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一番算计终成空

  • 道起玄微
  • 道门公子
  • 2104字
  • 2022-06-10 20:11:16

此丹名为“化生丹”,能够在短时间内刺激脑力,使筹算之力大为提升,便是对恢复真气,也有一定用处。

王奕今来此之前,心知李道一不凡,为了以防万一,故而将此丹暗藏于口齿之中,此番果真便用上了。

不过,这丹药虽好,但对普通修士来说,却也不亚于虎狼毒药,等若透支精气来激发潜力。

日后即便无事,但他筑基之期,也至少得往后再推五年,其中得失,除他自家之外,谁也说之不清。

强行压下心头诸般杂念,其目光扫过道碑,在他原先看起来仿佛一团乱麻的玄文,现在一眼看去却是字字清晰,还未使用竹牌铜筹,仿佛结果就已经是呼之欲出。

他不慌不忙地摊开纸张,信手提笔书写起来。

见此情此景,台下众人不由地传出一片惊呼,本以为此人已然是油尽灯枯,没想到居然也个深藏不露的人物。

李道一见此情景,也是心头一动,他已经尽量高估王奕今的推算之力,但没想到,此人到了此时,竟还有余力,实在不可小觑。

“难道此人先前都在藏拙?到了此时,方才显露而出,想一举定下胜负。”

不过,他也早已料到,今日之比斗,必定是一场苦战,因此多想亦是无益。

凝神静气,手中拿起笔来,目光往道碑中的第三章看去。

此刻高台之上,众人都未曾想到,这番争斗,竟然是格外之激烈,两人一路推演,竟然已至第三章上。

要知道,道碑虽有九段九章,但练气期所能解碑文,通常也就前三章而已,三章之后,所涉玄文已然不是练气境所能解的了。

事实上,即便是第三章,也不是一般练气境所能解了。

到的此时,即使是李道一也只觉压力倍增,再也顾不得去体验气机变化之妙,而是全力以赴解读玄文,自身意识更是在天衍珠中飞快推演筹算。

他尚且如此,王奕今自是同样不轻松,随着丹药的效力渐渐过去,他的心神损耗已经是极其严重,就仿佛千斤重担压身,稍有松懈,就会粉身碎骨一般。

不多时,他眼前一阵模糊,在一个碍难之处顿了顿。

气机一乱,放于平时,自是并无大碍,可此时,却仿佛成了那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奕今只觉喉咙一甜,一口鲜血自嘴角溢出,滴落于白纸之上。

但对此,他却是毫不在意,而是惋惜地看了一眼被弄污的纸张。

此时他已经是停不下来了,微微坐直身体,将又到嘴边的一口鲜血咽了下去,依旧是落笔不停。

又将一段玄文解读完毕,李道一稍稍抽空留意了王奕今一眼。

但见此人如今已是嘴角溢血,鬓角上竟然出现了丝丝白发,看着不由地让人有些触目惊心之感。

看到他这副模样,李道一也知晓对方撑不了多久了。

他摇了摇头,叹道:“左右不过一场比斗,师兄又何必如此拼命?如此这般,岂非叫贫道心中难安。”

王奕今刚欲作答,突然感觉喉咙处又是一阵气血上涌,只感到眼前发黑,他再也忍耐不住,随着几口鲜血喷出,扑倒在了案几边上。

“师兄。”

台下观礼的几位元符门弟子,皆是一声急呼,随即匆匆奔到台上,伸手一搭手腕,神色便不由一黯。

王奕今此时的情况极为糟糕,气机杂乱无序,已经散入五脏六腑,且好像吞服过药物,心脉虚弱无力,脑力耗损严重,如果不及时调理,纵无性命之优,但也容易毁坏根基,以致此生修道无望。

又过了片刻,王奕今微微睁开双眼,服下一粒丹药,调息了一刻钟后,强行挣扎着站了起来,勉强一拱手,颤声道:

“李师弟玄文造诣深厚,在下自愧不如,此番比斗,是在下输了。”

此话一出,便算是代表元符门正式认输了。

“师兄承让了,贫道也不过侥幸罢了,不敢当师兄称赞。”

纵是彼此敌对,但是王奕今此人,能为师门荣誉,拼到如此地步,他也不由地有些佩服。

王奕今苦笑了一声后,无奈道:“此间事了,我等就此告辞,若是他日有缘,我等江湖再见。”

言下之意,自然是说往后半月的论道法会都不会参加了。

客套几句之后,便吩咐一众师弟将他扶了下去。

经此一败,御灵元符两宗之人也无颜再留,次日一早,便悄然而去了。

而论道法会,也恢复到了以往正常之时。

半月之后,李道一闭关而出,前些时日推解道碑,他虽然胜了,但心神损耗也是颇为严重,闭关半月,方才恢复如初。

不过,半月闭关,他也并非毫无收获,当日推解道碑,气机随其运转,半月下来,他只觉收获不小,修为境界都有不少提升。

此时,论道法会都已然结束几日时间,上泽山上,也再不复前些时日的热闹可言,显得异常冷清。

然而,他方一出关,便见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太和师伯,您怎么来了?”

张太和微微一笑,拿起桌上茶盏,轻饮了一口,方才笑着开口道:“此番论道法会,我受门中之托,为法会讲道,故而在此。”

“原来如此。”

“前些时日之事,门中长老已然听说了,直言你做得不错,没有丢了玄微道宗的颜面,算是替宗门争光了。”

“师伯严重了,身为玄微弟子,此事弟子本就责无旁贷。”

“你也不必谦虚,功就是功,过就是过,此次之事,你为师门争光,有功无过,此中功绩,门中自不会忘记,目后自有你的好处。”

“除此之外,贫道这次前来,还有两件事情要告知与你。”

“请师伯吩咐。”

“以前我曾与你说过,会替你寻一名师,此事如今已然有些眉目了。”

李道一闻言,心头一动,开口道:“不知师伯所言,乃是何人。”

“具体何人,你暂时不必知晓,而且,此人如今,也已然闭关破境,短时间内根本不会出关,你即使知晓,也没什么用处。

而且,此人闭关之前,还曾给你留了一项考验,通过了此番考验,你方有机会拜入此人门下,如若不然,则一切休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