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终入门

  • 道起玄微
  • 道门公子
  • 2166字
  • 2022-06-01 20:23:57

上了山门之后,二人又走了许久,来到了玄微山的主峰,紫微峰。

入眼的是连绵不断的台阶,两边矗立着各种仙禽异兽,个个栩栩如生,气息深沉。

“此台阶足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阶,台阶尽头的星辰殿,便是我门中历代掌教真君之居所。”

掌教真君,听得此言,李道一心中不由地有些激动。

玄微掌教,元神真君,此界绝巅的人物啊!

“新进弟子入门之后,皆须前往星辰殿拜见掌教真君,不过,他日你若不能成为真传弟子,这便也是你最后一次面见掌教真君了,故切莫不可轻乎。”

“还有,稍后掌教真君或许会对你有一番考验,你须切记,坚守本心,万事自无挂碍。”

“晚辈谨记教诲。”

“如此便好,走吧。”说罢,张太和当先拾阶而上。

上了石阶,二人走过一处宽阔的广场,而星辰殿便在广场尽头处。

望着眼前浮于空中的星辰殿,李道一不由地有些出神。

宫殿通体绽放星辰之色,散发出阵阵玄光,无数大道玄文闪现,仿佛有一种穿越时光的亘古和从容。

正入神时,一道星光垂下,化为星梯,一道清静平和的声音传来,“太和,且入殿来。”

张太和拉了一下有些入神的云道一,轻声道:“且先在此处等着。”

说罢,脚踩星梯而上,片刻之后,星梯消散无踪。

李道一地站于愿地,心中颇有一些忐忑不安之感。

所幸,不久之后,星梯再次垂下,那道清静平和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友可入殿中讲话。”

李道一不敢有丝毫怠慢,当即也拾梯而上。

星辰殿内装饰古朴,典雅,正中之处一座香炉耸立,一股淡雅清香之气升起,尽显道家清静无为之意。

而在大殿前方,有一白玉石台,石台上首位置,一中年道人负手而立。

这道人头戴金霞冠,身穿紫绶星袍,面容俊朗,白发白眉,周身清静自然之意流转,俨然一派道家仙真气度。

此人,便是玄微当代掌教,星河真君。

而张太和则是恭敬地立于下方一侧。

李道一也没有多做观看,进入殿中,行至殿前,便躬身行礼道:“晚辈李道一,拜见真君。”

“小友不必多礼。”

“多谢真君。”

李道一方一直起身来,便只觉被一道磅礴深沉,却又无形无质的气机给锁定,心中不由地便有些紧张起来。

“小友之事,太和已和老道讲明,他为还当年之情,欲荐你入门,本来,他为门中十大弟子之一,自有此权力。

不过,小友即至这星辰殿,老道便再问你一句,小友可是真心入我玄微?”

“晚辈真心入玄微,愿真君收录。”

“好。”

话音未落,李道一只觉眼前一花,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传来。

脑海中更是一阵恍恍惚惚,冥冥之中,只觉有天音入耳,异象从生。

不知何时,大殿四周有白雾升起,伸手不见五指,李道一只觉身体逐渐被束缚住,每动一下,都要耗费莫大的精力。

而且,四周更是安静到了极至,他想发出声音,可发出的声音却连自已也未曾听见。

在这种诡异的安静下,李道一只感觉身上的束缚越来越重,而心中各种负面情绪,也在这诡静的空间下,被无限放大。

渐渐的,四周白雾也消散不见,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冷清的黑夜,不能听,不能看,也不能说。

到了最后,连自己也仿佛被这无边寂静的黑夜同化了一般,无知,无觉。

不知过了够久,或许一日,或许一年,李道一只觉身上束缚已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但眼前依旧是无边的黑暗,诡秘寂静,让人绝望,他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一般。

就在这种无边的绝望中,李道一却仿佛从心底听到了一道声音。

“大道艰辛,汝,可愿回头,可愿放弃?”

这声音从心底传出,来得如此突兀,可下一刻,却突然传遍了整个寂静的空间。

云慕玄耳边到处都是这一道声音,循环往复,却又不曾断绝。

整个诡异寂静的空间仿佛一下子变得热闹了起来。

“你可愿回头,可愿放弃?……。”

放弃,回头,放弃,回头,一瞬间,李道一脑海中尽数被这两个字占据,压之不灭,驱之不绝。

“不愿。”

可话音尚未落下,冥冥之中,又一道声音响起。

“若不回头,永坠地狱,受无间之苦,无尽折磨,若愿回头,美色财货,享之不绝,大道真诀,长生久视。”

余音飘落,李道一只觉四周景色一变,他已然置身在一座孤桥之上。

孤桥两端,一边是无间地狱,刀山火海,油锅火铁,各种酷刑,望之让人生畏。

一边各色美女,应有尽有,各种珠宝玉石,堆积广成山,更有玉书金章,仙人飞升。

两边仿佛皆有一双无形大手在拉扯着李道一一般,令其痛苦不堪。

就在此时,冥冥之中仿佛又有一道声音传来。

“现在,你可愿回头?可愿放弃?”

“不愿。”

话音落下,孤桥断裂,李道一径直往无间地狱坠去。

永坠地狱,彻底沉沦的的恐怖,吓得他再也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身体倒立,一尺之差,却又仿佛被一双无形大手给紧紧托住,他甚至能感受到,无间地狱的火浪热气袭来,灼的人全身痛苦难耐,有一种被烈火焚身之痛。

“如今,你可愿回头?可愿放弃。”

李道一此刻只觉得昏昏沉沉,已然望记了自己身处何方,又在干嘛。

只觉得,自己冥冥之中就快要失去什么,又仿佛要得到什么似的。”

心中放弃二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终占据整个脑海。

“愿放”,弃字尚未出口,李道一脑海之中,却突兀的闪现了一道面色红润,却又略显苍老的身影,那是他师父,黄庐道长的身影。

仿佛福心临至一般,李道一伸手一划,就好像黎明前的曙光,划开了无尽的黑暗。

下一刻,周遭一切尽数消散无踪,自家依旧是身处大殿之中。

而此时,上首处,一道纶音垂下,“道心圆润,方能抵千般诱惑,才可受万般艰苦,此后,你便是我玄微内门弟子。”

而立于一旁的张太和虽然面色平静,可面容上的一丝欣喜之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直到此时,李道一方才明白,方才那一切,应该便是张太和在殿外所说的考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