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回16岁

“骁儿啊,今年过年你可得早点回来!”

“妈,我今年可能比较忙……”

“忙什么忙?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啥事儿重要心里没点数吗?”

老妈刚说了一句,电话那头就换成了马骁的爸爸马承德。

马骁条件反射的拿开手机,手指掏了下耳朵,一脸的后怕。

等老爸咆哮完,马骁才又淡定的回应。

“爸,知道了,我尽量!”

“什么尽量,是必须!”

马骁轻轻呸了一口,刚才一紧张咬掉了嘴唇上一小块死皮,最近忙的都上火了。

好在老爸看不到自己的动作,马骁暗暗感叹自己的明智:还好没有开视频!

电话对面是妈妈劝阻的声音,“老马,就不会好好说话,前段时间还说你肝不好!”

“骁儿啊,你是当哥的,得做个好榜样,你不找对象,你妹也学着你!两个娃儿没一个省心的。”

“我妹才多大啊!”马骁反驳的没多少底气。

马骁三十三,妹妹马媛小五岁,那也有28了,按照现在的标准,妥妥的大龄剩女。

“少跟我扯歪理,看看你堂妹,就比你妹妹大了不到一岁。现在呢,娃儿都有俩了,白白胖胖的,哎~”

见老妈越说越伤心,马骁赶紧打住,“妈,我爸啥情况啊?有问题赶紧去医院,咱又不是花不起这钱!”

“没、没事儿,你爸能有啥事儿,老毛病了!少喝点酒就行了。”

马骁点点头,老爸并不酗酒,不过做厨师的没几个不喝酒的。有时候来了客人总要应酬一下,遇到烦心事儿了,也要抿上一口。

话说回来,马承德的烦心事儿也主要集中在俩儿女身上。上学的时候要担忧,工作了也担忧,好不容易事业起来了,又开始担忧起婚姻大事。

这些年,马骁也谈过几个,但心里总有个疙瘩深埋着,感情的事儿不好勉强。

至于妹妹马媛,俩人从小窝里斗,也别指望着马骁能当什么榜样,或者亲自下场开导她,不帮倒忙就不错了。想想小时候做的孽,马骁对自己这个妹妹挺惭愧的,但积重难返。

“行了,妈、爸,我这还有事儿呢!你们放心,过年肯定回!那先这样啊,我挂了!”

挂掉电话,马骁长舒了一口气。

不就是相亲么,多见几个美女,不算什么坏事儿。

我找的你们不满意,你们找的我不满意,自古两难全,走一步看一步吧。

马骁收回思绪,给笔记本解锁,微信聊天窗口是昨天刚建好的高中老同学聚会群。

都快忘了名字的班长李忆唐不知抽了什么风,想起来拉老同学过年聚一聚。

李忆唐找上成阳,成阳找上马骁,不到一天的功夫,群里已经进来三十多人,当然,有三分之一是家属。

马骁算是同学圈混的比较好的,昨晚收到不少搭讪和恭维,当时马骁忙着招待来团队里聚餐的小伙伴,对群里的消息,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

大家都是同学,抹不下脸,没多久群里的气氛就冷却下来。

现在打开一看,消息又积累了上百条,还有人@马骁。

马骁飞快的往上翻,一个名字飞入眼帘。

马骁心中一咯噔,原本应该开心,但聊天内容却让人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怎么可能?章瑜怎么可能出事儿?

马骁的身体止不住的抖动,双手握拳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咬着牙,手指颤巍巍的翻到最上面。

是一个聊天记录。

马骁完全没了往日的镇静和果决。

身体躺在精心挑选的工程学座椅上,在家里的小书房,也不怕有人会打扰。

眼泪没能忍住,在眼眶里打转,越累越多,然后从两边的眼角溢出来。

连鼻涕都跑出来跟着捣乱。

妈的,她凭什么出事儿啊?

马骁呼了好几口气才勉强稳住心神,鼠标定位到聊天记录的小方框上,迟迟下不去手。

老子什么时候这么怂了?

早一刀晚一刀,有什么区别?

点开聊天记录,首先是几张图片,网速没让马骁为难,一瞬间便加载出来。

不用细看就知道是高速的车祸现场。

肯定不是章瑜!

绝对不是!

开车什么时候需要章瑜上场了?

之前不都是她男朋友开吗?即便是累了,他男朋友的堂弟通常一起回家,可以当替补。

就章瑜那技术,开什么车啊?

图片中车辆已经完全变形,就算是超人在里面也没有生还的可能。

白色小轿车边上是一辆打着双跳的厢式货车,后面还有一辆大货。

被包夹了,这种车祸并不少见,马骁当年考驾照的时候,安全教育课上看到过不少,当时还跟同学吐槽:真是怎么作死的都有!

马骁继续往下翻。

“视频谁有?我朋友说是有个suv忽然变道,吓得小轿车一脚油门别到两个大车中间去了,速度太快,撞了前面的小货车,小货车急刹车,后面的大车避不开,直接怼上来了!”

“卧槽!太凶残了!”

“花姐,你同事?”

“嗯啊,哎~,跟男朋友吵架了,自己一个人开车回家!”

“冲动是魔鬼啊!”

“不对啊,我怎么听说是分手了啊?”

“对,他男朋友不是咱对面写字楼的一个小主管嘛,好像姓郑,上周我还见他跟一个女的搂搂抱抱的。”

“不是章瑜吗?”

“当然不是,我眼又不瞎,跟章瑜都同事三年了,怎么会认不出来!”

“艹,渣男!”

“照片里的真是章瑜啊?”

“对,你等会儿,我找找,官方通告都出来了。”

马骁接着往下翻,是一张蓝色背景的通告,没提到具体名字。

“上午警察给咱公司打了电话,老刘接的,出事儿的就是章瑜,人家来核对一下信息。”

“哎,红颜薄命,死的怎么不是那姓郑的!”

聊天记录到此结束,马骁总觉得像是做梦,又回到聊天群,一条条往下翻。

消息的来源不止一处,从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中也印证了聊天记录里的消息。

马骁忽然感觉自己被卸掉了浑身的力气。

不过几天没留意,就发生这种变故,马骁还想着过年回去找个理由巧遇一下呢。

章瑜是马骁的高中同学,同一届,不同班。分科前马骁在培优班,章瑜在火箭班,分科后,马骁去了理二班,章瑜则选择了文科,在文一班。

整个高中阶段,章瑜几乎每次都是全校乃至全市的文科第一名,人长的也高挑漂亮。

那时候还不流行校花女神之类的说法,但即便身边的同学都被繁重的学业压着,章瑜依然吸引到相当一部分精力。

马骁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那时候的马骁心高气傲,甚至都不知道这位女同学什么时候走到自己心里的,等到自己发现的时候已经时过境迁。

章瑜的男朋友叫郑坤,是章瑜去了盛海工作后认识的。

抛开个人偏见不谈,这个郑坤算的上高大帅气仪表堂堂,章瑜跟了他也没算跟错人。

因为某些缘故,马骁走上了人生岔路,本来跟章瑜便没多少交集,后来更是渐行渐远。等到马骁觉得自己混出了名堂,可以重新站到章瑜面前时,发现她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

马骁想着,那就这样吧!

可是,七年啊,七年就等来这么个结果?!

马骁从微信通讯录里找出章瑜,打开和她的聊天窗口。

前段时间丢过一次数据,聊天窗口空空如也。

马骁知道自己不该去打扰,平时一直很克制。

甚至马骁在杭城,章瑜在盛海,相距不到两百公里,马骁去盛海出差过很多次,也只是偶尔“碰巧路过”约章瑜吃个便饭叙叙旧。

马骁幻想着有一天,章瑜的头像会出现个小红点。

打开是章瑜发来的婚礼邀请函,然后马骁包一个大大的红包,说上几句祝福的话。

祝你们幸福我做不到,毕竟没那么大度和虚伪,但祝你幸福我一定是真心的。

然而,这一切戛然而止。

老同学聚会群新的消息弹出来。

车祸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明天下午办葬礼。

马骁怨恨自己的后知后觉。

马骁跟章瑜是一个市的。马骁老家在商县,章瑜老家在张县,中间隔着阳平县,相距四五十公里。

此时窗外天已经黑下来。

马骁打开订票软件。

杭城到颍阳的高铁已经没了,马骁找到一趟次日达的K字头快车,看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现在出发来得及,便买了卧铺。

上了火车,马骁吃点了泡面,闭目养神,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马骁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耳边嗡嗡的,下意识的拍了一下,脸上火辣辣的痛感把自己惊醒。

睁开眼,看到白色的天花板,马骁顿时愣住,木讷的扭头看向旁边,是双层架子床,忍不住惊叫出声。

卧槽!

什么情况?

这是学生宿舍?

马骁视线扫了一圈,又看了看自己的床铺,有点乱,床尾胡乱的扔着一套迷彩服。

窗外的阳光刺痛马骁的眼睛。

瞬间很多东西涌入脑海,记忆乱七八糟的交杂到一起。

马骁眩晕了片刻,左手上电子表的滴答声将马骁惊回神。

成年后的记忆还在,而16岁之前的记忆变得异常清晰,两种记忆都归属马骁,身体并没有受到什么反噬。

马骁想打自己一巴掌看看是不是在做梦,手到脸边,意识到刚才叫醒自己那一巴掌带来的刺痛还没退却,巴掌转成温柔的抚摸。

好吧,不管信不信,老子现在穿越了!

现在是2002年9月1日。

这一年,马骁考上了颍阳一高。

正常开学是九月一号,不过完全按规矩的不多,通常都会提前一周。

此时军训刚结束,休息一天,明天正式上课。

军训带来的火热暴晒还记忆犹新。

马骁活动了下身体,没有多少疲惫感,浑身都充满了力气,跟前世那种运动一会儿就喘气儿的状态有天壤之别。

年轻真好啊!

说起来,前世马骁的体能耐力并不差,刚工作那几年,马骁是业余马拉松轻松破四的选手。

只是过了三十,新陈代谢快速下降,加上创业带来的焦虑失眠,马骁锻炼身体的强度降低,身体明显感觉不如以前。

现在的马骁,体重只有130斤出头,身高有179,对外宣称181,这个宣称明年就能落实。

好好吃饭保证营养的话,身高说不定还能往上多窜点。

想到这儿,马骁不由得感慨,既然都穿越了,干嘛不再往前穿越几年,比如小学五年级。

小学的时候,马骁跟着大哥陈晓亮的爸爸练了几年家传武术,身体棒、长得快。

上初中之后,爸妈一起去大城市的工地当建筑工人,每年只回家一趟。

马骁和妹妹作为留守儿童被托管给奶奶和当老师的大伯。

知道家里的艰辛同时又压制不住对各种新鲜事物好奇的马骁,为了将每月的饭钱省下来,以至于中午常常连正餐都不吃。

有时候连续一周,马骁只靠着十几块糖撑过一整天。

也因此,马骁的身体发育像是被掐断一样,小学时还长的挺快的,初中却没了进展,身高体重像蜗牛爬行一样,一年挪动一点,到了假期才会好一些。

多年的低血糖加缺营养,给成年后的马骁造成了不少苦恼。

若不是马骁有跑步运动的习惯,现在绝对就是一弱鸡。

“老马!老马!发什么愣呢?”

在床帮子上坐着看起来要下床却停在那里的马骁被徐光洁戳了一下脚底板,回过神儿。

“啊?啊……我还没睡醒,有点迷糊。”

徐光洁,马骁的下铺室友,也是前后桌,个头比自己低一点,性格很开朗,说起来这也是个有故事的男同学,所谓的开朗更像是一层保护色。

如果说马骁家日子不富裕要省吃俭用,那徐光洁家就是妥妥的困难户。作为好同学,高中三年,马骁去过徐家几趟,只碰到过他妈妈,那位徐光洁口中在外地做大厨的爸爸,马骁从来没见过。

马骁的家里好歹盖上了一层半,勉强算得上小楼房,而徐光洁家里直到高中结束,还是青瓦房加泥坯院墙。

徐光洁表面上很开朗,但内心敏感脆弱。如果不是马骁跟他混成了好哥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背后的秘辛。

高中之后,马骁跟高中同学的联系少了很多,其中也包括徐光洁。

后来从其它人口中得知徐光洁被老乡拉进了传销窝,马骁很遗憾自己没能帮上什么忙。

这一世既然重活了,这种事情就不会再让它发生了。

“快中午了,一起去食堂?”

徐光洁一边收拾床铺上的东西,一边问马骁。

“对门老王呢?”

“他有同学找,午饭不用管他。”

“嗯。”

马骁点点头,从床上跳下来,拿起桌子上的镜子照了照。

啧啧~,真嫩!

看看旁边的徐光洁,他体质属于比较敏感的,一周的的军训折磨,脸晒的又黑又红,一笑就露出小虎牙,形象有点滑稽。

三十多岁的心理年龄,十几岁的稚嫩身体,总觉得怪怪的。

要不是前世多年养成的咸鱼一般的稳重,此时的马骁就想找个小黑屋先关上一周平复一下心情再说。

换好衣服,找出饭卡,马骁跟着徐光洁一起去食堂。

食堂是今年暑假新竣工的,有两层,每一层都有四五米高,称得上校园里最气派的建筑,跟破旧的教学楼形成鲜明的反差。

如果不是玻璃门廊上方的两个大字,初来乍到的人还以为是礼堂呢。

马骁见徐光洁打了两个馒头一份素菜,心中意动,自己之前也是这个配置。

虽说家里没那么穷,饭钱爸妈也是管够的,每次打电话都少不了嘱托马骁要吃好穿好,但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儿,不能他们在工地上累死累活,自己在学校里大吃大喝。

眼下嘛,多了十几年的阅历,马骁意识到这种想法是多么的幼稚:知小节而不识大局。作为儿子,健健康康的出人头地混出个人样远比勤俭节约更能报答父母的付出和恩情。

马骁没有犹豫,在食堂阿姨的质疑眼神中,要了两个馒头外加一荤一素,又加了两个鸡腿。

徐光洁看到马骁的举动楞了一下,跟着他找个位置坐下。

看到马骁把一个鸡腿夹到自己餐盘里,徐光洁连忙拒绝,同时说出心中的困惑,“这可不像你啊?中彩票啦?”

“哪能啊,请你的!”

“别~,无功不受禄,我寻思着这几天也没做啥好人好事儿啊!”

“这不马上就正式开学了,先吃点好的,才能精力满满的应对明天嘛!”

“那行,感谢的话就不说了,我收下了。”

“这才对嘛,一个鸡腿而已!”

马骁看着徐光洁像是没吃过肉似的,捏着尖的一端,亲了下肥厚的鸡大腿,然后大嘴一张,鸡腿整个吞下,揪着尖端一转一扯,抽出一根光秃秃的骨头。

虽然大家吃饭都挺快,但快到这种程度的,马骁还是第一次见。

马骁竖起个大拇指表示拜服,看到徐光洁胡乱嚼了两下,就吞到腹中,只比猪八戒吃人参果稍好一些。

徐光洁看到骨头上还有点肉,手指牙齿并用,一点点刮下。

“我靠,你属狗的啊?我这个也给你!”

“不用不用,我够吃!”

马骁看着盘子里的鸡腿,穷矫情的他不喜欢吃鸡皮猪皮肥肉之类的。

按照往常,他肯定要先把鸡皮剥下来丢一边,此时却涌出一股大义凛然的情绪,忍着对鸡皮的排斥,把鸡腿塞到口中,咬下一大块,闭上眼胡乱嚼了几下,吞入腹中,这回自己倒也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区别是马骁不愿意去细品鸡皮的肥腻味道。

为了营养和父母的血汗,拼了!

马骁三两口把剩下的肉吃完,把虚胖的馒头用手握住挤压一下,就了点清汤,两口吞下。

见马骁吃的差不多,徐光洁开启话匣子,“下午有啥安排不?”

马骁摇摇头,“想去操场走走。”

“那行,我跟刘春光约了去五一大道看看。”

五一大道是学校附近的一条商业街,出了校门,拐个两个弯就到了。

徐光洁估计是想去找点小时工兼职。

见马骁点点头,徐光洁端起盘子,“那我先撤咯~”

看着徐光洁走开,马骁吃的也差不多了,发了会儿呆,起身放好餐具,向操场走去。

十二点出头,太阳老爷子已释放出十成威力,这时候去操场并不是个好主意,连狂热的打球分子都收工了。

马骁在砂石跑道上走了一圈,感受到烈日的灼烧,看着空荡荡的操场,心想重生了一回,怎么还成二傻子了?

穿过跑道边的一排法国梧桐,马骁走到熟悉的单双杠区,这里有几棵高大茂盛的树木遮挡,比四百米跑道和篮球场要凉爽许多。

马骁熟练的在双杠上撑起身子,侧起身,一撒手,整个身体吊在杠上,像钟摆一样来回摆动起来。

微微的眩晕感带着马骁进入一种空冥的状态,马骁闭上眼睛,回想起救人的场景,感觉不过是发生在半个多小时前,也不知道那个女孩儿最后被救过来没。

自己就这么长眠在仙龙湖里,沉下去的地方感觉很深,说不定就是个抽沙井,

想想自己的好哥们,年底那么忙,抽出时间陪自己跑一趟,结果人陪没了!

要不死回去算了!

这样想着,马骁下意识的伸直双腿,感受到身体自由落体,不到一秒钟,扑通一声,脑袋砸到地面。

马骁痛苦的抱住脑袋,蜷缩在地上,真特喵的疼!

还好双杠比较低,脑袋距离地面只有二三十公分,要是从双杠上落下,一米多高,现在恐怕得在医院躺着。

马骁的事故惊动了不远处的同学,一高一低两个女同学跑过来,关切的问,“同学,你没事儿吧?”

声音清脆温柔,有些熟悉,马骁没有抬头看,泪水迷住双眼。

“没事儿,我没事儿。谢谢!”

“要不陪你去校医室检查一下吧!”

马骁微微抬起头,顺着一个女生的双脚向上看去,单薄宽松的运动裤难掩笔直修长的腿型。

女生弯着腰,短发,脸蛋很小,马骁心中一震:这不那谁么?

马骁下意识想问,你也穿越了?

转而想想不对,两人本来就是高一同学,只是不同班,真要这么问,估计会被以为摔傻了。

没等马骁回应,矮个子女生一句话让马骁破防,“呀~,你都疼哭了!”

马骁大囧,忙不迭的解释,“我没哭!刚才有风……我是迎风流泪,不是,被地上的眼睛迷到沙子了……”

“呵呵~”

呵呵你妹啊!

马骁心中大叫,疼痛被窘迫遮没,连忙扶着双杠起身,双腿止不住打颤。

他娘的,挂的太久,腿都麻了!

马骁扶着横杠跺了下脚稍微缓解下,一瘸一拐的走开。

“谢谢关心,我真没事儿,不是,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马骁快步走出上百米,偷偷往回瞄一眼,看到没追过来,才拍打了下身上沾的灰尘和树叶,摸了下脑壳,流血了,估计刚才硌到了石子儿。

高个子女孩望着匆匆跑开的马骁,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同伴此时还在品评这个窘迫得匆忙逃跑的少年。

“走吧~,别说人家啦!”

“嗯嗯~,话说刚才那个男生头发好长,跟你的短发有的一拼~”

“讨厌~,有你这么对比的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