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009:醒神

“出了什么事?”等在警局门口的卫临啸看着疾步走过来的人,问到。

刚刚她只是语气不稳的说马上回来,这会儿看,她脸色都很是难看。

她不是回家休息了?这又是怎么了?

“老卫,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凌瑾看着眼前的人,终于松了口气,“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

“韩奕的信息你看过没?”卫临啸眯着眼睛,有些审视的看着她,拉过她的胳膊,往办公楼走去。

虽然是问着,但看她这状态,卫临啸心里估摸着她应该是没看过。

“算是没看吧!”凌瑾跟着他的脚步,低声回到,“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出面解决么?”

“韩奕的怀疑证实了,济城的资料我仔细看过了。”卫临啸不再问了,直接跟她说清楚。

“有几点,我想暂时可以确定。”两人没有回办公室,而是一路去了会议室。

“一,死者虽然看似没有关联,但他们都是孤儿,而且还都大学在读。”

“二,他们的经济来源有问题。”

“三,死因。”说到这里,卫临啸的脸色更加肃然了,“他们身体健康,也并非中毒,没有明显外伤。”

“韩奕说他们瞳孔异常,肾上腺素分泌特别异常……”

“死者是惊恐过度,吓死的?”凌瑾惊诧的打断他的话,“现场有什么让他们惊恐到那种程度?”

“听我说完。”卫临啸有些无语的瞪她一眼,“你应该知道,正常、健康的人,一般情况下,会被吓到,却不会被吓死。”

“韩奕很肯定,之前,死者身体健康。”卫临啸摊摊手,“所以,伱觉得他们怎么会突然惊恐过度?”

“突然……或许不突然呢?”凌瑾双眸微眯,若有所思的说到。

这会儿,她倒是被卫临啸从那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中带出来了,开始有些正常的分析案情。

“老卫,你相信,有人能够通过催/眠,或者暗示,让一个人瞬间死去么?”

“没见过。”看她想着想着,又有些惶然的样子,卫临啸在心里叹息一声,摇头回到。

“你没见过啊!”凌瑾叹了口气,“岭哥他们的调查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么?”

“死者夏雨琪是海城外语大学的大三的学生,就她的同学和室友所知道的,前两年还是正常的。”卫临啸换了个姿势,回到。

“上课、打工,忙的都没时间恋爱,不过,她的室友说,三个月前,她开始偶尔夜不归宿,近一个月,她应该是在校外有了新的住处,具体的就不清楚了。”

“她的各科老师说,她倒是没有缺课,没有什么异常。”

“看来只能找找她校外的住处,和行动轨迹了。”凌瑾点点头,“她肯定有接触过什么人,对了,她之前经常去酒吧么?”

“粲然酒吧的服务员说,见过两三回吧!”卫临啸想了下,回答。

“济城那位,不是死在酒吧的,想来地点应该不是很重要。”

“那位死者的是在什么地方死的?”凌瑾抬头,眨眨眼,问到。

“班级活动,当时人也挺多,案卷里面记录,当时死者正想与人拼酒,才喝了没几口,就突然瞪大了双眼,僵在那里,死了。”

“人多,喝酒,突然死去。”凌瑾琢磨着,看着眼前的人,神色有些凝重的说到。

“嗯。”卫临啸明白的点了点头。

“我们先查出夏雨琪近期所有的行动轨迹,应该会有发现的。”

“嗯,辛苦你们。”凌瑾点点头,“韩奕还在局里吧?”

“应该在,你自己去找他吧,我去忙了。”卫临啸没有再多说,便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凌瑾靠在椅子上,长叹了一口气,自己的问题,韩奕能解决么?

貌似有点悬!

韩奕法医专业很厉害,心理学好像并不算精通,而自己这情况,貌似也跟心理方面不太一样?

难道真的有人那么厉害?

连自己和卫临啸都察觉不到的人,可能么?

摸出手机,凌瑾眸色沉沉的琢磨了好一会儿,终是下了决定,解了屏幕锁。

“铃铃铃……”一段熟悉又陌生的风铃声传出,凌瑾心口一阵闷痛。

捂着额头,恍惚的看着眼前出现的画面……

“唔……”心口的闷痛缓和了,却生出一股恶心的感觉,凌瑾只觉得自己的力气在慢慢流失。

“铃铃铃……”

“小瑾!”眼前出现一道身影,熟悉的呼唤声带着笑意传进耳中。

“爸?”凌瑾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爸,你没死是不是?”

“小瑾,钟声。”那声音温和的笑到。

“钟声?什么钟声?”凌瑾疑惑的低喃到,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心里暗暗着急,“爸,你别走……”

“嗡……”忽然一阵钟声响起,似乎像是寺庙里那种钟鸣声,听着让人心生暖意、安适。

“头儿,你怎么睡在这里?冻感冒了都?”凌瑾一个激灵抬起头,却听到桂砚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小桂子?”凌瑾觉得浑身轻松了不少,疑惑的看向桂砚,“你来了多会儿了?”

“刚进来啊,见你趴在桌子上,等我走近,你突然就醒了。”桂砚懵擦擦的说到。

“你不是来找我的?”凌瑾呼出一口气,真有点冷。

“我来找东西。”桂砚摇头,不解的看着她,“上午,我们在这儿开了个小会儿,刚刚,我发现我的优盘不见了,在办公室找了一圈,才想起可能落在这里了。”

说完,桂砚便转身去翻找他说的优盘去了。

凌瑾看着他,眸色渐渐冷凝起来。

现在,她真有种自噩梦中醒来的感觉。

她之前的怀疑大概是对的,但,刚刚是谁“救”了自己呢?

她不会天真的以为真是看到了父亲。

忽然,凌瑾倒吸一口冷气,难道会是同一个人?

那,眼下这个案子与父亲的事有关么?

“头儿,你要是还困,回办公室或者回家睡呗!”找到了自己的优盘,桂砚回头看着像是还有些晃神的人,咧咧嘴,说到。

“我没事了。”凌瑾摇摇头,“一起去办公室。”

“哦。”桂砚应了声,便跟着她一起出了会议室。

警局外面,带着大眼镜的男人,眼底一片冷煞。

有些人险些得逞,还真是有那么一点大意呢!

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