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十四:迎仙阁

  • 道起玄微
  • 道门公子
  • 2194字
  • 2022-06-12 19:58:37

玄微山,东南方向千余里处,有一坊市,名曰东微,取东洲玄微之意,乃是玄微道宗自家所经营之坊市。

坊市背靠玄微,自是无人敢惹,又加之经营无数年,信誉良好,南来北往之人,皆是络绎不绝。

李道一到此地时,已至午时,可即使如此,往来之人依旧不少。

此处坊市南北纵横,望之与凡俗的城镇一般无二,不过,其建筑精美,却远非凡俗可比,便是规模,也比当初的青山坊大了许多。

街道南端建有大大小小数十栋阁楼,这些阁楼或高或低,高者五六层,低者仅有上下两层而已,甚是参差不齐。

这些阁楼皆是玄微宗的产业,多数由玄微道宗自家经营,另有一小半则租与了他人。

此外,整个坊市除了低阶弟子外,还有一定数量的筑基执事常年驻守此地,以维持坊市之秩序,防止有人捣乱。

而街道北部,则是给临时摆摊的修道人所留,只需上交此处执事五枚元石,便可在此摆摊一日,而不受打扰,甚至于必要之时,玄微门人对此辈中人还会保护一二。

毕竟,坊市之繁荣亦有他们一份力,而且,此辈之中,偶尔亦有珍稀之物流出,从而吸引了更多的修道者来此淘宝。

李道一身着玄微弟子道袍,步履从容地进了坊市。

步入街道后,李道一就向街道两侧的小摊走去,不过,看了一圈后,他心中不由地有些失望。

这些小摊上的东西,除了三五件还差强人意外,其他的符器符箓,对他根本毫无用处,索性也就就不再浪费时间了,转身直接奔向了那些大商铺而去。

一番对比后,他挑了一家看起来气势恢宏,人流亦是不少的阁楼进入其中。

最为重要的是,此处阁楼招牌上,有他玄微宗的标识,此处阁楼,乃是玄微产业。

“迎仙阁,这招牌寓意倒是极好。”

说罢,便步入其中,方一进内云道一就微微一怔。

足以容纳上百人的明亮大厅,用名贵红桐木打造的超长柜台,以及十余名穿着统一青衫侍从,这一皆给人一种颇为大气的感觉。

在柜台内则摆放了许多五花八门的物品,从式样上看应该都是一些修道者才能用得上的东西,从最低级的各种原料,到最常用的符箓符器全都应有尽有。

李道一微微一笑,看来还真找对了地方。

就在这时,一名青衫侍从迎了上来,满脸堆笑的说道:“这位客官想要看些什么,可否要小的帮忙介绍一二?客官放心,本店的东西绝对会让所有客人满意而归。”

“但愿如此,符器,符箓还有丹药,贫道皆构上一些。不过贫道所需之物质量较高,那些次品就莫要拿来碍眼了!”

青衣侍从听闻此言微微一怔,但仔细打量了李道一的气势,而且,李道一身上穿的玄微道袍他也识得,即是玄微弟子,总不会在自家商铺开玩笑吧?

确定对方不是在说笑之后,他脸上笑容就越发的真切了,心知又有大生意上门。便忙把李道一引上了二楼的客室之内。

楼上的摆设和楼下大厅又所不同,不但面积小了许多,而且还摆上一些古色古香的桌椅家俱,被布置的典雅大方,清静自然。

此外,在屋角处尚有一名贵香炉,炉内熏香正徐徐燃烧,让屋内充满了淡淡的檀香味。

一名青衫老者,正手持一卷古书,站在屋中朗朗而读,不同于楼下初入练气之辈,此人修为不差,比云道一还高,乃是一位筑基之辈。

读书人见有人入内,不慌不忙的把书卷一合,而与李道一一同上来的青衫侍从则快步上前,在其耳边悄声低语了几句。

老者听完之后,就拱手迎了上来,并面带微笑的说道:

“老道迎仙阁掌柜刘子云,不知师侄如何称呼?”

李道一不敢怠慢,略微躬身行礼道:“原来是刘师叔,弟子李道一,见过师叔。”

刘子云听得李道一自报家门,略微沉思片刻后,便晃然笑道:

“原来是李师侄,师侄数月前于上泽山中,斗败了御灵元符两宗,大涨了我道宗颜面,今人大快人心,如今观之,果然是少年英杰啊!”

“师叔谬赞了,不过侥幸罢了。”

刘子云也未纠结于此,随口一笑,便向一旁侍者吩咐道:“且去沏壶上好碧玉茶来!”说着,又引着李道一坐了下来。

“师侄是第一次来本阁吧?”

“师叔真是好眼力,说来惭愧,弟子入门之后,少有出门,便是这坊市,也还是第一次来。”

“原来如此。”

这时,有个女婢打扮的人端着一个茶壶和几个茶杯,轻轻走上前来。

还未等走近二人,一股清雅的茶香就已然飘来。

刘子云待婢女把茶具摆好后,便含笑开口道:

“这是本阁特制的灵茶,名曰:碧玉茶,不但闻之清香绕鼻,提神醒脑,而且囗感亦是上佳,若非师侄来此,平素我可舍不得拿出来招待旁人,师侄不妨品尝一二。”

“如此,那便多谢师款待了。”

说罢,便端起茶杯轻饮了一口,顿觉一种清香之气于口中传开,不由赞道:“好茶。”

“师侄喜欢便好。

听下面的小厮说,师侄想要丹药和符箓?”

李道一闻言,也不隐瞒,直接开口道:“师侄准备往沧元秘境一行,故而提前来此做些准备。”

李道一说得轻松,刘子云闻言,却是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道:

“师侄有太和师兄照看,前途自是一片光明,何必非要去往沧元秘境这等险地寻求机缘。”

“师叔说笑了,机缘这东西,又有谁会嫌多。”

“说的也是,机缘这东西,从来不会有人嫌多。师侄且先在此稍坐片刻,老道去去就来。”

说罢,刘子云站起身来,就留下他一人在此,自己先下楼去了。

约莫一盏茶的工夫之后,刘子云再次回到了静室,只是他手中多了几个大小不一的玉瓶和几只玉盒。

将玉盒一一打开后,他先指着某盒子内的一叠淡金色黄符介绍道:

“火阳符,一叠十张,以真气激发后,可化骄阳烈火,等闲练气九层之辈若是不防,亦得灰头士脸。”

随后,又指着另一套淡青色黄符开口道:“青剑符,亦是攻击符箓,一叠亦是十张,威力比之火阳符更甚一筹,算是我玄微秘传符箓的一种。”

说罢,刘子云略微有些郑重地指着最后一个锦盒开口道:

“至余这最后一物,却是有些来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