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太子失踪案

  • 枫雁刀
  • 炒股理财
  • 2006字
  • 2022-04-24 22:20:59

画风一转,萧雨凡的眼前出现了血光。

一把短剑,刺入了爹爹的胸口。他在帮萧雨凡挡刀,而杀死爹爹的那个兵头,脸上鲜血淋漓地,怒目圆睁地瞪着萧雨凡狂笑。

爹爹的嘴角流血,眼睛却看着萧雨凡,爱怜地看着。他伸出带血的手,轻轻抚摸萧雨凡的脸,在他脸上抹了一道道滚热的血痕。

每一道血痕上,都写着三个字:

杀鲜贼!

可就在这个时候,叔叔的背影也出现在了萧雨凡的脑海里……

他偷偷摸摸地拿着家里仅有的细软,贼眉鼠眼地回头偷看,然后弯着腰,蹑手蹑脚地逃离家门。他那弯着腰驼着背,偷偷摸摸的背影,刻在了萧雨凡的内心里,像在心里割了一刀,血在心里流淌,没过伤口,极致的痛楚淹没了他的情感。

“叔叔他,到底为什么丢下爹爹,自己一个人逃跑?难道有什么隐情?”

然而他的思想还没来得及展开,更多的思绪又往头脑里涌来。他看到了柳婷微笑着朝他走来,他张开双臂,想要抱,可柳婷却忽然解下了她的衣衫,露出了她洁白无瑕的……

“哇啊!”

那种刺激,让萧雨凡的思维产生了扭曲,柳婷的身子好像歪曲不成型了,可是过了一会,她又出现了,这一次,她背对着他,在她的身后,竟然还站着一个人——鲜国的皇子拓跋熙!

一只大手遮过他的眼睛,让他看不到这两个人所做的任何事情。萧雨凡抬起头一看,这个人竟然就是独孤云,他穿着鲜国服饰,张着大嘴诡异地笑着,嘴巴越张越大,似乎要一口将萧雨凡吞下去……

“哇!”

萧雨凡大叫一声,惊坐而起,眼前顿时一片漆黑,只留下了一堆柴火在燃烧,发出滋啦滋啦的爆炸声响。

“这是……我做梦了么……”

“臭小子,你把我给吓醒了。”

龙星揉着眼睛,坐了起来,他拿起一根柴火棍,摆到了萧雨凡的眼前,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神情混乱,精神萎靡,你的脑子怕是混乱了吧。”

萧雨凡轻轻点头。这一天之内,他遇到了这么多事情,亲手杀死一个人的刺激,亲眼看到自己父亲为了保护自己而死的痛苦与愧疚,亲眼看着叔叔丢下自己的父亲逃跑,亲眼看着邻居姐姐跟敌国皇子苟且……虽然是为了救他。一天之内的种种转折,把萧雨凡折腾得精神崩溃了,此刻的他,只自顾自地抱住了膝盖,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喂喂喂,你这样可不行啊。”

龙星拍了拍萧雨凡的肩头,笑道:“你的身上背负着许多不该你承受的重担,以后这样的日子还多着呢,要是就这么崩溃了,可不行哦。”

萧雨凡猛然抬起头,呆呆地看着龙星。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为什么这些人一定要来找我娘亲?我娘亲到底是什么身份,真的是梁国的宫女么?可那些鲜国的皇子贵族,为什么要追杀区区一个宫女?”

龙星挪了一下身子的位置,转了个方向。眼前,暗夜里的繁星呈现在他的眼前,一条银河,美到极致。

“我只知道,你娘亲肯定是从梁国宫里出来的,至于是不是宫女,我就不清楚了。也许是,也许不是,但她肯定跟十年前梁国皇室的太子失踪案有关。”

“太子失踪案?”这种话题,向来吸引眼球,哪怕是精神颓靡的萧雨凡,也顿时来了精神:“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龙星说:

十年前。

梁国皇宫,夜。

宫中第一高手须公公,捻着白色长须,闭着眼,感受着空气的流动。

忽然,他睁开了眼睛,一颗小石子飞向了旭和宫。

彼处,是柳贵妃所在的宫殿,此时的柳贵妃,应该正在生产。

又是何人,敢在这种时候侵袭?

须公公身形微动,已到旭和宫宫前。正要破门而入时,却见宫女刘霄站在门前,对须公公怒目而视。

“柳贵妃正在生产,须公公此时来访,所为何事啊?难道你就不懂什么叫礼义廉耻吗?”

须公公沉吟半晌,道:“柳贵妃正在生产,我入内确实不合适。可是,刚才有一个黑衣人,已然闯入旭和宫中,比起礼义廉耻,柳贵妃和小皇子的生命安全,恐怕更为重要吧?”

此时,须公公运起内功,朗声道:“老夫乃是负责宫中安全的人,若是要我将柳贵妃的生命安全放在脑后,老夫可做不到。”

内力加持之下,须公公的声音洪若龙钟,直震得宫女刘霄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而柳贵妃,却在此时抱着刚出生的皇子,走到了旭和宫门前。

“大胆须公公,你擅闯旭和宫,所为如何?”

须公公不由得一愣。

柳贵妃一切如常,那么那个黑影,又会是谁?

只听得须公公强忍脾气,作揖道:“柳贵妃,方才下官看到一个黑影消失在旭和宫,担忧柳贵妃和小皇子安危,不得不前来查探。如今柳贵妃一切如常,那下官便告退了。”

须公公的心中明白,这个黑影,绝对真实存在,只是,柳贵妃多少也算是主子之一,她强撑着刚刚生产的身体,出来制止他的探查,那他就不能以下犯上。

“不要让我找到你的空子。”须公公离开旭和宫,轻声道:“黑衣人……我一定会找到你,然后……”

他离开了旭和宫。

宫女刘霄看到须公公离开,连忙扶着柳贵妃入宫里,一边走,一边紧张地左顾右盼。

可她没想到,这一切,全落在了躲在远处,隐藏身形的须公公眼里。

过了约摸半刻钟,一个身穿着贵气十足的宫廷服装的男子,悄悄从旭和宫内探头出来,看到左右无人,急匆匆地离开了。

“宣王?”

须公公捻了一下胡须,想了一想,不由得身子一震。

莫非,柳贵妃刚刚生出来的孩子,不是梁国帝君文帝的亲生骨血?

若是如此,一场血雨腥风,恐将开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