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道士下山

  • 道起玄微
  • 道门公子
  • 2200字
  • 2022-05-22 13:46:49

犹豫之色一闪即逝,二人便转念想到,只要有人下山,总归也算是一丝希望,再不济,也算完成了差事。

二人对视了一眼,见其皆是点了点头,便装作高兴道:“小道长慈悲为怀,我二人代寻阳百姓谢过道长了。”

说罢,又恭敬地朝李道一行了一礼。

“两位差官不必客气,贫道也是为了寻阳百姓。”

“道长高义,我等佩服。”

好不容易将二人送走,李道一取出山参,仔细看了看,颇为高兴的点了点头。

“虽非灵药之属,但有接近七十年的药龄,其药力纵然不能使我再进一步,但也能省我三月苦修之功了。”

其实所谓祭炼捉鬼之物,也不过就是一个拖词,他之所以非要半月之后方才下山,主要的原因有三。

其一,他师父对他有救命授业之重恩,而尚有半月之期,方才够一年的守孝之期。

其二,他才突破练气第七层末久,境界尚不是太稳,还需几日功夫来稳固境界。

其三自然便是为了练化这株山参的药力了,送上门的好处,当然是先得了再说。

至于那恶鬼,除得了就除,除不了就跑,大不了日后修为精进之后再回来除之。

更何况,尚须吸食凡人精气的恶鬼,修为也高深不到哪里去,真要功行深厚,找些武道高手或修行中人,岂不是更好。

十日之后,李道一将境界稳固之后,便将山参熬成了药膳服下。

磅礴的药力瞬间充满周身四肢,李道一按黄庭真解的行功法门,小心翼翼地开始行功。

一日夜后,方才将体内的药力完全化开,感受着体内磅礴的真气,李道一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

黄庐后山竹林朝阳处,在一座孤坟前,李道一神情庄重地上了一柱香,又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后,便跪于坟前,喃喃道:

“师父,孝期已过,弟子准备下山游历,以增见闻,若您老人家在天有灵,便护佑弟子早日修成金丹大道。”

之后又絮絮叨叨地说了许久,眼见天色将晚,方才起身离去。

次日一早,李道一身穿道袍,头戴道冠,手持拂尘,斜背一柄桃木剑,腰挂如意袋,站立于道观门前,倒也颇有几分神仙中人的风彩。

望着生活了十多年的道观,李道一楠楠道:“此次下山,短时间内,怕是回不来了。”

想及此处,他眼角便不由地有些湿润,驻足良久后,他又向着道观后山缓缓拜了一拜,随即缓步向山下走去。

神州浩土,广有亿万里,地大物博,幅员辽阔。

自太祖推翻前朝,定鼎中原,立都金陵,时至今日,大楚建国已有五百年之久,历经九朝。

当今天子勤政爱民,虽算不得什么圣世明君,但也称得上是一个好皇帝。

但近些年来,边境却时有战事,国内亦有藩王蠢蠢欲动,虽总体而言,朝局还尚算平顺,却也隐隐有一种动乱将起之兆。

李道一下山之后,行有半日,便来到了寻阳县城之外。

近些时日,寻阳县并不太平,为防有人趁机犯事,故而进出亦是严格盘查,李道一行至城门囗处,便被衙役给拦了下来。

自古以来,和尚道士最是不能得罪,守城衙役更是深知此理。

故而上前之后,也并未因李道一年轻便无礼轻视。反而略微躬身抱拳,向李道一行了一礼后,方才开口道:

“见过道长,敢问道长仙乡何处,来我寻阳县城又是所为何事?”

云道一见此,轻声笑道:“贫道自黄庐山黄庐观而来,受县尊之请,来此捉鬼。”

守城衙役先是一愣,随即大喜道:“原来是黄庐山的道长,不瞒道长,我等却是盼道长许久,道长可算来了。”说罢,就又欲行礼。

李道一伸手一拦,道:“不必多礼,你且领贫道去此地县衙吧。”

“自当为道长带路,道长请随我来。”

说罢,便在头前引路,同时,向一旁不远处的几个衙役打了个眼色,有伶俐者,立刻便向城内跑去通禀。

一路之上,此人不时向云李道一介绍些城中名胜之地,而街道两旁,亦是商铺林立,人来人往,颇为热闹,可见城外虽不大太平,但这县城之内,却也还尚算安稳。

不多时,二人便来到了县衙处。此时,县衙门口外,正有四位中年人焦虑地等待着,其中有两人正是上山寻他的二人。

四人之中,有三人乃是武道中人,上山寻他的二人有后天三重的武道修为,另一人略上一层,有后天四重的武道修为,还有一人,虽不修武道,但却隐隐立于三人之前,想来应该便是此地县尊了。

大楚立国之后,文武并重,以文治国,以武强国。

而武道又有后天和先天之分,后天分九重,可敌仙道练气境。

而先天高手,甚至可敌仙道筑基之辈,不过,先天之辈,已然是百万无一,极其少见了。

但在传闻之中,武道之极,尚有至高一境,俗称化境,传言可敌仙道金丹之境,相传,大楚开国太祖,便是此境。

可能将武道修至此境者,纵观天下,也寥寥无几。

传闻如何,李道一并不知晓,不过,武道后天和先天之辈,确实可敌仙道练气和筑基之境。

此言虽是不假,但相比仙道中人而言,武道之辈,不论寿元,或是手段之上,都要差上许多。

不过,武道虽不如仙道,但皇朝帝室依仗精兵强将,和兵甲战阵,亦是不容小视。

毕竟,修道之辈虽修仙道,但终非仙人,便是金丹真人,若真遇上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百战大军,除非手段过人,不然也多半只有逃遁一途。

故而,仙道之辈虽依旧高高在上,但对朝廷中人也还算客气,更何况,本就有修仙之辈,或图荣华富贵,或图修道外资而依附于皇朝帝室。

见李道一二人走来,略微领先一点的中年人当先几步走来,对李道一行礼道:“寻阳县令刘子义见过道长了。”

李道一呵呵一笑,回了一礼道:“县尊不必多礼。”

“道长远来辛苦,县衙内已备好吃食,为道长洗尘,还请道长赏脸。”

“县尊太客气了。”

刘子义微微一笑,道:“道长不辞辛苦,远来我寻阳县捉鬼除妖,一点吃食又能算得了什么,况且县衙内此刻正好还有两位道长,道长也可入内认识一二。”

“哦,还有道友同在?”

“正是。”

“即有道友同在,自当前去一会,便烦请县尊引路了。”

“道长客气了,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