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桐花镜1
  • 满级大佬删号重来
  • 发光的石头.
  • 2374字
  • 2022-05-19 13:22:15

血珠浸透布料,顺着衣角落下,砸在地上如地里开出的花,刺目而讽刺。

安予浑身千疮百孔,心脏被贯穿的疼痛麻痹着神经,莹莹双眸渐渐涣散,她知道自己是没法活着离开游戏了。

好不甘心啊,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

她倒在地上胸膛微微起伏,然而每次呼吸都似乎耗尽全身力气。

所有的不甘在看到那人身影后便通通化为茫然——为什么?

随后是滔天的愤怒和怨恨,为什么!

明明她们都已经通关,就要活着离开游戏,明明离“永生”只差一步,就能结束这该死的游戏……

只可惜她到死也无法得到答案了。

意识渐渐涣散,直至虚无。

待安予的尸体逐渐冷去,罗茜瞧着时间差不多了,嘴角一直咧到耳根,眼中尽是癫狂,她的藏柜即将迎来一件新的珍宝。

觊觎许久的宝贝,终于要属于她了!

然而还不等她动手,安予的尸体却凭空消失。

眼瞧着煮熟的鸭子飞了,罗茜目眦欲裂:“怎么回事!我的宝贝呢……”

很快她就意识到原因,冲着虚空大喊:“去你丫的游戏。”

清理副本竟然把她的藏品也更新没了,那可是她最中意的一个!

这该死的“诡物游戏”!

【神级道具,向死而生触发效果。玩家正在重新进入游戏。】

安予是被周围的喧闹声吵醒的,她似乎睡了很久,醒来头疼欲裂。原来死后也能感觉到痛吗?那也太悲哀了。

等等,她的致命伤应该在心口。可是……

安予摸着温热的胸膛震惊,那里面一颗完好的心脏在“砰砰”跳动,心中一片惊涛骇浪。

她没死!

看着周围惊慌失措的人群,一个个宛若惊弓之鸟,却又色厉内荏……

“这是哪?”

“你们是谁?”

“我要回家!”

“我要报警了!”

……

这是新人初入副本的常规操作,不过这经典场面在她进入甲级副本后就再未见过,那是多久之前了?

嘶,太久远记不清了。

昏沉的脑袋令人无法把握重心,看人的人影都是交叠的,更别提思考。

安予蜷曲着身子蹲在角落,任周围人吵闹。

直到有老玩家出面,解释这是纵横游戏,若想回去,只能完成任务,否则就是死……诸如此类安予烂熟于心的套话。

这一幕幕熟悉的场景令人心悸。

可她明明已经被罗茜捅穿心脏,死的不能再死了,怎么会……等等,神级道具!

安予抬手看着腕上如血嫣红的手绳,陷入沉默。

她死了,又活了。

看情况还是打回“新手村”,这是删号重来了?

身前一片阴影笼罩落下,女生关心道:“你还好吧?脸色这么难看。”

安予仰头,费了些功夫才看清来人,是个容貌出众的女生,看年纪应该还是个学生。

女生目露关切,好像是在担心她。

她习惯和人保持距离,沉默着摇头。

周月见她眼眶微红,眸色湿润,泛着水光,以为是新人第一次进游戏吓到了。

想到自己第一次进游戏时的惶恐,虽没像这女孩一样吓哭,但也够呛的。周月多少能感同身受些,柔声安慰:“别怕。我玩过一场游戏,能带你哦。”

资深老玩家安予:“……”

可想到自己那张能模糊年纪的娃娃脸和身材,安予有些一言难尽。

怎么办,才好的脑袋又开始痛了!

围观着其他新人玩家闹剧的李燃,忙里偷闲的将部分注意力放在自家妹妹身上。

听到这妮子大言不惭说要保护新人,不禁好笑,提醒某人:“都自身难保还说带别人,哪来的自信?”

想到自己最大的靠山,周月立刻吹捧:“这不是有你嘛。”

李燃不置可否,也懒得看戏了。回回都差不多,怪腻歪的。

转头打量起这个看着人畜无害的女孩,年纪应该比他家丫头还小些,半垂着眼帘眼眶微红,瞧着的确像是个人畜无害的兔子。

只是不知这人畜无害的兔子能活几时,李燃恶劣地想着,便将这念头抛掷脑后。

左右是个无足轻重的小玩家罢了。

那边新老玩家好不容易折腾完,做了个简单的认识。

职场白领精英装扮的女人自称可可,一听就知道是化名,可谁让她是老玩家呢,大伙还指望她带队。

小混混名叫强子,是个邋遢的男人,一双色眯眯的眼睛时不时在几个女玩家身上瞟过。

体型臃肿的中年妇人姓薛,在场年纪最大属她,自称薛婶。

戴着眼镜,一副书呆子模样的青年叫刘申,唯唯诺诺的,看起来很好欺负。

另外还有两个大学生,好像是对小情侣,男的叫恒宇,女的叫佳玉。

至于刚才和自己搭讪的……

安予扭头看向周月,她正跟那个自称李燃的男生说话,两人关系不错,语气熟稔,八成是组队进来的玩家。

到底是新手村,什么样的人都有,玩家们的水平良莠不齐。

最后还是可可作为团队主心骨发话:“天黑前我们要找个住所。”

话音刚落,他们就收到了系统任务。

【丁级副本:桐花镜】

【玩家人数:9】

【主线任务:参加白府小姐婚礼】

【玩家身份:婚礼宾客】

【支线任务:暂无】

“什么宾客婚礼的……我们连白府在哪都不知道。”佳玉撅着嘴小声跟男友抱怨,只是音量没控制好,大伙都听见了。

“先到周围找线索。”可可对她说:“游戏不会发布莫名其妙的任务,任何要求都是有迹可循的。”

然而,玩家们打听了一圈,沉着脸回来了。

这线索找了不如不找。

这白家小姐大婚当日被屠满门,全家上下数十人无一幸免。这事闹的满城皆知,所以他们参加谁的婚礼?

鬼的嘛?

还不等众人从白家灭门的消息中缓过神,可可的话再次冲击新玩家们的理智:“如果我没猜错,我们的住处就在白家。”

“你开什么玩笑?白府被灭门了懂吗!”强子直接跳脚:“你这婆娘不会指挥就别瞎嚷嚷。”

可可显然不意外有人会抬杠,气定神闲道:“你别忘了,我们的身份是白府宾客。白府满门被灭,而我们却活着,这说明什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明白。

安予轻声细语:“我们要去的白府还没被灭门,现在打听到的消息只是白府的结局罢了。这是两个不同的时间段。”

可可赞许地看着女孩,说:“所有线索都指向白府,我们只有在那才能找到通关线索。”

理是这么个理,可是要他们住在一个明知会死人的地方又是另外一回事。

还是有几个人心里犯怵,对白府之行格外抵触。

但再抵触他们也心里敞亮,不去就没法完成任务,不完成任务就回不去。

最终,还是得硬着头皮上。

众人身处的是一处僻静的小巷,巷口便能听到来往摊贩,货郎的吆喝声,偶尔也会传来汽车的鸣笛。

这是个很有年代气息的城市,就像七八十年代灯红酒绿的富饶之地。

只可惜,玩家们的命运还握在游戏的手上,实难欣赏这些风土人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