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心思各异

  • 道起玄微
  • 道门公子
  • 2161字
  • 2022-06-17 22:08:02

广场上空三丈处,浮云飞舟停立后,自飞舟阁台中行出一位老者。

老者身形消瘦,面容清癯,须发皆白,身穿星辰道袍,头戴星辰冠,站立一处,便自有一种清静自然之气度。

此老望了众人一眼后,缓声开囗道:“老道玉衡,乃是门中长老,此次沧元秘境之行,便由老道带队,尔等可曾明白。”

一众弟子闻言,立刻躬身行礼道:“我等明白,谨尊长老安排。

“行了,莫要多礼了,众弟子且先上飞舟吧。”

众人虽皆是练气修为,修为低下,但好歹也是修行之辈,飞舟虽离地三丈,但也还不是问题,闻言之后,纷纷纵身一跃,便上了飞舟。

待所有人皆上得飞舟之后,但见舟身之上,符文流转,浮云飞舟也再次缓缓而动。

飞舟之上,有一处二层阁楼,玉衡长老见众人登舟之后,便也未再多言,随囗嘱咐了几句之后,便径直回了阁楼之中,将一众弟子留在了夹板之上。

李道一与众人也不太熟,便独自寻了一处稍微靠边之地,盘膝坐下,开始打坐养神。

飞行灵器之速度,自然是快捷迅速,不过一个时辰之后,一行人便出了玄微山。

飞舟一路之上并未停歇,数日之后,一行人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山林之中。

山林四周荒僻寂静,巨树古木繁多,飞舟过处,鸟兽皆惊。

又过不久,一行人飞过山林,到了一处荒山之上。

不过,此时荒山之上却是人影重重,显然是到地方了。

此时已至傍晚,玉衡长老吩咐一行人下了飞舟,自行寻找地方休息后,便独自寻了一处大石打坐。

一行人告退之后,便纷纷在山上各行其事,为即将到来的血腥炼狱,做着最后的准备。

有的盘膝而坐,养精蓄锐,有的拿出法器,不停擦拭;还有的呆呆出神,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但也有几人,神色自如,笑谈如常,如同外出游玩的一样轻松,仿佛秘境之行已然手到擒来一般。

对于此种情形,李道一也不由地感慨不己。

“果然是无知者无畏。”

凭心而论,李道一为了这此秘境之行,已然是做足了准备,可即使如此,也不敢说有万全把握。

而这几人,不过练气八层修为,若非是无知无畏,便是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就在李道一四处观察之时,身后却传来了轻微的脚步之声。

李道一微微皱眉,他为了清静一些,故而特意选了个不起眼的角打坐,怎么还会有人来此地。

“是李师兄吧?在下汤有吉,想和师兄谈谈明日秘境之行的事,不知师兄是否有暇,听师弟几句良言?”

此时,一个充满了圆滑之意的声音传来,让李道一眉头更皱。

明明是寻求帮助,却非要在此虚张声势,好引人重视,高看一眼,简直是不知所谓。

李道一虽未见其人,但仅听其言语,便不想搭理此人。

不过,到底是同门师兄弟,总不好无故得罪。

更何况,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此人是否小人,他并不知晓,但绝不是什么君子之流。

因此,虽然心中颇为不屑,但还是勉强回过身来,看了看已至身后的一行二人。

等看清楚这二人的面容后,李道一暗地里叹了口气,竟然是两位只有练气七层境界之人。

一位面容幽黑,但眼中透着丝丝狡猾之色,另一位胖胖憨憨,分明是一涉世未深之辈。

“这等修为,进入秘境,和送死有何区别?”

不过,这种想法也仅是在心里想想,他自是不会宣之于口。

至余这二人来意,他不用猜都能想到。

“两位师弟,可是有事?”

李道一声音冰冷地开口问道,其话中生人匆近之意,更是显露无疑,试图让这两人知难而退。

不过显然,此人的脸皮比李道一想象的厚的多,不但没在意李道一据人千里之外的语气,反而颇为的热情开囗道:

“呵呵,不知李师兄对明日的秘境之行,有何打算?”

“我有何打算,与师弟有何干系?”

汤有吉虽心中暗自脑怒,但面上却是丝毫不显,轻声笑道:

“师兄虽修为高强,但一人行动,却难免有力所不及之时,我已联系了几位师兄弟,师兄若是有意,我等愿助一臂之力。”

李道一暗自冷笑了一声,却没有开口说话。

明为帮忙,实则寻求保护,甚至不乏利用,让其强出头之意。

数人甚至十余人一起,看似力量强大,无人敢惹,实则却是各怀鬼胎,皆是心机暗藏。

到得最后,利益分配不均,多半还是以实力定其归属。

李道一对于此事,自然是亳无兴趣,没有一丝好处不说,说不得还会被人利用,甚至被暗下黑手都犹未可知。

至于这位汤有吉汤师弟,恐怕也没怀好意,打得肯定是浑水摸鱼,想要乱中取巧的主意。

见自己说完之后,李道一仍默然不语,心里不禁有点着急,终究还是少年之人,有些沉不住气。

脸色一转,又故作高深地开口说道:

“我倒有个主意,定可保此行无险,且有不少收获,不知师兄可愿一闻?”

李道一闻言心头冷笑一声,暗道,“简直是不知所谓,真有良策,又何须与他商量,报与宗门,便是大功一件,自不会少了下赐,又何必来此拼命。”

此言对李道一无用,但一旁的那位胖憨少年,却似乎对此人是大为钦佩,虽然一言不发,却一直露出了以此人马首是瞻的神情。

李道一也不愿再继续纠缠,于是直接开口道:

“抱歉!在下独来独往惯了,即不想,也不愿与人同行,师弟若是有何良策,还是找他人商议罢。”

见此情此景,汤有吉也心知自己找错了对象,面露悻悻之色的告辞离去了。

看他们离去的方向,正是另一位在岩石打坐的练气九层弟子。

一夜无眠,次日一早,各宗各派有序地站于一处,趁此时机,李道一自是暗中仔细观察了一番。

各宗人数相差无几,修为也参差不齐,七八九层者皆有,不过,大致还是以练气八层为主。

时间缓缓而过,日正当空,大日正烈之时,一众领头的金丹高人,相互对望一眼之后,皆是点了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