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枫雁门男子

  • 枫雁刀
  • 炒股理财
  • 2031字
  • 2022-04-25 13:05:59

“啪啪!”

柳婷的脸也挨了一巴掌,兵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美人,你是不是还想当英雄?告诉你,就你这样的,落到老子手里就是羊入虎口,有多少个来都不带够。你看到我身后这帮兄弟们没?个个都单身,如狼似虎的。”

柳婷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可她退无可退了。她的身后,两个鲜兵一人一边将她的身子架起来,抬到了兵头的面前。兵头冷笑一声,拿起一把短匕首,轻轻将柳婷的衣服割破……

“混蛋,给我住手!不许你们欺负柳婷姐姐!”

萧雨凡大嚷大叫,可他这力气,又做得了什么?鲜兵只用单手,就把萧雨凡像老鹰捉小鸡一般拎了起来,轻轻一扔,他的脸就埋到了屋门前一堆沙土里。

他挣扎着爬起来,脸上却又挨了一鞋底。此时,他小小的脸上,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还沾满了泥沙,混着鲜血,不成样了。

“啊!”

柳婷的衣裳,被兵头撕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了洁白的肩头,一条粉红色的小肚兜若隐若现,兵头咂咂嘴,舌头在嘴唇上搅了一圈,眼神迷离,眯成一条银缝。

柳婷痛苦地闭上眼睛,不敢再看,牙齿死死地咬合,牙龈里出了血。她的身体微微震颤,无力控制,兵头肮脏的手,伸向了她……

萧雨凡身边的两个士兵,哪里肯错过这般观赏良机,丢下了萧雨凡,转头去看柳婷。忽然,两人眼前一黑,旋即大叫起来:“哇啊!”

原来是萧雨凡抓起了沙砾,撒在了两个鲜兵的眼睛上。趁此机会,他拔出了鲜兵腰间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了兵头!

长剑从兵头的后背穿出了前胸,兵头低下头来,看了一眼,带血的剑尖就这么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萧雨凡从来没有尝试过杀人,这一剑的刺激,让他的身体震颤不已。他的手,从长剑上松开,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后退俩几步,看着兵头一脸狂怒地转过身,长剑随着身体转动,十分狰狞。

兵头用最后的力量扑向了萧雨凡,眼看着就要一掌打死了他。正在这时,一个身影从兵头的身前掠过,将长剑迅速拔出!

兵头狂躁地大叫一声,抬头向天,抽搐着怒吼!

他的身体慢慢转动,转向了那个拔出剑的,穿着一身浅蓝色道袍的男人。

“枫、枫雁门?”

兵头说不出第二句话,口中流出一缕鲜血,双膝猛然跪地,身体直愣愣地趴倒在那个男人的面前。

周遭的几个鲜兵,看到那个男人,慌忙转过身,四散奔逃!

“枫雁门、枫雁门来了!”

在鲜兵四散奔逃的同时,那些逃亡的村民们,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

他们看到那一身浅蓝色道袍时,不由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苍天怜悯!没想到,枫雁门竟然来救我们了。”

一个孩子扯了扯娘亲的衣衫,撅着嘴巴,轻轻说道:“娘,我们这是……不用跑了么?”

那个娘亲,哭泣着蹲下来,紧紧地抱住了孩子,抚摸着他的头:“是的,乖小宝,我们……我们再也不用逃了,枫雁门来救我们了……”

那孩子似懂非懂的样子,不过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枫雁门,枫雁门……这是大侠的门派么?”

没想到,他竟想得痴了。

枫雁门的男子,走到了萧雨凡的面前,蹲了下来,看着他的眼睛。

“不要哭,孩子,你很勇敢。”

男子拍了拍萧雨凡的头:“能这么勇敢地保护姐姐的小男孩,我还是第一次见。”

刚刚经历了生与死之间的一转,又亲眼看到了父亲的死,母亲的逃亡,还亲手杀死了一个鲜国的兵头,萧雨凡的内心,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一个小孩子而言,这一切,足以让他的人生观彻底改变。

男子心里非常清楚。他的这几句话,既是对萧雨凡勇敢行为的赞赏,也是对他内心的安抚……

“哇啊!”萧雨凡一声大哭,他的声音,传遍了村子所在的小山谷,响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回声……

村外,山神庙。

枫雁门的男子帮助萧雨凡将父亲埋在了庙前的土里,并且用长剑为他雕刻了一块木质的墓碑,上面写着“慈父萧聪聪之墓”。

萧雨凡与柳婷静静地站在墓前,男子不知从哪里找来了几炷香,点燃了,塞到萧雨凡和柳婷的手里:“香火能抚慰你们心里的悲伤,你们点上吧,祭拜你们的亲人。”

萧雨凡接过香,朝着爹爹的墓,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泪水滴到土里,溅起一痕沙。

“爹……我一定要为你报仇!”

他依然牢记着父亲临终前对他说的那句话:“我们梁国子民,至死也要与鲜贼战斗到底……”

小小的拳头,紧紧地握着,就像攥着千斤万斤重的命运。

柳婷也肃穆地站在萧雨凡的身后,为萧伯伯上了香。一拜,再拜,三拜,方才起身。

枫雁门的男子不知何时突然拿了一堆柴火,走到二人身边:“天也暗了,你们进来庙里罢!我生火给你们烤些吃的。”

火光映照着三个人的脸,几枚红薯发出吱啦吱啦的声音。饿极了的萧雨凡和柳婷各自抢过了一枚,迅速啃完了,又盯上了男子身前的那一枚。

然而,两人的动作,都突然停了下来。

姐弟俩面面相觑,眼神离开了红薯,转过头去,假装什么也没看到一般。

男子笑道:“我是大侠,肚子不饿,这几个红薯,都是给你们的。”

姐弟俩对视一眼,顿时猛扑过去,同时抓到了一枚红薯,几乎要扭打起来。火焰跳动,似乎在歌颂这简单的美好。

男子微微一笑,说道:“方才那几个鲜兵,是不是在找什么人?”

姐弟俩的扭打动作瞬间停了,萧雨凡坐在地上,叹了口气。

“他们要找的刘霄,就是我娘……或许是同姓同名也说不定吧。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找她。她已经离开爹很久了,在我心里,她已经是个死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