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夜半偶遇

  • 道起玄微
  • 道门公子
  • 2063字
  • 2022-06-15 17:00:41

“师妹,这里环境不错,而且偏僻无人,我看不如就在这里吧!”

隐于洞内的李道一闻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既然不是尾随他而来,那就说明对方只是无意到此而已,如此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不过,听着这道声音,他总有一些熟悉的感觉,仿佛在哪里听过一般。

“师妹,你又何必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呢?

反正你也从未享受过男女之欢,如今师兄就好好的疼爱你一番,也好让师妹此生没有白做一回女人。

否则一会儿就要香消玉损,岂不太浪费了这副大好皮囊。”

男子的声音始终不急不缓、温柔之极,但话里的内容却实在是狠辣无情。

李道一心中冷笑不已,外面到底是那位兄台,竟然能用这种口气,说出这种卑鄙无耻的勾当,着实让他佩服不已。

而且,这外面只有男声响起,却没有女声,便说明此位“师妹”早已被其控制住了,现在恐怕连开口都是无法。

不过,这男子的声音越听越觉耳熟,想来应该是与之相熟之辈。

一念及此,李道一心中不由好奇心大起,敛了气息,藏了身形,缓行几步后往洞外空地之上望去。

“嘶啦!”一声,女子衣衫破裂之声响起,并伴随着这名男子肆无忌惮的笑声。

月色下,一白衣男子,半蹲在一位妙龄女子的身侧,正肆意的在其娇躯上游走着,并不时的扯下一缕缕的衣条来。

那女子披头散发,李道一看不清其面容,但其身体却已如娇嫩白羊一般,赤裸了大半,露出了洁白富有弹性的肌肤,特别是那半遮半掩之间的丰满,直让人气血上涌。“

“原来是他!”

待得看清楚男子的面容后,李道一既有些惊讶,却又带了一丝明悟。

此人名曰张广云,与他一般,俱是玄微门下弟子,修为比他略低,乃是练气八层之境,据传乃是一散修之后。

李道一平日里在问道七峰修行,除陈烈等几人之外,与门中弟子并无多大交集。

也就是在前些时日的论道法会之上,方才结识了一些,不过,也都是一些泛泛之交,彼此同门,混个脸熟罢了,而这其中,就有这张广云。

“还真是一道貌暗然之辈,论道法会上大义凛然,一派君子作风,暗里却是如此作派。”

不过,他稍一细想,便也明白如此方是常理,散修之辈,若真是义薄云天,早不知死多少回了,长生路上虽不似人间江湖,却比江湖更凶,更险。

而此人虽非散修,但身为散修后辈,耳闻目染之下,自不会是什么正义君子。

李道一虽在心中暗自感慨了几句,却也没有见义勇为的打算。

不论前世今生,他从不自诩自己是什么正义之辈,为一毫不相干之人,与他人打生打死,着实犯不上。

而且,听这人口气,这两人明显相识,自己交友不慎,与旁人何干。

“师妹,你也莫要怪为兄,要怪就怪你自己,怪你自己不肯早些与我双修,要怪就怪你娘,何苦为你准备还真丹,岂不知匹夫无罪,怀壁其罪之理。

有了师妹的还真丹,再加上为兄的归真丹,再与师妹双修一番,不日为兄便可成就练气九层之境。

到时,几年之后,定可在门中大比之中崭露头角,到时,为兄夺得玉液华池,成功筑基,定会感念师妹。

想到高兴处,此人不由嘿嘿地笑出声来。

片刻后,白衣男子停止了在女子身上的举动,惊喜地叫了一声。

同时,他的一只手上多出了一个小巧玲珑的储物袋。

白衣男子不再理睬“师妹”,而是把如意袋往下一倒,从袋中倒出了一大堆的物品,既有符器、符箓之类的东西,也有衣衫内衣等女子隐私之物。

白衣男子对其他东西视若不见,反而在那些瓶瓶罐罐、盒子等类似的物品中翻找个不停,似乎在寻觅什么。

“哈哈!在这里,找到了!我就知道师妹一定会贴身携带的,果然不假啊!”

白衣男子张广文欣喜若狂从地那堆东西里,翻出了个红色的小木盒。

欣喜若狂地将此木盒放于自身储物袋后,张广云得意的目光重新回到了眼前的师妹身上。

许是自得意满,得意忘形,张广云得意地开口道:

“师妹,你也别指望你娘会为你报仇,且不说你我平日素来要好,你走之后,根本不会有人怀疑为兄。

就单说你娘,待你陨落之后,再由家父出面告知你已遇害之事,你娘闻此恶讯,必定方寸大乱。

介时,家父趁机偷袭,一举拿下你娘,只要得了你娘的身家,再采了你师父一身修为,家父有朝一日,未偿便没有金丹大成之日,哈哈哈哈……。”

那师妹闻言,心知最后的希望都已破灭,顿时面如死灰,双目几欲喷火,无奈口不能言,只得怒目而视。

“正所谓大道之争,不生则死。师妹,你也莫要怨为兄。”

兄字方一出口,张广云却突然面色一白,嘴角一丝鲜血溢出。

面前师妹见此,面带不解之色,无奈受制于人,不得动弹,只得任由张广云嘴角之血滴落于自身娇躯之上。

返观张广云,此刻面色却是难看之极。

无论是谁,在快要成就其好事之时被人打扰偷袭,恐怕心情都不会好。

擦了擦嘴角血迹,张广云极其愤怒地转身朝一旁暗处开口道:“是谁,给我滚出来。”

出手之人自是李道一,他本是未打算出手的,可在听到还真丹和归真丹后,略微思量了片刻后,便还是出手了。

本是志在必得的一击,现在看来,却是小觑了此人。

不过,李道一也不在意,论修为,他还要高出此人一层,便是正面一战,他也无惧此人,更何况,虽说未曾一击斩杀,但此人嘴角溢血,明显亦是受了伤的。

头戴黑巾,李道一缓缓走出,看了张广云一眼,冷声开口道:“受了吾灵剑术一击,汝居然没死,倒是命大的紧。”

张广云面上杀机一闪而过,沉声开口道:“阁下也是玄微弟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