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内外是非

  • 道起玄微
  • 道门公子
  • 2252字
  • 2022-06-20 01:48:43

八人凑于一处,楚狂当先开口道:“哈哈,如此趣事,算上我老楚一个如何?”

铁鳄长老心有谋算,自是越多人参与越好,当即便表示道:“道友想要参与,那自无不可。”

“哈哈,道友爽快,如此,这块灰耀石,便是我老楚的赌注了。”说罢,此老便取出一块灰色玄石,置于了大石之上。

两人是赌,数人也是赌,真要吃亏,也不能只他一人,玉衡长老心中如此想着,索性望了望赵天石,开口笑道:“赵道友不妨也来凑个热闹。”

虽说四宗弟子,不论人数还是修为,皆是相差无几,但铁鳄既然敢主动开口,想来定是有所倚仗。

因此,在赵天石心中,本是没有参与其中的打算,毕竟,他可不是楚狂那厮,还主动送上门去。

可此时玉衡长老主动相邀,其他三人也皆参与其中,他若不参与,反倒显得有些怕事似的。

因些,心头苦笑了一声,也是笑道:“如此,在下也来玩上一玩。”

随即,取出一张金色符箓置于大石之上,有些不情愿地道:“这张极品金符,便算是在下赌注了。”

说罢后又不舍地望了一眼金符,暗自脑怒楚狂那厮无脑,人家二人赌得好好的,没事非要凑什么热闹,真是愚不可及。

倒是铁鳄长老嘴角一扬,暗自高兴,虽明知其他四位下门中人多半不会参与,不过,他还是笑问道:“你等四人,可也要玩上一玩?”

四人闻言,均是摇了摇头道:“四位前辈玩好就行,我们四个晚辈,就不参与了,也免得扰了四位前辈的雅性。”其推脱之意,简直一览无余。

开玩笑,他们四宗门人,不论人数还是修为,都要差上一筹,此等事情,还是躲远些的好。

更何况,他们四家,本就是下门之一,不像这几宗家大业大,由其是玄微道宗,那可是十二上门之一,天下名门,富得流油。

再者说,虽同为金丹之境,但金丹境修的是顶上三花,他们四人不过是初入金丹的人花之境,而这四位,却皆是入了天花之境,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更何况,他们毕竟是晚辈,即使是推脱不来,也无碍颜面。

不过,铁鳄长老显然也并不指望这四人参与,不过是出于礼节邀请一番罢了,眼见这四人推脱,他也没有多费口舌。

毕竟,他原本的目标,本只有玉衡长老一人,现在又多了两个,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做人可不能太贪心。

外间几人心思各异,而秘境之内,李道一在经过半日摸索,也终于寻到一处门中有所记载之地。

寒冰潭,此潭位于秘境东面,因其潭水冰寒,因此得名。

以此潭为中心,方圆十余里,俱是寒冷无比,又因其特殊环境,故而,寒潭四周盛产几种冰寒属性之药草,例如寒冰花,水心草等药草。

不过,在寒潭深处,却存有一群二级妖兽寒冰鳄,此鳄虽单个一只不过练气五六层修为,但却性情残暴,又是群居之兽,故而等闲之辈也不会主动招惹。

但此兽平日却多在潭中深处,只要小心一些,不去主动招惹,一般也并无大碍。

李道一小心地分开了几枝弯曲树枝后,一个碧绿色的水潭出现在了眼前,人还尚未靠近,一股森然的冷冽寒意就已让他打了个寒颤。

“果然不愧寒冰潭之称。”李道一由衷的称赞了一句后,便运转真气,将周身寒意驱散,同时又好奇的打量了起来。

水潭面积不大,不过十丈左右,但是水面之上,竟冒着丝丝肉眼可见的寒气,甚至在潭边之处,还结上了一层晶莹冰霜,可见潭水的冰寒程度。

不过,李道一对此却并不在意,令他上心的是,在潭边四周,生长了数十朵雪白的灵草,此草一茎三叶,浑身青白相间。

其中有十余株散发着淡淡的白气,似乎被烟雾笼罩着一般。

“没错,是水心草,和资料里描述的分毫不差!”李道一喃喃轻声道,心里有几分暗喜。

进入秘境快小一天了,他却没有丝毫收获,此刻终于开张了。

李道一习惯性的往左右望了一眼,正要抬腿,却忽然脸色微微一变,身子一躬,轻轻的后退了几步。

随即,敛气术施展,再次藏匿在了枝叶之后,然后面无表情的望着左侧的密林。

果然,片刻之后,人影闪过,一个蓝衣人探头探脑的走了出来。

从其装束上看,此人应是青山宗的门人,有练气八层的修为。

这人也是极为小心,一步三回头,还不停的四处观望着。而且手持符器,显然也做好了应付袭击的准备,其行动的方向,正是那几株已然可以采摘的水心草。

秘境之中虽药材丰富,但为免竭渔而泽,故而,在秘境被发现之初,各宗各派便有明文规定。

凡秘境之内的灵根药草,一律只许采摘千年以上灵草,差一年也不行,若敢妄采,一经发现,门规论处。

甚至,他们进来之时,还被发放了一些灵种,要求他们进来后撒下。

不过,此秘境本就千年一开,故而,千年灵草在外界虽是珍惜之物,但在这秘境之内,却相对常见,至少算不得特别珍惜之物。

此人虽然小心翼翼,但李道一显然也没有就此放弃的打算,必要之时,他也不介意行一些非常之法。

毕竟,千年灵草在秘境之中虽是常见,但也只是在秘境之中而已,放于外界,每一株都是令金丹真人心动的东西,足以令其放下脸面亲自扯皮了,要他轻易放弃,那是绝对不行的。

“出来吧!我看见你了,躲躲藏藏的,莫非不敢见人乎?”

在离水心草尚有大约十步之远的地方,蓝衣人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沉声开口道。

李道一心头一动,以为不小心被其看出了踪迹,正准备抬脚而出。

可随即,其心头暗自冷笑了一声后,却将刚刚抬起的脚步又放了回却。

此人虽然声音够大,但其目光却是东张西望,根本就没有向李道一藏身之处望来,显然,此人是在用诈。

“倒也是一聪慧之辈,只可惜,演技太差。”

一切也正如李道一所料,此人连诈数次之后,仿佛确定四周无人,这才放心大胆地去采那水心草。

见此情此景,李道一心头一动,捏了一张符箓在手,琢磨着是不是趁对方大意之时,从背后给其来一下子。

主意还没有拿定,蓝衣人却动作极快的将十余珠水心草一扫而空,显然也深知夜长梦多的道理。

可还未等他有所动作,此人却传出了一声惨叫之声,随即心有不甘地缓缓倒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