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潜入绿壤川

公元纪700年4月末期。

闫大泽,周星昊随人群聚集于塞恩卡拉城门口的公告墙下方,观察新的公告。

“由于前任城主何九在任期间办事不利,导致复制人等恶党作乱,平民百姓不得安宁,现撤销何九在塞恩卡拉城的一切职务,转交由五家集团驻塞恩卡拉城第十分队的成员办理。”

“有目击者称,前任保安队队长何云志死于绿壤川下方的河水中。”

闫大泽说:“真没想到,何云志竟然这么死了?”

周星昊说:“这件事情不简单...”

这时,只见一群穿着五家集团制服的人带着一个浑身湿透的佣兵走了出来。

“小子,把你的见闻告诉人们,说明你遇到的复制人是什么样的怪物吧?”

只见这几个五家集团成员招呼了几个记者过来

“你们把这个小子的话记录下来,这些内容都要拍成相片,做成新闻写在日报上!”

“明白了!”

浑身湿透的佣兵说:“当时正下着大雨,何云志向一个一脸奸笑的复制人连开几枪,复制人却用很恶心的一种[触手状武器]防御住所有的枪弹!意识到枪弹已经没有作用,何云志大吼一声,拔出匕首冲向那个迟鹏飞复制人,却被迟鹏飞复制人的触手猛抽,掉下悬崖...”

记者们纷纷拍照记录,附近的观众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这还不算什么!还有个和我一起偷着跑出来的幸存者说,与一个迟鹏飞复制人战斗时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而且还看到许多戴着面具的形象...”

闫大泽,周星昊二人得知此事,便悄悄溜了回去,和探险者众人商议对策。

夏洛克说:“目前我们还不熟悉绿壤川一带的情况,而对方在此地生活时间较长。因此如果要想战胜对方,应该先设法了解对方的情况。”

阿尔曼先生点头同意。

“应该这样。必须对敌人的情况足够了解,才有把握高效率的进攻。”

闫大泽说:“我们可以在绿壤川的外围设立一个会合地点,然后再设法一步步靠近...只是,我们人数不少,如果一起去可能会打草惊蛇,应该让谁作为密探去潜入复制人聚集地调查情况呢?”

吴有能说:“我愿充当密探,前往调查!”

闫大泽点点头。

“人太多了容易引起注意,但是一个人行动也容易出现意外。”

辛六原说:“闫哥,我陪吴有能去吧!”

闫大泽说:“多一个人也好。能有个照应。就让老辛陪吴有能走一趟吧!稍后我把绿壤川外围的会合地点给你们,我们会去那个地方接应!”

辛六原说:“我们中午就出发,等到夜里差不多就能会合你们了。”

阿尔曼先生说:“这张牛皮纸给你们,是抄写的通缉令。你们按照这上面的内容辨认复制人吧!一定要注意隐蔽,不要暴露位置!”

吴有能接过牛皮纸:“放心,不会被发现!”

中午,吴有能,辛六原二人前往绿壤川中部地区...

绿壤川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仔细观赏风景时,还会闻到野花的芳香,躺在这里的草丛中,能使人迷醉半天,久久无法忘却...

吴有能说:“可真是一处旅游宝地啊...”

辛六原说:“是呢。真的是鸟语花香...邪恶的复制人,竟然会在这样的好地方,真是糟蹋了风景。”

这时,吴有能和辛六原忽然听到山下有异常动静!

“呜啊!哇!”

“疼,疼死了!我不干了!”

“啊!我错了!”

二人急忙前去查看,原来是几个农民在被一个迟鹏飞复制人赶着做苦力!

“啊,不要打我,我错了!“

这个迟鹏飞复制人嘴里叼着一根烟,嚷嚷道:“你们这些畜生,赶快干活!别偷懒,否则就打断你们的腿!”

说完,他便拿起[鞭子],毫不留情的向农民身上打去!

“噼啪!啪咔!”

“啊!好痛!痛啊!”

农民们不敢反抗,只能流着眼泪继续干活...

吴有能说:“看样子,这家伙和通缉令上的那个复制人很像啊?”

辛六原说:“是通缉令上的复制人团伙首领之一吗!”

吴有能说:“长相丑陋,面色阴暗,爆炸头,个子不高,喜欢虐待别人。这是通缉令上的迟鹏飞复制人15号!”

辛六原说:“他的实力怎么样?”

吴有能说:“好像不是很强。但是他手上有几把优质火枪,他的枪法很准,而且这种火枪威力比一般的大,对付他要设法避开火枪!”

这时,另外一个穿着大衣,肤色苍白的复制人出现,他走向迟鹏飞复制人15号身边,似乎在对做苦力的农民们指指点点。

辛六原说:“这个是几号复制人?”

吴有能说:“让我看看...”

“长相阴险,脸色苍白...这应该是11号复制人!”

辛六原说:“11号复制人能力如何?”

吴有能说:“不是很明确,但是我感觉,这个家伙可能有些实力。虽然隔着很远,但我注意到他的一只手一直插在兜里,他穿的大衣似乎也很鼓...我能够感受到,他身上隐藏了什么不对劲的东西!”

辛六原说:“会不会是之前闫哥他们说的那种,有什么触手武器或者很诡异的宝物?”

吴有能说:“我怀疑他可能拥有魂战具或者其他宝物!可能的话,不要与其正面冲突,我们先找机会干掉另外一个吧!”

辛六原同意:“好!就听你的!”

这天夜里,吴有能和辛六原耐心等到。当工地的看守人员睡着以后。他们暗中潜入内部。

里面大多数人都是被抓去做苦工的农民,一个个都灰头土脸,满身伤痕的趴在地上睡觉。然而复制人却舒服的躺在床上...

吴有能很气愤:“复制人真的很没人性啊。”

辛六原说:“等一下就让他们为他们的罪行买单!”

二人悄悄的,慢慢的靠近迟鹏飞复制人15号

这个迟鹏飞15号正在眯着眼睛躺在床上打呼噜。

吴有能悄悄溜过去,瞬间把他的嘴捂上!

“呜呜!呜!”

迟鹏飞复制人15号被猛然惊醒,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辛六原猛然拔出匕首,干净利落的用匕首割开迟鹏飞复制人15号的颈动脉,然后深深的插在迟鹏飞15号的心脏上,迟鹏飞15号顿时间死于床上,血流满地!

此时,忽然旁边的灯亮了起来,工人们发现了迟鹏飞15号之死!

“哇!复制人死了!复制人死了!!”

大家狂叫起来!

“太好了!复制人死了,我们自由了!我们自由了!”

苦工们发了疯似得冲出工地,四散奔逃出去!

吴有能说:“今天可真是大快人心啊!”

辛六原说:“这就是迟鹏飞复制人的报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