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激斗

  • 道起玄微
  • 道门公子
  • 2127字
  • 2022-06-15 20:42:24

李道一闻言,不由地有些无语。

他虽面带黑巾,但由于时间仓促,身上却还穿着玄微道袍,自然是玄微弟子,张广云此言,纯粹就是多此一问。

冷笑了一声后,他沉声开口道:“我玄微天下名门,但门下竟有尔等这般败类,简直是玄微之耻。”

“哼,废话少说,阁下若一具是有胆,便摘下面巾,以真面目视人,也让我看看,究竟是那位师兄,非要和我张广云过不去。”

“哼,哼,贫道一路人而已,至于是谁,你就不必知道了,更何况,贫道也不屑于你这等人为师兄弟。”

“好!好得很!我适才所言,阁下全听到了?”

“呵呵,汝家中长辈便没告诫过汝,做龌龊之事时,要少说废话吗?汝适才所言之声可是不小,在下自是听得清楚。”

“阁下非要和我过不去不可?”

“哼,贫道今日便是和你过不去了,你又能怎样?”

“即然如此,阁下便留下命来吧。”

话音落下,张广云抬手一掷,三张符箓迎风化作三块冰锥,呈品字形向李道一激射而至。

李道一望着激射而至的符箓,冷笑了一声,喃喃道:“凭你也能伤得了贫道,简直是不知所谓。”

话音落下,一道剑吟声响起,三点寒芒乍现。

“叮叮叮”,三道仿佛金属撞击之声传来。

下一刻,张广云心中警兆大起,间不容发之间,侧身一闪,一道剑光迎面而过。

森寒的剑光让张广云顿后怕不已,脸上冒着丝丝血珠的伤口,更是仿佛告诉着他,适才他已然在鬼门关上走过了一遭。

“好快的剑。”

对此,李道一却是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却没能要了你的命。”

寒芒再起,人随剑走,迅捷的剑光再次奔袭而至。

心中寒意大起,死亡的危险逼近,张广云再也顾不得其他,取出一柄符剑,挥剑挡住,同时另一只手一挥,又是几张符箓攻向李道一。

仿佛知道符箓不能见功,挡住剑光后,张广云顺势一剑,直袭李道一周身上下。

“叮叮当当”,火花四溅,一瞬之间,二人便交手数招。

数招过后,二人相对而立,李道一依旧黑纱罩面,云淡风轻。

返观张广云,不仅衣衫开裂,面色更是隐现潮红之色。

“当真好剑法,不过,想要杀我,却还是差了点。”

“黑煞掌。”

低沉的声音从张广云口中缓缓吐出,仿佛是从天空悠悠传来,带有不可思议的魔力,令李道一也不禁怔了下,停住了向前的脚步。

随着话音刚落,张广云身上猛然爆发了出来一强横的煞气,这气势如同狂风骤雨一般,越刮越大,并且向四周不停的扩散开来,充斥着周身数丈之内。

其对面的李道一,被这突如其来的狂暴气势,迎面扑了个正着,给逼迫的一连倒退了好几步,才能稳住身形,站定了下来。

李道一脸色不由得变了变,深知对方乃是拿出了真正的绝招,看来刚才那几剑给他的刺激不小。

“嘿嘿!你能见识到家父的成名绝技黑煞掌,也算是你三生有幸。”

张广云震耳欲聋的狂傲之声,在云道一耳边嗡嗡响起。

见此情景,李道一也不敢大意,抬眼一看,这一看,让他眼中不由地充满了震惊之色,原本紧闭的嘴唇也不禁略微的张开。

只见张广云双手,自手肘往上,原本正常的手臂,一下子就像充足了气一样,凭空膨胀起来,比原来粗大了一圈还要多?

原本白净的皮肤,此刻变成了银灰色,在夜光照映之下,反射出冰冷的金属光泽,似乎坚不可摧,如同白银打造的一般。

“这才是此人真正的实力?”

看到这里,李道一的心不由一沉,抓着剑柄的那只手,情不自禁的紧了紧。

他虽和人交手的经验不少,但此刻张广云的气势,和双手的邪异,还是令他感觉呼吸都沉重了不少。

不过,他黑纱蒙面,脸上的表情无法为张广云所知罢了。

定了定神,李道一强装镇定地开口道:“此等年岁不努力提升修为,返倒强练这等邪门道术,你若不走火入魔,简直天理难容。”

李道一也不再沉默不语,用讥讽的话语加以反击,希望能从言语上让对方露出些破绽来。

不过很显然,李道一的这个企图没能实现,张广云没再继续开口说话,而是双手“砰”的一下,对击了一掌,发出金属摩擦的噪音,让人心神无法安宁。

随后,他身形一晃,人已到了半空中,挥动起银色巨掌,整个人化作一股狂风,以泰山压顶之势,直向云道一扑来。

被掌风覆盖,李道一躲无可躲。

一跺脚,狠声道:“真当贫道怕你不成。”

手中符剑一掷而出,化作一道流光直刺对方喉颈之处。

张广云顺手一掌拍断符剑,其掌力余势不减地向李道一拍来。

李道一躲闪不及,掌心雷施展,硬着头皮双掌一挥,便迎了上去。

“砰”,一声大响传来,李道一“蹬蹬蹬”,嘴角溢血,倒退三步有余,反观张广云,回身一翻,便稳住了身形,下一刻,身形一晃,继续持掌欺来。

“哼,真当贫道好欺不成。”

说罢,一拍如意袋,取出一柄长剑,剑长三尺,蓝光隐隐,正是迎仙阁内所购半步法器。

真气注入,剑光升起,锋芒之气一闪即逝。

虽未曾来得及祭炼,但即使如此,比之普通符剑也强了不止一筹,见此,李道一心中不由一定。

“看剑。”

长剑一展,便迎了上去。

“砰砰砰砰”,一连数招过后,李道一虽被黑煞掌掌风震地内气翻腾,但剑招却越发如意。

反观张广云,先是受伤在前,又强行施展黑煞掌,此刻又与半步法器对抗,胸中已然是气血翻腾,五脏欲裂。

眼见久战不下,张广云心中大急,此番时机千载难逢,若错过今日,错失良机不说,事情败露,还会为他父子惹来大敌。

可眼下手段尽出,还拿不下对面之人,一时间,张广云心中大急。

反观云道一此时却是越发冷静下来,论及修为,他本就比张广云深厚,就算托下去,他也不怕,权当磨练剑术了。

又过了片刻,张广云心知不妙,奋起一掌,将李道一逼退,转身夺路欲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