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暗夜斗鬼

  • 道起玄微
  • 道门公子
  • 2140字
  • 2022-08-07 00:47:44

山神庙中,三人同时站起身来,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施展轻身法门,往庙门口纵去。

漆黑的夜色下,两道形如鬼魅,披头散发,面色惨白的身影飘然而至。

可未及庙门,便见三道人影纵身而出,将其围住。

青松青石二人二话不说,手中宝剑一展,一左一右便向其中一道白影攻了上去,其剑势凌利,倒也颇见功底。

李道一见此,也并未多说什么,手中桃木剑一挑,也向另一道白影攻了上去。

生灵死后,魂魄离体,游荡世间,少则一两日,多则三五日,自会缓缓消散于天地之间,不复存在。

可此类元灵魂魄,若得机缘,便可化而为鬼,正如人身,若得机缘,便可踏上修行路一般。

此外,鬼道之辈,虽凡俗之人不可视见,但却并非无形之物,鬼道又分为四境,鬼灵,鬼将,鬼王,鬼皇,分别对应道家练气,筑基,金丹,元神四境。

但一朝化而为鬼,灵智蒙尘,便再也不复前世记忆,行事亦只凭本能,就犹如稚子初生。

不过,随着修行日久,此物便能逐渐重启灵智。

除此之外,一些阴气汇聚之地,时日一长,也会自然生成一些阴邪鬼物,形态也不一而足。

而此刻,与李道一三人相斗的,便是两只鬼灵。

“区区两只鬼灵,灵智未启,便敢为祸一方,今日遇到我师兄弟二人,尔等的未日便到了。”

言罢,青松青石二人攻势更加凌厉,相互之间,配合默契,一时间大占上风,看样子,用不了多久,便能将此鬼斩于剑下。

而另一边,李道一看准时机,手起剑落,一剑削出,向白衣鬼灵当头斩去,若非此鬼躲闪急时,仅此一剑,便要被李道一斩于剑下。

即便如此,此一剑,也是沾着头皮斩过,发丝落下,化作一缕白烟消散。

到底是灵智未开,更无斗法之器,与人相斗,先天落于下风,两只鬼灵一时之间鬼叫连连,却没有丝毫办法。

“死到临头,徒自鬼叫,又能有何用。”

虚身一晃,李道一手中桃木剑直刺而出,迅捷无比,刺向白衣鬼灵面门。

生死关头,千均一发之际,白衣鬼灵伸出了一双仿若枯骨般的手,抓住了桃木剑。

尚未侍其高兴,但见李道一面上闪过一丝轻笑,轻冷哼一声,道:“不知死活。”

言罢,真气流转,桃木剑上一道金光一闪而逝,鬼灵双手却仿佛如抓烙铁一般,白烟冒出,滋滋作响,犹如被烤熟一般。

一声惨叫传出,随即,鬼灵不顾疼痛,强行将桃木剑拍往一旁,同时欺身而上,本能地欲与李道一近身相搏。

李道一眼疾手快,右手拂尘自下往上一挥,雪白色的拂尘丝犹如钢针,自其面门扫过,白烟飘出,又是一声惨叫传来。

左手桃木剑上又是一道金光闪过,挥剑而起,直刺入鬼灵咽喉之中。

李道一轻声喝道:“破!”

下一刻,一声大响传来,鬼灵的身躯轰然炸开,化作一阵白烟,消散无形。

而另一边,青松青石二人,眼见李道一单打独斗,却已然解决战斗,己方以二打一,却落人于后。

许是自觉面上挂不住,心中发狠,二人同时咬破手指,将指尖鲜血往剑身一抺。

剑身之上顿时闪过一道金光,二人前后夹击之下,仅仅片刻功夫左右,这一只鬼灵也被二人了断,化作了白烟,消散无形。

见二人也已然结束战斗,李道一将手中桃木剑一收,便准备上前说几句场面话。

三人相对而立,对视一笑,刚欲开口,却同时面带惊色地大声道:

“两位道友小心身后。”

“李道友小心后面。”

三人此刻虽心神略微放松,但脑后生风,不想也知是危险临近。

来不及做何反应,李道一下意识地将头一偏,便见一道黑光于耳边擦过。

堪堪躲过致命的一击,李道一不敢怠,脚下提纵术施展,瞬息之间,便掠出一丈之远。

面上依旧是惊魂不定,心中更是心惊胆战,暗呼道:“好险,好险,侥幸啊!”

就在方才,三人收拾了两只鬼灵,心神放松之下,却另有两只鬼灵,趁三人大意之下,自三人身后暗施偷袭,差点便叫其得手。

定了定心神,李道一抬眼望去,见另外二人虽然狼狈,但也并无大事,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此时此刻,他还真不想青松青石二人有什么损伤。

不过幸好,这二人虽没有精妙的轻身法术傍身,但到底多年与人斗法,临敌经验丰富。

危险临头之际,二人不顾脸面,各自施展了一招江湖招式“懒驴打滚。”

就地一滚,虽狼狈异常,却好歹躲过致命一击,保住了性命。

站起身来,二人面色难看地看着场中笼罩在黑气中的两只鬼灵,方才那一下,二人虽保住了性命,却也是颜面扫地,此刻自然是怒火中烧。

而此刻,场中两只鬼灵却桀桀桀地笑道:“可惜了,如此境况,都被你三人给躲了过去。”

李道一闻言,先是一愣,随即便明白了过来,冷哼了一声道:

“两只阴魂鬼物,居然还会暗算偷袭的手段,我道是为何,原来是两只开了灵智的小鬼。”

“哼哼,光明正大也罢,暗算偷袭也好,只要管用,便是好手段。”

而此时,另一只鬼灵也阴沉沉地开口道:

“人类,我二人自开灵智以来,便再不曾残害生灵,更不曾妄杀人类,反倒是你等人类,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非要至我等于死地不可?”

青松道人冷笑了一声,道:“两只阴魂鬼物,也敢大言不惭,以人自居,简直是不知所谓,你既自言不曾害人,那你可知,近些时日,死于尔等之手的人,已然不下二十之数。”

“那是他们自己找死,怨得谁来。”

一旁青石道人怒极反笑道:“好一句自己找死,怨得谁来,照尔等所言,我等便该任由你等鬼道猖獗是吧?”

见三人面色难看,一幅不死不休的模样,两只鬼灵同时厉声道:

“可恶的人类,你们是当真打算与我等拼个你死我活了?”

李道一手中桃木剑一挥,冷声道:“早该如此了,人鬼本不两立,又那来那么多废话,忒地括噪。”

言罢,真气流转,手中桃木剑金光闪过,剑身一震,当即电闪而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