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推解道碑

  • 道起玄微
  • 道门公子
  • 2081字
  • 2022-06-09 19:49:02

“阁下就是李道一李师弟?在下王奕今,久仰张师弟之名,一时技痒,冒昧邀斗,还请张师弟忽怪。”

王奕今虽脑怒李道一让他等了如此之久,但如今李道一既然已至,他也不想失了礼节。

他虽面上神情淡淡,实则却在暗暗观察李道一举止,见其相貌风采无一不佳,而且神情沉稳有度,显是对今番对决成竹在胸,便心知此番必有一场苦斗。

李道一拱手回礼,道:“不敢,不敢,王师兄之名,在下亦是久仰了。”

元符门毕竟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派,王奕今又是其中内门弟子中的佼佼者,众目睽睽之下,他至少也得做出一番谦恭有礼的姿态出来。

即使方才晾了此人一番,但一些场面话,该说还得说。

客套之后,李道一也不再废话,直接开口道:“王师兄,请吧。”

王奕今目光一哂,几步走到案几旁坐下。

道碑分为九段九章,一段便是一章,统共上万余字,王奕今落坐之后,便抬眼望去,不过看上片刻,他心头就升起一丝呕吐烦闷之感。

心知此碑不凡,王奕今也不敢大意,努力镇定心神,铺开笔墨纸砚,开始与纸张之上书写起来。

趁空闲时,他抬头瞥了李道一一眼,却不禁让他为之一惊,但见李道一此刻已经在案几上奋笔疾书了。

若是以往,他定会认为李道一在故弄玄虚,但他在他来此之前,曾详细问询了白心远当日之况。

白心远虽对当日战败之事不想提及,但为能增胜算,他还是强忍心情,将当日战况详细说了一遍,故而,对此情况他也有所预计。

可此刻,李道一也并不轻松,他虽表面上轻松自若,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可实际上哪敢有半分大意。

故而,他几乎是一上来就尽出全力,将意识沉入天衍珠中,以极快的速度疯狂的推演着。

天衍珠中才刚刚有所得,内容便立刻从他笔下流淌而出,所以在外人看来,他此举才会有些让人惊讶。

王奕今看了李道一动作几眼后,也就不再多看,李道一纵强,但他也不差。

不过,李道一此刻却无暇理会这些了,只是写下第一段后,他体内的气机就莫名一动,接着向他四肢百骸游走。

这种体会很是奇妙,仿佛已与上天合二为一,体内仿佛映照出星轨运转,大千变化。

没过多久,他对道碑的敬畏之心却是稍减,从原本战战兢兢的心理状态中解脱了出来,心中泛起一股“不外如是”的感觉。

这倒不是李道一狂妄自大,而是这番推演下来,他已然隐隐窥到了其中的某些奥妙。

推演道碑时,自身气机会跟随解读的玄文章句一起运转变化,内气一动,想要左右那是万分艰难。

此关之难,在于你前一步气息已然行走完毕,而相对应的下一步却没能及时推解而出,那么气机就会茫然失序,陷入混乱。

这对玄文造诣不高之人来说,自可谓凶险万分,不过,若解读玄文速度足够,那便自是另一番光景。

偏生李道一对玄文造诣本就不差,更何况,他还有天衍珠在手,推演之力更是常人十倍有余,偶有难关也是一跃而过,毫无滞涩。

在此种情形下,他自是随心所欲体会气机运转带来的神妙感觉,随着他渐渐熟悉这些气息行走的规律,也慢慢对其有所体悟。

都说玄微道碑之上所刻,与周天星辰对应,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在他解读中,有几个玄文曾反复出现,而且每次出现时,气息走动都是不断重复的。

按此来看,似乎只要观想默读这几个特定玄文,就能带动气机自行运转。

就在他这么想得时候,道碑之上,密密麻麻的玄文中,有几个在他眼中渐渐明亮了起来,他心中陡然有了一丝明悟,这不仅是星辰运转,更是道德之士用来阐明玄文与天道联系的述文。

“难怪古时常有人言道,只要穷透玄文,便能悟得玄真。”

想到这里,李道一自是更为专注,一心一意推解道碑,丝亳不敢大意。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第一章大约上千字的玄文他已解完,体内涌动的气息蓦然一顿,自动回归丹田之中,显是一个循环已经结束,如果再动,就是另一个开始。到了这里,李道一仍是意犹未尽。

直到此时,他仿佛才想到与对决的王奕今。

抬眼看去,却对方面色发白,呼吸也略有急促,不过气息尚稳,显然并无大碍。

不过,相较于意犹未尽的李道一,王奕今显然有些勉强。

不过,他虽还未筑基,但也是练气圆满之境,且积累深厚,体内真气充盈凝练,不被气机轻易引动,即便内气独走,他也靠着深厚修为竭力压制,使得气息走得不疾不徐。

这也是寻常弟子推演玄文时的手段,他们虽然不能在解读玄文上提高速度,却能压制住气机的行走,不至于使它们提早脱离的掌控。

虽然这样一来更加吃力,也得不到太大好处,但用来比斗却不失为一种上佳之法。

所以比拼此类碑文之时,如果双方在玄文之上的造诣相近,那剩下的就是比拼修为了。

对此,李道一自是怨不得什么,索性不去管他,稍歇片刻后,便又提笔而动。

又是一个时辰匆匆流逝而过,王奕今头上已然是汗水直冒,就连竹牌铜筹也被拿了出来,握笔之手,也隐隐发颤,但其在台上依旧是正襟危坐,顺利将第二章解读出来。

这个时候,他也隐隐察觉到,自家能力已经到了极限,继续下去,恐怕后果难料。

抬起头时,但见李道一也解读完毕,且纸上墨迹都要隐隐干透,心知自家终归还是要差上一筹。

换作平时,他自然是极有风度地认输作罢,可此时此刻,他代表的,不仅是他自家脸面,更是元符门的颜面。

虽说元符门本就是中门之一,败于玄微这上宗大派,也并非什么难以接受之事,但他还是不想就此认输作负。

如此想着,他心中叹了口气,随即面上闪过一丝无奈之色后,将事先藏于口齿中的一粒丹药咬碎吞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