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052:满血复活

被“丢”回家的凌大队长,虽然,又是一夜乱梦,不过,第二天还是满血复活了。

吃着香喷喷的早餐,凌瑾觉得,这人还是不能给他好脸色。

因为,他真的弄了一碗又黑又苦的药给她!

真是难为他了,这么短的时间内,给她弄好。

哼!

“再瞪,我也不会如何,一会儿,你还是得乖乖喝药!”因着还在家,某人还是一副安晋的样子,不过,现在见她,他似乎真是不刻意戴眼镜了?

“乖乖喝药?哄孩子呢!”凌瑾忿忿的咬了一口香/软的鸡蛋饼,“我要是不喝,你还能怎么样似的!”

“第一,你不是孩子。”安晋终于“败”了,抬头,叹息一声,看着她,再次“提醒”到。

“第二,我没有哄伱,第三,你只能乖乖喝药。”

“别磨蹭,吃完了还得去警局呢!”安晋说完,继续低头,快速又不粗鲁的吃完饭。

凌瑾不止一次看他吃东西了,每次看,她都有些忍不住皱眉。

这人绝非普通家庭能够培养出来的!

那他……

可能不是她以为的哥哥?

“又在想什么?吃完饭再想不行?”安晋一直到吃完饭,才再次开口。

“切!”凌瑾翻翻白眼,低头吃饭。

她突然发现,辜维那货似乎很少同这人待时间长一点,连饭都没有一起吃过吧?

“苦哈哈”的凌瑾被塞了一杯安大保镖亲自做的奶茶,然后,带去了警局。

“感觉像是被欺负了的小女孩儿?”卫临啸正准备带着大家继续后续调查和勘察,就看到他们的队长大人神色古怪的下了某人的车。

“你一大早被塞一碗苦哈哈的药试试?”凌瑾顿时忿忿了。

他这一脸戏谑又看好戏的样子是几个意思?

“这貌似是……奶茶吧?”武灏伸头看看她手里的杯子,然后,缩到风昭身后,小声嘀咕到。

他们头儿现在的生活水平,貌似有在直线上升哎!

那奶茶看就知道,不是外面奶茶店卖的,所以……

看着下了车,正在锁车的人,大家耸耸肩,心照不宣吧!

“既然队长大人身体违和,那就继续留守警局吧,后续有我们,没问题!”卫临啸被她瞪,同样很是淡定的说到。

看着跟她打了招呼,陆续上车离开的众人,凌瑾心里有些离愁的思绪在升腾。

而且,越来越明显!

“凶手已经被抓了,他们不会有危险的。”见她脸色有些不好,安晋走过来,低声说到。

她一向是身先士卒的,哪里有像最近这样子,大概她心里在感觉自己特别有失水准吧!

“我知道。”凌瑾回过神,两人一起回了办公室。

他们留下,也不代表着清闲,案子虽然破了,但是,事情还是有一大堆的。

“头儿、松哥,痕检的一些报告已经在那边桌子上了,法医科的工作基本上结束了,后续就看卫哥和痕检的了。”桂砚看着他们走进办公室,一边忙着,一边说到。

“知道了。”凌瑾应了声,直接坐下,等着某人去取了一堆报告过来,一起看。

桂砚瞟了一眼,再不敢多看,他们头儿这是拿人家当保镖加小……额,助理了?

“头儿,唐乾这个人,真能有那么厉害?”忙了半天,桂砚忽然有些茫然的抬头,冒出一句。

“都能让你家副队大人挂点彩,你觉得他厉不厉害?”凌瑾低哼一声,“今天白天,岭哥看着他?”

“嗯。”桂砚点了一下头,琢磨着她的话,咧咧嘴,“头儿,我不止是说的他的功夫。”

“我是说这么多年,他都隐藏的滴水不漏,怎么现在看着像是特别沉不住气?”

“而且,他的老婆、儿子,好像都有些跟他离了心的感觉……”

“你猫在警局,你怎么知道?”凌瑾这才抬头,皱着眉头看着他。

“听岭哥他们议论的,还有现场记录。”桂砚回到,“头儿,你忘了,唐乾那个秘密的地下室,就是他儿子说的。”

“他儿子说,他是去年吧,发现唐乾有些异常,他儿子可是挺普通的,也不会功夫。”越说,不止他越疑惑,连凌瑾都起身走了过来。

“我们都在纳闷,这样一个人跟踪唐乾会不被发现?”桂砚抬头疑惑的看着她。

“在唐家的现场记录放一下,我看看。”凌瑾语气微沉。

卫临啸那厮别不是带着人去干“好”事了吧?

竟然不跟她吱一声?!

“弃车保帅?”看了一遍,凌瑾眉头皱的更紧了,因为她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于是,不禁低低的呢喃了一句。

既然,卫临啸他们都在怀疑这件事,而现在,又没有另一个人犯案的痕迹,那……

“你说他现在这样是因为什么?”看向身旁的人,凌瑾问到。

“或许得再问问他?”庞松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暂停画面。

虽然,把唐乾儿子拍的挺清楚的,但终究是隔着镜头了。

“老卫那家伙八成是发现了疑点,却不跟咱们分析!”凌瑾一边往外走,一边嘀咕着,拿出手机。

忽然,凌瑾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猫在电脑后面的桂砚。

“小桂子,等案子结束,咱俩好好聊聊哈!”

“头儿……”桂砚差点没哭了,他们头儿的语气不要太森然啊!

又不是他想的,是他们副队大人交代的啊!

明知道他们头儿很快就会明白过来,还让他做“炮灰”,要聊找副队大人聊好了!

不理会桂砚的仰天长啸,凌瑾还是和某人一起去了审讯室。

“头儿。”正在审讯室外,凝神看着审讯室里的人,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向凌瑾,又对着旁边的人点了点头,打过招呼。

“他很烦躁!”严岭沉声疑惑的说到,“头儿,我觉得他不像怕死的样子,可,这时候了,他还烦什么?”

“如果,当年的事属实,那他大概算是死过一次了吧!”凌瑾眸色深沉的透过窗户看着里面的人。

昨晚卫临啸他们将人带回来,她跟唐乾对峙那片刻,她就很确定,唐乾这个人的确是不怕死的。

既然不怕死,以前能那样稳,现在不能?

那到底是他还有事未做完,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亦或是,再次被人背/叛?

儿子是他的亲生儿子,所以,他觉得被出卖了?

这点,他看不透么?

站在窗边,凌瑾拧眉沉思着,刚刚她想联系卫临啸,却是没有,怕耽搁他们,那卫临啸那家伙到底有没有怀疑唐乾的儿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