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拆心易子
  • 孤影蝴蝶
  • 航思
  • 1513字
  • 2022-05-03 18:51:43

春分不吹暖,日月乾坤照。涉水东行去,无花也无浪。

消云镇上有一位老人,叫善人和。一天中午,酒足饭饱后,躺在床上休憩,听到喇叭声,醒来的时候,见外面一片明朗,出门一看,见一行人送姑娘出嫁,喇叭声鸣,车行中央,里面坐着新娘,浓妆淡抹,脸色红润,欲喜还羞,期盼着远方的爱人。后面跟着一群客人,嬉笑漫谈之际,远远的去了。善人和潦倒一生,膝下无子,只有一位老伴。平时无事,卖一些字画,对联书本为生。正准备去看看,屋里来一位贵客,这人不是别人,是隔壁街上一位蔬菜贩子马新,来了就贺喜道:“老人家,大喜了。您老余生有着落了。”

善人和略微惊奇,请他坐下,自己也坐在一旁:“何喜之有。我这天天有喜,出工收工,喝酒谈天。喜不自禁也有。你说说看?”马新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那南花村的李老六,生了三个女儿,一心博一个儿子。天有吉人之愿,去年下来,落地生了一对双胞胎。只可惜,只可惜……”马新话意犹未尽,瞅着善人和,善人和问道:“可惜还是女儿?”马新摇摇头,放下酒杯:“哪里哪里。这一对是儿子,只是一个是瞎子。生来就看不见。正寻思着送人,我这不看您老无所依,就给您送子来了么。”

善人和又是欢喜,又是糊涂,连忙招呼老伴做菜,整了一桌酒菜,两人吃了半天,马新告辞道:“李老六别的不图,孩子也是父母心头肉,只希望善师父解下珍藏的如意红思金,留给那一个小孩。这事就皆大欢喜了。”说完出门去了。

善人和食而无味,见老伴正收拾碗筷,望着她道:“你同意么。”老伴痴痴望着门口的梨树,时值深秋,也没花叶,萧条之余,也有一些风:“你解给他,我自然没意见。”又看了梨木一眼:“这树要是长了梨子,还可以留给小孩吃。”

善人和面带喜色,有了不少红光,于是出了家门,路过古朴的街道,途径繁华场所,心情愉悦。踏过草地,绕过湖泊,进了一家古寺前。古寺里面,两棵参天柏树,耸入云霄,迎风招展,上面还有个鸟巢。寺内香火弥漫,僧人正在念经。善人和走进大殿,朝佛主拜了几拜,找到寺庙执事虚无和尚。

两人在后殿大院内漫步,正属十月,天高气爽。善人和望着身旁的槐树,挂满同心结,都是痴情男女,许下的心愿,对虚无和尚道:“师父,我有一件事请求您。三十年前寄在寺庙的物件,我要取走了。师父莫怪,听我说来。所为君子浅论,达人知命。我这老伴,年轻时飞扬跋扈,蛮横无理。欺我双亲,毁我亲朋,但是她爱我甚过自己。这物件是我去海上求的,她抢了过去,见它如见我。谁知她戴了,却生异心,移情别恋。我实在无办法,放在寺庙里。如今来了一个小孩,别的不要,专要这个。她也同意了,我恳请师父,同意也好,不行也罢,都凭师父。”

虚无师父听了,闭上眼睛,转动手中珠子:“那小孩是否多病?”善人见珠子转动不休,道:“有两个小孩,一个眼睛是亮的,一个眼睛生来就瞎。那瞎的归我了。”虚无和尚听了,走进禅房。善人和在外等了一刻钟,正心中烦乱时,虚无和尚出来了,手里捧着一个檀木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躺着如意红思金,是一根鲜红的红丝,编织着三颗珠子,三颗金子,珠子通透明亮,水波流动,在阳光下发出柔和的光芒。金子是椭圆状,上面雕着花草,雕刻处栩栩如生,犹如花朵,绽放在金光中。红绳两头,还有两颗圆玉珠,挂在上面,灵动圆滑。

虚无和尚把红绳一扯,珠玉落满盒子,“呈呈”的响动,道:“金玉有明,红线无明。”随后把红绳也放进盒子里,慢慢的去了。善人和惊醒梦中,拿着盒子,回到家里。

不出一个月,王老六就托人把孩子送来了。善人和抱在襁褓中,孩子粉嫩可爱,咯咯直笑,只是眼睛微闭,不知是喜是愁。老伴抱过孩子,把红绳系在小孩左手上,给小孩取了一个名字:“善寻。”窗外的梨树,也忽然添了绿叶,笑这孩子,生来就哭,此时偏偏又笑了起来。满堂的梦,也照在这个孩子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