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秘境前夕

  • 道起玄微
  • 道门公子
  • 2056字
  • 2022-06-16 19:50:08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逃得性命,一切自有机会,纵然此番会为他父子惹下大敌,但他若是再战下去,待力竭之后,恐怕便真的只有命丧黄泉的份了。

不过,他想要走,李道一却不会轻易放行,眼见张广云欲逃,李道一抬手一道剑气击出,截断了张广云去路。

纵身一跃,剑势一展,又将他圈入了战圈。

“哼,贫道费了这许多手脚,岂容你轻易走脱,给我留下命来。”

眼见无法走脱,张广云面色发狠,沉声道:“阁下真要鱼死网破不成?”

“嘿嘿,鱼是定然要死的,不过这网嘛,却不一定要破。”

眼见逃命无望,张广云歇斯底里道:“简直欺人太甚,即然你一定要留我性命,那咱俩便一起死吧!”

下一刻,张广云身上气息乱窜,强横的气势让人不由头皮发麻。

“哦,经脉逆行,血液燃烧,果然是不要命了。”

“哼,我活不了,你也休想活。”

话音落下,奋起一掌,直扑李道一。

不过,李道一对此却是早有准备,一连三掌先后击出,将张广云的攻势一阻再阻。

待得将三道掌力拍散,张广云的拼死一击再不复强横之势,李道一手持半步法器,轻易便将之挡下。

剑势绕张广云脖颈一转,但见张广云面带不甘之色地缓缓倒了下去,口中鲜血直冒,似有未尽之言。

此时,李道一也是真气大耗,强忍疲惫,收了战利品毁尸灭迹后,望了望那师妹处一眼,见其已经是晕了过去,犹豫片刻后,终究还是没有再痛下杀手。

待得李道一离开后,原本昏迷过去的师妹,却又缓缓睁开了双眼,眼中神情复杂,似侥幸,又似悔恨,还有一丝微不可及的疯狂之色。

而这一切,李道一自是不知,趁月色离开之后,他一路行了百余里路,眼见天色渐亮,才找了个隐秘之地开始打坐恢复。

半日之后,李道一回到洞府,才终于放下心来。

在洞府之中休息了一整日后,李道一取出了一个如意袋,查看起了自己的收获。

将所有东西倒出,东西不多,元石六十余枚,丹药三两瓶,和一件白色内衫,再有便是两枚锦盒。

白色内衫得自张广云,即轻且柔,乃是由一种蚕丝穿织而成,其韧性极佳,防御之好,仅从其能挡下灵剑术一击,且毫无损伤便可见一般。

而后,又取出两枚锦盒将之打开,盒内两枚丹药正静静地躺着,正是还真丹和归真丹。

望着这两枚丹药,李道一轻笑了一声后,便将之收了起来。

这两枚丹药皆乃是破境之丹,因此药力极强,练气八层之境服下,只须闭关一些时日,就能进入练气九层。

不过,此丹虽好,却与李道一无用了,而且,张太和也曾告诫过他,修行之时,服用丹药以增厚修为,自是无碍。

但是在破境之时,却须水到渠成,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切不可以丹药之力强行破境。

他之所以出手,纯粹是因为这两枚丹药价值不菲,市值都值五十元石一枚,有时甚至更高,且有价无市。

说白了,他出手也只为求财而已,左右那张广云也是一狡诈无耻之徒,杀了他也算是替玄微道宗清理门户。

只是不曾想到那张广云竟会强行习练道术,让他颇费了一番手脚。

而所谓道术,乃是筑基修士习练之术法,练气之境强行习之,不仅施展不出其应有之威力,而且极易被道术反噬,从而走火入魔。

此后数月,李道一逐不出户,在洞府苦修,直至沧元秘境开启前几日。

这一日,内门入道九峰的一座广场之上,数十位玄微内门弟子正汇聚于此,这些人,皆是此番沧元秘境之行的弟子。

秘境之中,不限人数,凡报名者,皆可参与。

一眼望,皆是一群修为不低之辈,多数有练气八层的修为,少数几个练气七层的,李道一甚至还看到了两个练气九层之辈。

这二人乃是一男一女,男的英俊,女的貌美。

周遭弟子望向这二人,眼神之中透露着尊敬和忌惮之意,由此可见,这二人在内门弟子心中绝对不凡。

对此,李道一却是有些好奇,这一类人,此刻不是应该在门中苦修,尽力提升修为,好参加数年之后的门中大比,进而占下一尊玉液华池吗?

毕竟,沧元秘境危机四伏,稍有不慎,便会陨命,以他们此时之处境,完全没必要去弄险拼命。

不过,这些皆是人家自家之事,他可以为了机缘去拼命,别人自然也可以。

说起来,李道一虽是内门弟子,但自入门之后,便一直在问道七峰修行,这还是第一次来到这入道九峰,一眼望去,也是风景如画,四季如春,令人美不胜收。

这数十人中,李道一还见到了一位熟人,正是那日夜晚,差点被张广云谋害的那位师妹。

说起来,凡门中内门弟子,皆会留魂牌于宗内,不过,张广云虽是玄微内门弟子,但也并不太受重视。

此人死后,门中虽调查了一番,但也没什么结果,久而久之,也就不了了之了。

至于那位侥幸存活的师妹,对于此事,自然也是绝口不提,一是怕落人话柄,其二也是怕解释不清。

其实,此类之事,以前也并非没有,张广云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人。

不过,经此一事,那位师妹对于世间男子,恐怕更不会假以颜色了,毕竟哀莫大于心死。

仅从其浑身上下流露出一种生人勿近,且极其排外的气息,便可见一斑。

李道一与一众弟子也不太相熟,故而也独自立于一处静静等待。

半晌过后,日正当空,一驾飞舟破开云气,缓缓而出,停于广场上空。

飞舟上灵光异彩,大气磅礴,其上符文道篆流转,见之便觉不凡。”

有见多识广者,惊忽道:“是飞行灵器浮云飞舟,据说,此舟乃是宗门专为门中金丹真人打造的座驾,造价不低,之前一直无缘得见,不成想,今日却开了眼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