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午夜敲门声
  • 怪事杂记
  • 一派胡言老大哥
  • 2080字
  • 2022-05-11 18:03:06

从前有座山,名为大胡山。

山头直入云霄,山顶云烟缭绕,山上地势陡峭,巨石耸立。

松柏苍翠葱茏,奇珍异草漫山遍野,整座大胡山都被灵气充斥着。

历经几百年,在灵气的加持下,很多山间动物植物都修炼成了精怪,而灵气也逐渐稀薄。

最后大多数精怪为了修行更进一步,选择了离开了大胡山。

山底脚下住了不少人家,但因为山势原因,每户人家之间距离都隔的比较远。

村里又有人死了,死的是一个没出生多久的女娃娃。

邻山的亲朋去吃席,在酒席上本山村民们透露,女娃娃的死竟与山间的精怪有关!

听说那是一个夜晚,那户人家的男当家出去做活不在家,家中只剩下刚生完孩子的媳妇和刚出生的娃娃,娃娃闹的厉害,怎么哄都停不下来,于是孩她妈只能深夜亮着一盏孤灯,抱着孩子在床上不停的摇晃着。

一声敲门声响起,突如其来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尤为突兀。

妇人有些害怕,开口询问道:

“谁啊?”

门外丈夫的声音传来:

“是我。”

一听是丈夫的声音,妇人高兴极了!

妇人一点也没有怀疑,为什么丈夫会深夜归家。

妇人放下孩子,连忙去给丈夫开门。

门打开,丈夫矗立在门前,眼神晦涩不明,相处了几年的丈夫竟让妇人有了些陌生感。

妇人望着丈夫那熟悉的面容,笑着将丈夫迎进屋,拴上门,贴心的替丈夫脱下外衣。

丈夫走到床边,抱起哭闹的娃娃,摇晃了几下娃娃就停止了哭泣。

妇人吃醋的对着丈夫说道:“你没到家时,我哄了半天都哄不好,你刚到家才抱起来她就不哭了,你们真是父女同心。”

丈夫笑笑不说话,抱着孩子上了床。妇人也熄了灯,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妇人早早醒来,昨夜一整夜娃娃都没哭闹,自己难得的睡了个好觉!

妇人起身看娃,但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

丈夫和娃娃都不见了!

妇人在屋里扫视一圈,没有丝毫踪影!妇人开始有些急了!

她穿好衣服下床,出了门在门前四周寻找了一番,还是没有找到丈夫和娃娃!

妇人走了二十步到了山脚下的另一户人家,寻求邻里帮忙寻找,又走了五十步到了另一户人家,就这样三户人家一起上山寻找。

上了山,大家分开寻找,没多会,听见其中一户人家的召唤声。

“快来小西岗这里!”

小西岗是大胡山上的乱葬岗,原先是没有小西岗的,有年天灾,山脚下村户生活难上加难,饭都吃不上,更别说买棺材了!有户人家,亲人去世,实在没有办法就直接用草席一裹,直接丢到小西岗上。

村里人后来皆效仿这做法。久而久之,小西岗就成了名副其实的乱葬岗,并取名为小西岗。

几户人家聚集到小西岗,丢失丈夫与娃娃的妇人一眼就看见了众多尸体中,孤零零了无生气的躺在襁褓中的自家娃!

妇人双眼失去焦距,一口气喘不上来昏厥过去!

善良的住户们把妇人背回了家。

妇人醒后崩溃大哭,直哭的频频要晕迷过去,住户们都没走,一直陪着开导妇人。妇人缓过情绪,对着住户们说了昨晚的事情,众人猜测可能是山中的精怪变换人形害了人。当即走遍山脚下的每一户人家,告知大家提高警惕提防精怪。

没过多久,村里又死了个娃娃,不过这娃娃是病死的,与精怪无关。这家是个女娃娃,出生就体弱多病,长到四岁身体没撑住去世了。

女娃的爸爸外出打工,迟迟未归家。女娃的妈妈给女娃换上了漂亮的红裙子,用草席卷着请人抬上了小西岗。

没想到当天晚上怪事就来了!

孩子她妈妈晚上刚熄了灯准备睡觉,门口就出现了敲门声!

女人想起之前那户人家的遭遇,害怕的浑身发抖缩在被子里不敢回应。

门口出现女儿甜甜的声音:“妈妈,快给我开门啊?”

女人更害怕了!

女儿是自己亲眼看着去世,亲自送往小西岗的,门外的绝不是自己的女儿!

门外的敲门声还在继续,女儿的声音渐渐变的委屈抱怨:“妈妈,你怎么还不给我开门,我在外面都快要冻死啦!外面实在太冷了!”

女人在床上瑟瑟发抖不敢出声,任由着外面可怜惜惜的呼喊着自己。

连着好几天,到了深夜敲门声就会响起,门外的人一直呼喊。

终于,这天中午,女人的丈夫回来了。

女人见到丈夫,这几天的种种情绪尽数发泄出来,趴在丈夫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丈夫为女儿的去世心痛,也为妻子的经历而心疼。

丈夫拍着妻子的背,对着妻子说道:“我回来还没有几人知道,晚上我躲在里侧被子里不露头不出声,那精怪若是继续来敲门,你就去放门让它进来,我看准时机将它抓住!”

妻子脸一白,担忧的说道:“不行,这太危险了!那可是精怪!”

丈夫又说道:“相信我,我会做好万全准备的!”

到了深夜,敲门声果然响起。门外女儿的声音传来,还是说着和前几晚一样的台词:“妈妈,快开门让我进去哦,外面太冷了!我要被冻死啦!”

女人颤抖着开口道:“来了!妈妈来给你开门了!”

女人下了床,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精怪和自己女儿一摸一样!

身上还穿着死去时自己亲手换上的红裙子!

女人控制住发抖的手,牵起了小女孩的手往屋里带。

“冻坏了吧?快些上床妈妈给你暖身子。”

女人先上了床,最外面留了一个位置给小女孩,小女孩笑眯眯的躺了上去。

女人的手从被子里握住女孩的手腕:“妈妈给你暖手手。”

没给小女孩反应的机会,里侧的男人一把掀开被子!跳到床边!

小女孩见状想跑!可手却被紧紧攥住!

原来,方才在床上,握着自己手腕的并不是这家的妇人!

是这个大力气的男人!

男人一手控制着精怪,一手拿起床边事先藏好的大锤,往精怪砸去!

那精怪死了,现出了原形,原来竟是一只狐狸成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