能打到,过几天也不在这里打了。这样,明天你去那边[碧云海]的入海口打鱼,再回来告诉我情况!“

吴有能说声谢谢,然后找了个地方吃着野果子睡着了。

第三天,吴有能前往[碧云海]的入海口。

碧云海的景象十分壮观,天上的云彩映衬着碧绿的光辉,连海中的波浪也渗透出青玉的颜色。

吴有能刚刚撒下一网,他就看见有一个金发碧眼,戴着礼帽,衣着十分讲究的男人骑着一匹长着翅膀的黑马从空中出现了!

吴有能心想:“这个人看样子像是贵族魔法师一样的人。”

他落了下来,看了吴有能一会儿,又拿起一本书来看。好像在对照什么。

“你好,这位打鱼人。请问你是叫吴有能么?”

“先生你好,我就是吴有能。”

“嗯,你能帮我一个忙么?”

“先生请讲。”

这个人穿上雨衣,拿出一根非常长的花色绳索,并把一端系在自己腿上。

“我希望你能把绳索另一端绑到树上,然后把我推到海里,过一会儿你注意下面情况,如果我的手拿着什么伸出水面,你快撒网把我捞上来,如果是我的靴子漂了上来,你就要知道我死了。那样的话不用管我,请帮我把这匹马送到旁边城镇集市上的一个女商人手里,这样你会得到一些钱,她的摊位号码我会给你。此外希望你严格保守秘密。”

这个人说完,给他一张号码纸。

“呃...好吧,就听你的!”

吴有能心里很疑惑。

吴有能把绳索的另一端绑到树上,他注意到绳索上有许多符号。

“绑的再紧点!”

“嗯!我明白了。”

吴有能绑的更紧了一些。

他又说:“把我推下去吧!”

吴有能把他推下去。

“扑通!!”一声,他进入了水中,不见踪影。

不一会儿,他的靴子漂了上来。吴有能知道他应该淹死了,于是不管他,把他的马牵走,按照号码找到了集市上的女商人。

这个女商人端坐在摊位旁,吴有能把马一牵过来,商人就注意到了。

“请问,你这匹马是...”

吴有能点头。

“是一个戴着礼帽的人嘱咐我交给你的。”

女商人仔细看了看马,流出一点眼泪:“呜呜,他死了呢。”

吴有能说:“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女商人叹气:“是贪婪把他害死了啊!”

于是女商人收下长翅膀的马,并给吴有能一袋子金币,嘱咐他严格保守秘密。吴有能收下金币离开。

第二天,吴有能又来到这里打鱼,又一个骑着长翅膀的马的绅士出现了,他说:“你好,吴有能!”

“你好,先生。”

“昨天有没有一个和我很像的人来这里呢?”

吴有能心想,如果说实话,他会说:“是你杀死他的!”,那样的话我就有麻烦了。

因此。吴有能说:“我没有看见这样的人啊!都没有听说过。”

“嗯?你不是吴有能么?”

“是啊!”

“那么,不是他告诉你让你把他绑在树上,然后再把他推到海里的吗?他没有告诉你,如果他的手伸出来,你撒网捞他,如果他的靴子漂上来,他就死了么?”

吴有能一愣:“呃,好吧。是这样的!我刚才是说谎了。可是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问我?”

“我想问你,愿不愿意像他一样,也把我这么推到海里。”

“可以!”

“很好,那么开始吧!”

吴有能麻利地把绳索绑在树上,等他把绳子另一端绑在腿上,就把他推到海里。

“扑通!!”

过一会儿,他的靴子浮出水面并且漂过来。

吴有能看到靴子:“他淹死了!”

和昨天一样,吴有能把长翅膀的黑马交给女商人,女商人看见马,就泪流满面,大哭不止:“呜呜,怎么都这样啊!又送了一条命啊!可怜人!呜呜...”

吴有能说:“节哀吧女士。”

“这,这真是贪得无厌的下场啊...”

女商人收下长翅膀的黑马,又交给他一袋金币,告诉他好好保守秘密。

第三天,又一个骑着一匹黑马的男人出现。此人白发红眼,踌躇满志,马背上还有很多东西。

他问吴有能:“有没有一个骑着黑色马的人来过呢?“

吴有能说:“有两个!”

“他们去哪里了?”

“按照他们的要求。都被我推下水淹死了,你是继他们而来的另一个么?”

“是这样啊...”

红眼人迟疑了几秒钟,脸上浮现出一丝忧伤。

但是,他再次看向吴有能,眼神便又十分坚定了!

“说的没错!我算是第三个来送死的人吧!”

于是他从容下马,拿出一条很长的绳索绑在腿上,另一端交给吴有能。

吴有能迅速把绳索绑在树上,这个人说:“可以把我马上的行李递给我吗?”

吴有能点头,随后把黑马上面的行李交给了这个红眼男人。

“多谢!请把我推下去吧!我要赌命了!”

吴有能点头,把他推到海里...

“扑通!”

过一会儿,只见他的手拿着什么东西伸出水面

“吴有能,快撒网捞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