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长剑斗笠男

  • 枫雁刀
  • 炒股理财
  • 2045字
  • 2022-04-24 14:54:51

“美人儿……”

拓跋熙大喜过望,他那肥肥的脸堆了起来,银笑之中竟堆了几分欣喜。

“你怎会这么轻易便从了我?难道不应该挣扎一下吗?”

柳婷迈出一步,走向拓跋熙。她肩头被凉风吹过,身子微微颤抖,却依然走得坚定。

“凡尘间的小女子,活在世上一辈子,无非是为了吃好穿好,如今眼前便是一个皇子,若是嫁了,哪怕做小做妾,乃至做个宫女,又怎会不胜过在这贫苦的山村,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

她的身子一软,拓跋熙立刻将她扶起,顺势搂在怀里。独孤云刚想出手拉开,却是慢了一步。

可柳婷并无任何刺杀的动作,相反,她却将手轻轻地放在了拓跋熙的手掌心里。

若是揽腰抱去,万一从袖口中露出一柄剑刃,拓跋熙必死无疑。但此时柳婷的手掌却交给了拓跋熙,便再无刺杀的可能。

莫说独孤云看出了她的意图,就连拓跋熙也不由大喜:“美人儿,没想到本王穷尽一生,竟然找到了一位真心想要跟随我的女子,你放心,本王定然给你荣华富贵,不负美人儿一颗好心。”

他一把抱起柳婷,径直走向山神庙的后院。

“皇子,此处是山神庙,供的是神!”

独孤云的冷语并没有换来拓跋熙的停步,只听得他命令道:“独孤,依美人所言,你就放了那小屁孩罢!”

独孤云手心握紧,拳心骨骼咯咯作响,然而,他并没有发作,应道:“是,皇子。”

他挥一挥手,众士兵立时散开。

“喏,皇子隆恩,让你走,赶紧走。”

话音落了半晌,却没有听到萧雨凡一点声音。

却见他背对着大门,双拳紧握,手心全是汗水。

“柳婷姐姐,你难道忘记了,我爹爹和你爹爹撮土为香,结为义兄弟的事了?”

“他们曾经发过誓,要生生世世,为国守土,痛宰鲜贼!如今,鲜贼当真打来了,你却背叛了你爹爹,认贼作夫?”

萧雨凡的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独孤云若非看在皇子的面子上,这一巴掌就要将萧雨凡打死。

“还不快走,在这里胡言乱语什么!”

他拎起萧雨凡的脖颈,直接扔了出去。萧雨凡摔在泥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此时,山神庙的深处传来了柳婷娇嫩而又绝望的叫声,两短三长,还伴随着萧雨凡熟悉的隔壁肉屠用刀把拍肉发出的嘭嘭声。而后,一声尖细而又极致悠长的哭泣,震慑了整个天空。

“柳婷姐姐,呜哇!”

萧雨凡扭过头,朝着村外头飞奔起来!

一滴滴的雨,慢慢地落下来了。

这个西北部的山村,平时很少下雨,村里到处是泥沙,可今天却反常地下起比豆粒都大的雨来,像是仙女在哭泣。

那雨滴一滴滴落入尘埃,弹起了漫天的沙土,打在了萧雨凡的身上,脸上,衣服上,雨水和萧雨凡的泪水混杂起来,再混入湿润的沙土,抹在萧雨凡的脸上,就像个失落的大虫。

一个戴斗笠的男子,从村里一路跟随着萧雨凡到村外。

闭塞的良村,村外只有一条路通向外界,而这条路的一侧,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另外一侧,却是高耸的山体。

萧雨凡的身前,一个身影一跃而下。

此人的轻功绝不简单,从数丈高的山体跃下而不伤,这绝非一般人所能为。

“终于……还是跟来了?”

萧雨凡虽然只有十岁,但是他自小聪明伶俐,自然早就明白,那个皇子拓跋熙所说的“放走”,其实不过是“换个地方杀”罢了。

他早已知道自己今日必然无幸,用双手揉了揉眼睛,看了那人一眼。

此人并不是独孤云,萧雨凡从未见过。

“要杀就杀吧,还等什么,对我这么一个小孩子下手,是你们这些鲜兵最得意的功勋吧?”

那人却不答话,一步步走向萧雨凡,手伸向腰间的剑鞘,握住,慢慢拔剑……

“嗖嗖嗖!”

那人竟忽尔飞身穿过了萧雨凡,连挽几缕剑花,刺向了萧雨凡身后正悄悄跟随的几个鲜兵!

一剑刺入鲜兵胸口,另一剑刺中鲜兵脖颈,再一脚踢出,将鲜兵的身子踢下了悬崖。

一时间,三人丧命!

再后方的几个鲜兵,看到此人如此武勇,再也不敢上前,为首的大叫一声:“撤”,便屁滚尿流地逃往良村村内。

萧雨凡不由看得呆了!

“这……这位大侠……你……你好厉害!”

斗笠男子轻轻走到萧雨凡的身前,蹲下来。

此时,萧雨凡才第一次看到了那个男子的脸。

他长着一张清秀的面庞,看起来,也不过就约摸十七八岁。可他的气质,却是出尘如仙,兼之武艺高强,这强大与高冷,便形成了萧雨凡眼中的第一印象。

“此处危险,他们想要在这里解决掉你,赶紧跑。”

那男子站起来,挥舞长剑,继续杀向鲜兵,他的轻功极速,很快就追上了鲜兵的最后一人。

剑花还未刺出,男子便听到身后萧雨凡的一声大叫。

他立刻意识到了危机!

“两路夹击么!面对一个孩子,他们竟用上这么周密的手段?”

当下不及追击,男子立刻回身,朝着萧雨凡的背后扔出长剑!

长剑刺穿了萧雨凡背后正在追击的一名鲜兵的胸口,那鲜兵口吐鲜血,一头栽倒在悬崖之下。

正在此时,天空中响起了隆隆一声,这声音极其异样,男子抬头一看,竟是一个身穿着华贵鲜衣的男人,从山顶推了一块巨石下来。

隐约间,他认出了那个男人的脸。

“独孤云!他竟然如此狠绝,对一个小男孩下这般死手!”

眼看着巨石从天而降,萧雨凡吓得根本不知逃跑,竟直立不动,眼看着巨石就要砸了下来!

斗笠男甩出斗笠,击向巨石,可是根本就是以卵击石,蕴含了内力的斗笠,在巨石的冲压下碎裂,然而就在这间隙,男子一跃而上,飞身抱起萧雨凡,躲开了巨石的最后一击。

“啊……悬崖!”

男子一脚踩空,怀抱着萧雨凡,朝着悬崖下方摔落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