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半步法器

  • 道起玄微
  • 道门公子
  • 2050字
  • 2022-06-13 20:52:11

刘子云顿了顿,方才继续开口道:

“此物名曰天雷珠,乃百余年前,门中一位金丹真人,在无意中截取天地雷电后凝练所成。

据传,每一粒都具有莫大威力,即使筑基期的修士正面硬抗此物,也会有所伤害。”

原本共有三十六粒,但延续至今,已然所剩无几,这一粒,也是本阁之中最后一粒了。”

刘子云说完这番话后,不禁露出几分自得之色,可见此雷珠的珍贵之处。

李道一闻言,不由地有些动容,炼气与筑基可是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此物能将筑基境的修士击伤,威力之强悍,实属可遇而不可求之物。

心中暗暗思量道:“若能将此物收入囊中,那未曾筑基之前就相当于有了杀手锏,便是进入秘境之后,也算是有了保命之物。

不过东西虽好,想来价格恐怕亦是不便宜,否则也不会还有他的份。”

不过,想到自家身家,他还是咬了咬牙,开口道:“这三件东西虽皆是不错,但火阳符和青剑符于师侄而言,却无大用了,至于这枚天雷珠,师侄要了。”

“师侄痛快,如此,我们便来说说这丹药。”

说罢,又将四枚玉瓶往李道一面前一推,开口道:

“师侄既然打算往沧元秘境一行,那丹药种类,便须得备齐了,这四瓶丹,一瓶黄芽丹,可增修为,用于平日修行。

一瓶合气丹,真气消耗过大之时可服上一粒,效果极佳。

一瓶养元丹,可修复内外份势,乃是疗伤丹药。

最后一瓶百灵丹,乃是解毒灵丹,便是对一些烟障之毒亦可压制。”

对于此物,李道一倒是没有多加犹豫,直接开口道:“师叔想的周到,这四瓶丹药,师侄全要了。”

“那好,如此,符箓丹药皆备,我们最后来说说这符器。”

喝了一口灵茶后,刘子云方才继续取出两方玉盒,将玉盒打开,一柄长剑和一枚盾牌出现在李道一眼前。

“普通符器,想来师侄也看不上眼,但这两件东西,却是非比寻常,此二物乃是半步法器。”

说罢,又有些伤感地道:“说起来,这两件东西,还是老道末成筑基之时,侥幸得来,曾不止一次,救下老道性命,如今老道已然筑基多年,身边也无弟子,这东西也已然用不上了,今日便转给师侄吧。”

“半步法器?”

“看师侄这神情,想来是知道这半步法器之说了?”

“不瞒师叔,闲睱之余,曾听太和师伯提起一二,因此略有所知。”

“既然师侄知晓,那也免得老道我多做介绍了,此二物,对师侄沧元秘境之行,应该是有些作用的。”

“此等利器,自然是有用的,不过,此二物即是师叔随身之物,师侄又怎好占为己有。”

“哎,虽是随身之物,于我现在而言,却也是无用之物了,既然拿了出来,那自无收回去的道理,再说了,又不是白给你,该付的元石,你还是要付的。”

“此二物确实对师侄有用,师叔既然如此说了,师侄若再推辞,那便是矫情了,如此,便劳烦师叔算一算总价多少。”

“呵呵,这便对了嘛。”

“天雷珠一粒,作价一百元石,四瓶丹药,作价两百元石,两件半步法器,作价一百七十元石,总价四百七十枚元石。

“不过,师侄即是门中弟子,又是太和师兄子侄,那老道就给师侄一个底价。让师侄七十枚,便收师侄四百枚元石,师侄觉得如何?”

“这价格,纵然算不上底价,但也是极低了,换作一般玄微弟子,是绝计不可能的,这位刘师叔应该是看在太和师伯面上,方才做出如此优惠的。”

心中虽这般想着,不过,李道一还是感激道:“多谢师叔,弟子承情了。”

纵然这刘子云或有交好之意,但此番也却实给了他实惠,李道一心中暗自估算了一番,同样的东西,要是换个地方,他身上的元石,估计是所剩无几。

既然目的也经达成,李道一也不再多留,交付了元石,又寒暄了片刻之后,他便也起身告辞离去了。

出了坊市之后,天色便渐渐暗了下来,此刻目的已达,他也不着急赶路,为了安全起见,就找了一座隐蔽的石洞,准备歇息一晚,然后明日再回宗门。

这座洞窟位于某个山坡的半山腰,前面还有几堆零乱的山石挡住了洞口,从外面轻易无法发现,云道一也是凑巧才能发现此处。

随意吃了点东西后,他想起今日所买之物,心头一动,便将那两件半步法器取了出来。

所谓半步法器,便是炼制法器之时,因各种意外,而导致法器将成未成,所形成的一种产物。

众所周知,真正的法器,乃是筑基之辈所用之器,练气之辈,因体内真气未化作真元,根本祭炼不得,自也无法使用。

半步法器倒是能为练气境所用,但是此物之稀少,却实在罕见。

炼器之时,要么成功,要么失败,成则为法器,可若是失败,多半是材料尽毁,一无所得,运气好时,或能得一件不错的符器,唯独这将成未成的半步法器,简直是万中无一,少得可怜。

来此之前,他是从未想过,居然能购得两件半步法器的。

别的不说,便是张太和手中,法器不少,半步法器却是一件也无。

“此番,倒是真承了刘师叔的人情了。”

将东西收起,他合衣靠在石壁上运功养神起来,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夜时分。

就在云道一似睡将睡之际,却忽然听到衣衫带风的声音响起,接着一道声音响起,似乎有人双脚落地,落在了洞外,云道一心中一惊,睡意顿时全无。

“难道又被人跟踪了?”想到此处,他心头便是一阵火起。

可随即,李道一细思片刻之后,却又摇了摇头。

他身着玄微弟子道袍,且不论是否真有人如此胆大妄为,敢在这段路上袭击玄微门人。

便是真有不要命的,也断不会忍到此时方才动手。

就在此时,外间一道略显得意的声音传了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