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辱人者人恒辱之

  • 道起玄微
  • 道门公子
  • 2134字
  • 2022-06-06 18:56:29

开口之人自然是李道一。

见李道一主动迎战,李怀章有些担心道:“李师弟,此人在玄文之上的造诣着实不差,你可有把握赢他?”

而剩余三人也是面露担忧之色。

见此情此景,李道一笑道:“左右不过是一场玄文推演,又非是什么生死之争,几位师兄不必担心。

况且,我玄微宗到底是法会东主,此刻法会尚未正式开始也就罢了,若数日之后,法会开始之时,山顶之上,却依旧不见我玄微弟子踪影,传了出去,我玄微宗颜面何存。”

说罢,上前一步,自顾自地在白心远对面坐下。

随即,望了白心远一眼,沉声开口道:“你已连比数场,精力消耗颇大,贫道也不占你便宜,你我一个时辰之后,再行比试,也免得你输了不认。”

“哼,不必了,你小爷我纵然连比数场,有些消耗,但要收拾你,也是易如反掌。”

话音方落,白心远只觉眼前一道掌影闪过,“啪”地一声传来,下一刻,脸颊之上,顿时有疼痛感传出。

“你敢打我?”白心远拍案而起,怒指李道一。

李道一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道:“记住了,这一巴掌,是打你出言不逊。

第一,我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称爷,你也没资格在我面前称爷。

第二,即便有人能在我面前称爷,那个人,也绝不会是你。”

李道一一巴掌打出,顿时有不少围观的玄微弟子拍手叫好。

张烈更是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哈,李师弟打得好,这厮出言不逊,就是该打。”

白心远怒火中烧,愤怒道:“你,你,你等简直欺人太甚。”

“我劝你最好把手缩回去,我即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称爷,更不喜欢有人拿手指着我。”

白心远闻言,虽心有不甘,但还是下意识地将手缩了回去。

愤愤不平地坐下后,白心远面色难看地道:

“哼,小,小道我不与你等做口舌之争,咱们手底下见真章。”他下意识地又差点将爷字脱口而出,不过,挨了一巴掌后,总算长了记性,临时改了口。

“贫道说让你一个时辰,自会让你一个时辰,你安心坐着恢复便是。”

见此情景,白心远咬牙切齿地道:“好,小道就等你一个时辰。”

不同于李道一坐在那悠闲自得,甚至还找人泡了一盏清茶,在那独自品茗。

白心远坐在那,只觉份外难熬,估算了一下自家实力,白心远强行忍下了拍案而起,将李道一撕成粉碎的冲动。

心中暗自道:“这群人定是盼着小爷愤而动手,然后乘机将小爷弄走,小爷我岂能让你等如意。”

同时心中也不由地暗自猜测,此人如此高调,说不定有所本事,小爷我也不能大意了,如此一想后,他果真开始闭目调息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很快,一个时辰便已然过去。

时间方一过,白心远便睁开双眼,沉声道:“时辰已至。”

说罢,自案上一侧,一堆竹简之中,随意抽出一卷,将之打开,平铺于二人侧前方。

“为示公正,这些竹简玉册皆是小道来此之后,同场中诸多同道所换,且所换之人,均是你我两家能信之人,换得之后,便放于此处,众目睽睽之下,小道自是无法提前阅得,阁下大可放心。”

“不过,阁下若还是不放心,你我也可各取一册难度相当之物,交由对方来解,再不然,取一册你我皆熟之册来解,你我以速度质量取胜,阁下以为如何?”

李道一冷笑了一声,道:“不必麻烦了,就解此物吧!”

“好,那你我这便开始。”

说罢,此人便持身坐正,开始对身前竹简加以注解,若遇碍难之处时,便用手中竹牌铜筹加以推算。

李道一望了此人一眼,暗自点了点头,平心而论,这白心远若论及玄文造诣,确实是极高,难怪其人能在此处拦了玄微弟子三日有余。

“哼,不过你此番遇上贫道,便注定无功而返。”

心头冷笑一声后,李道一心神勾连天衍珠,便开始于纸上奋笔疾书,偶尔看上一眼竹简,也不用竹牌铜筹推算,给人感觉,仿佛不是在注解玄文真意,而是在抄录道德文章一般。

白心远看了李道一几眼后,就不敢再看,他心中突然想到,这或是此人为搅乱自己心神,而所行之策略,遂决定不再关注。

深呼一口气,强行静下心来后,他又按御灵宗所传的筹算法继续推算起来。

不大一会儿功夫,李道一停下了手中之笔,吹了吹卷面后,未曾理会正在努力用功的白心远,又端起身侧茶盏开始品茶。

许久之后,白心远也停下了手中之笔,望了李道一一眼,开口笑道:“怎么,阁下自知必输,是已然放弃了吗?早知如此,早点认输,岂非更好。”

他可不相信李道一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便通解书中之意,定是弄虚作假,故意恐吓于他。

其实休说是他,便是围观之人,也大多不太相信,毕竟,李道一速度实在过快,而且又未用竹牌铜筹推演。

李道一也未曾理会此人,拿起早已干透的试纸,径直朝白心远面前一扔,不屑之情溢于言表。

白心远还是不大相信,但还是拿起试纸,仔细看了起来。

可仅仅片刻后,他脸色就略微有些发白,额头上更是不自觉地就冒了一层细密的冷汗,且越看下去,头顶冷汗也就越多。

一刻钟后,他周身一软,径直瘫倒在地,口中直呼道:“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过了片刻后,仿佛意识到自己失态,勉强站起身来,有些不甘心地开口道:

“小道学艺不精,些番是小道输了,就此告辞,他日再来向阁下讨教。”

说罢,匆匆忙忙地便准备离开,可立马又仿佛想到什么,开囗问道:“还不知阁名讳是?”

“玄微宗,李道一。”

“李道一,小道记住了,今日之赐,改日定有所报。”

“好,贫道等着。”

望着白心远狼狈离去的表情,围观的一众玄微弟子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

这笑声传入白心远耳朵里,简直让他怒火攻心,几欲暴怒,他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种气。

“李道一,你给我等着,不报此仇,我白心远誓不为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